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义务教育不应在"画地为牢"中循环往复

  近日,北京首次出台“符合条件的京籍无房家庭子女可跨区租房入学”的政策,部分家长开始考虑提前下手租“学位房”。目前,所谓学位房的“占位费”已经达到数十万,但仍一房难求。(6月4日《北京青年报》) 

  据媒体报道,北京亦庄一家长愿出50万提前给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在海淀区“占学位”,甚至不惜辞掉工作和卖掉现有学区房。这副大义凛然的架势倒是让笔者想到了前几年的热剧《虎妈猫爸》。

 

 

  虎妈毕胜男为了让女儿就读重点小学,宁愿把自己家的复式豪宅卖掉,转而背负几百万房贷去买老旧的学区房,哪怕生活质量降低、债务压力巨大也在所不惜。(资料图) 

   

   对于望子成龙的中国父母而言,孟母三迁的经典深入人心,不少家长重金购买学位房尤其是名校学位房的新闻屡见不鲜。其实,不管是租还是售,家长们目的只有一个——抢占重点小学入学名额,给“小祖宗”谋个好前程,而进入重点小学则是一个前提。 

  此次北京“租房入学”新政的出台,本是很多北京籍无房家庭的福音,为刚需家庭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购房压力,进一步实现对炒学位房的打压,以及在逐步实现“租售同权”上迈出了一大步。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今,购买天价学位房的热度还没降,“租房热”便耐不住性子狂奔起来,这项本是惠民利民的好政策,无疑在现实中遭遇了“落地难”。对于政府,处理学位房问题的政策治标不治本,表现形式变了,新的问题又在滋生,最终结果是,只会让买不起房的人逐渐变得更租不起房。 

  现实中,租房的学位占位费市场正在形成,供不应求、不签合同、无法核验……一系列问题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亟待解决。 

  一是教育资源真假难辨。房地产中介想尽办法以“教育”作为营销亮点吸引购房者,但“教育资源”的真实性可靠性值得商榷。说好的优质学校临时变挂、娃儿长大了学校还没有建成……各种教育地产乱象遍地存在。 

  二是占位费任性出现,价位由谁来定?而且即便交了占位费,也不一定能保证入学。不理性、乱抬价,占位费无法得到保障。据了解,现在北京多城区实行划片入学,学校会根据“落户年限、居住年限”等条件进行排序,排序位置靠后的基本上只能通过多校划片,甚至是相邻学区电脑派位入学。 

  三是“相关合同”权责不明晰,或出现造假等问题。多家中介表示,“学位房”出租合同只能和房主私下签订,不能写进普通的租房合同里,如有任何纠纷,需要租户和房主协商处理。 

  笔者6月7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查得423份涉及“学位房”的刑事裁判文书,其中涉及合同纠纷占多数。可见,“租房入学”背后“坑”不少,需要法律进一步规范。 

  出现学位房问题的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不均衡。教育资源的不对等、名师过度集中,牵扯到高考升学率,学生接受教育的平均水平注定参差不齐。因此,平衡教育资源是当务之急。 

  据了解,从发达国家的教育资源分布来看,首先,优质教育资源是在全国分配的,城乡差距也小,一些名校包括全球著名大学都是设立在一些小镇上。其次,实行优质师资力量轮岗化,很多名校的校长、老师实施全国轮岗,以保证山村的教育质量与城市相近,至少不能太落后。 

  另外,网络教学也是平衡教育资源的一大助力。国家“十三五”时期教育改革发展目标中,尤其突出强调积极发展“互联网+教育”。用好“互联网+”教育创新,可以推进对孩子因材施教、公平接受优质教育的工作。 

  义务教育不应在“画地为牢”中循环往复,教育政策还需在法治基础上实现根本性转变。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