[钱江晚报]审批犹酣,驾校赚翻

时间:2015-04-15 08:35:00作者:新闻来源:钱江晚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国内消费再添一贵,学车贵。这在新一轮股市行情中也能窥出一斑。新华社报道说,目前A股已有多家从事驾培行业的上市公司或拟上市驾校,毛利率竟然都超过了50%。北京有所收费高达1.3万元的“贵宾班”驾校,其公司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前年营业收入将近10个亿,毛利率高达63%。

  新华社报道以近日宣判的广东湛江驾考腐败窝案、涉及驾考行贿2100多万为例,揭示了垄断状态下驾培业“加价不加质”的底气来源——纹丝不动的驾校“行政审批制”。报道援引法律界人士的分析指出,驾培业滋生出涨价与多种腐败空间,与“个别地方”审批环节的垄断,导致区域驾培行业远远供不应求密切相关。

  其实讲“个别地方”,只不过是一句客气话。在日益暴增的驾培市场需求与屈指可数的驾校机构这对矛盾中,似乎并没有一个调节的杠杆愿意向学车需求方倾斜。以2012年至2014年上海驾培机构由194家至203家的蜗牛式增幅为例,人们不难看出背后这双垄断之手对于驾培市场化捏控得有多紧。

  国外很多成熟的驾考、驾培机制不愿借鉴,却守着老牛拉不动市场需求的旧磨在垄断的老路上打圈,一方面反映出行政部门的懒政身段,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一些机构对于权力垄断、市场垄断的迷恋。近年来,除了广东湛江车管部门驾考腐败窝案,在这池肥水中被法治的药水给呛到的“苍蝇”已经不在少数。湖北省咸宁、安徽淮南等地职能机构的驾考腐败案,同样都是因为垄断状况下的权力寻租所致。

  事实证明,当驾培与驾考一旦形成利益共同体,经济上直接受到损害的便是学员,而社会的损失则是放行在公共交通道路上的“马路杀手”。据媒体报道,前几天有记者明察暗访发现,浙江某地2年前刚刚更新换代的“最新一代3G驾培学时管理系统”,又被驾校和学员通过一个市场价只需30元的造假指膜给再次攻破了。这个高大上的管理系统,号称有实时上传学时数据、实时掌握并查询驾培车辆位置和训练轨迹、通过远程拍照随时查看教练员是否在岗和训练学员是否本人等强大功能。但是,这套在全国众多驾培机构被广泛购置并运用的高端设备,不仅又烧了出在羊身上的大把羊毛,而且再次成为监管部门高枕无忧之下的稻草人。

  驾培垄断,其实是权力垄断的外在表现形式。驾培机构的“牌照”,没有行政设置的门槛不行,但一个一般人找不到门、踏不进槛的门槛设置,却是只留给驾培与驾考用钱开道的唯一门路了。这是坑了学车者、肥了驾培者、诱了贪腐者的一条歪门邪道,因此,打破驾培的垄断,必须首先重修驾培“牌照”的门槛,重砌驾考形式的炉灶。

  掏钱越多,与学得越好、考得越快,其实并不构成必然关系。既然如此,要减轻民众的“学不起”负担,就应当从解决行政部门“管得死”入手,放开驾考与驾培者之间勾肩搭背的利益之手,放下市场准入的门槛,放开专营的图章,放开自学自考的自主通道,更多地让公正、公平、严格、高质的考试程序说话,而不是让民众一边学着开车,一边用钱开道。

[责任编辑:武丽军]
下一篇文章:[钱江晚报]幼儿保护,应该接受测试的是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