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专业化?

时间:2017-11-15 08:28:00作者:沈海平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最近,清华大学张建伟教授在媒体撰文,通过一个网约车案例,指出法律人似乎“读书读傻了”,已经不会做事实认定。一个本可以通过生活常识推定的案件事实,在某些法律人那里却得不出结论(理由是证据不足),从而导致相关当事人很难维权。依文章叙述,该案好像并未实际进入诉讼程序,因此我们似乎还不能据此指摘法律人真的“傻了”,但是该文所揭示的司法僵化现象在司法实践中的确是现实存在的。作者指出,“专业主义有时带来‘专业愚蠢’,专业肤浅也会带来司法僵化。我们学了法律知识,但可能学得非常浅表,懂得一点皮毛,在实践中用的结果就成了邯郸学步。”对此,笔者深为同意,但是其中的机制性原因还值得深入挖掘。

  具有法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司法必须是专业化(或称职业化)的,因为只有接受过专门法律知识培训的人才能对法律的理念、原则、价值、精神有深入、精到的把握,并能够运用其专业化的法律解释、推理等技能,使法律得到准确、恰当的适用,同时其享有的独立的职业地位和职业化保障可以使司法免于各种人为因素的干扰,从而使法律和司法获得一种自治性,并有利于实现法治。然而,任何观念和实践推向极端都是谬误,过度的专业化也会带来很多问题,包括由专业主义导致的某种遮蔽,造成司法视野的局限,以及专业性的形式主义、教条主义,从而可能使司法裁判远离社会常识,远离社会公众普遍的价值认知、情感和需求。另外,过度专业化而导致司法职业群体的权力垄断、知识垄断和话语垄断也有违司法的民主化,违背了人民主权原则。因此世界各国在强调司法专业化、职业化的同时,也引入人民陪审制或参审制,以使司法的专业性色彩得到中和或缓和。

  然而,在中国当下,由于我们走过的专业化、职业化道路还很短,所以其实并不存在专业发展过度的问题,更应该重视的其实是专业化发展不足。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专业性视野的局限及专业教条主义同时存在。因此,我们现在急切需要的恐怕还不是陪审制,而是更多、更高水平的专业化和职业化。问题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专业化。

  专业化首先意味着成熟的法律思维,也就是运用严密的涵摄逻辑,在确保事实与规范得以精当契合的基础上,使法律规范(从条文涵义到精神实质)得到严格的实现,其中涉及法律解释、推理、论证等一系列法律方法的运用。法律是以追求实质正义为目标的,但是法律及法律方法又具有高度的形式化特征。依韦伯的观点,形式合理性与实质合理性永远存在难以消弭的内在冲突,具体到司法中,就是事实与规范永远存在着紧张关系,二者经常难以完全契合。原因在于,事实具有无穷的多样性,而规范则具有静态性和抽象性,且经常存在不明确、空白甚至漏洞。正因如此,德国法学家拉伦茨认为,公正和正确的判决从来不是运用涵摄逻辑,从法律中导引出来,而是有赖于法官运用恰当的价值衡量方法得出。换句话说,正义其实并不在法律中,而毋宁说在法官的心中。由此看来,专业化也并不意味着严格的法律形式主义,而是包含某种程度的“超越法律”。

  问题是,一方面,专业化发展不足,另一方面,在观念上,我们奉行的是立法至上主义,也就是说,我们力求设计和制定出一套完美的规范标准,以为司法提供尽可能完善的裁判依据。另外,日益庞大的司法解释也发挥着补充立法的功能,这样留给办案法官、检察官的自由裁量空间已经很小了。然而,既定的规范从来都是非自足的,它并不能针对每个具体案件,提供完美的裁判标准,以保证正义的实现。在这种思维下,司法者只要“依法”办案(裁判于法有据)就行,至于正义是否得到实现,并非最重要的,由此也就有了司法僵化生长的土壤。

  (作者系国家检察官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贾潇]
下一篇文章:“剑与天平”的隐喻
1 2 3 4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