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江城洗涤行业乱象:洗浴中心短裤竟与酒店台布混洗

时间:2014-08-25 08:39:00作者:沈度新闻来源:荆楚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图为:洗涤工人在操作 (记者曹大鹏摄)

  出差或旅游,我们都少不了要住酒店宾馆。但你知道雪白的床单是如何洗出来的?洗涤的原料又是什么?武汉市洗染行业协会会长董超介绍,酒店的布草都是交给洗涤公司洗涤,有的公司把地巾和浴巾等混在一起洗,有的公司滥加漂白水,洗后的床单碱性超标,会灼伤人的皮肤。8月份,本报记者卧底两家洗涤公司,发现其中存在不少问题,一些场景触目惊心。

  ■ 暗访 

  ——从洗浴中心拖回来的毛巾、短裤,竟与酒店台布混在一起洗。记者有些诧异,老秦抹了一把汗说:“忙起来是这样!每天洗这么多东西,哪还顾得过来分拣哟!”

  短裤和台布混洗 

  工人称“顾不过来分拣” 

  8月1日,记者网上查询招聘信息,搜到洪山区卓刀泉路附近一家洗涤公司招聘配送工,月薪2000—3000元。

  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该公司,四个低矮的门面房里“藏”着一个约400平米的厂房,走进厂房,左侧一顺5台大型滚筒样式的洗衣机,发出搅动的轰鸣声。

  在洗衣机旁五六个蓝色的大筐里,肮脏的布草堆成几座小山,仔细看里面有白床单、浴巾、被套、白色短裤……厂房内空气污浊不堪,四处飘散着刺鼻的漂白粉味道。

  装卸区、洗衣区、熨烫区和打包区之间,没有任何隔断,全部混搭在同一个厂房之中。

  一名自称是主管的女子对记者上下打量一番后,表示当天就可以上班,连记者的姓名都没问过。谈好待遇后,记者被安排给一名叫做老秦(化名)的男子带领。

  次日早晨6时30分,记者准时来到该洗涤公司,老秦正将洗好的物品打包。他麻利地将一张破旧的窗帘摊在地上,从木台上拖下几大摞毛巾堆在窗帘上,随后将窗帘的两个角结在一起。每一个打好的包裹重达30公斤。

  7时30分许,老秦带着记者与司机,三人乘面包车出门送货。第一站是位于光谷步行街附近的某家连锁酒店。第二站是位于关山饭店附近的某洗浴中心,在将浴巾、毛巾等送到后,服务员从屋子里拖出脏衣物,有湿漉漉的男士短裤、浴巾、床单……在老秦的指导下,记者依次将这些分类,计数。随后,又混合在一起,打包。第三站是光谷一家情趣酒店,同样是将肮脏的浴巾、地巾、床单分类点数打包后,拖上面包车带回。

  返回洗涤公司后,从洗浴中心拖回来的毛巾、短裤,竟与酒店台布混在一起洗。记者有些诧异,老秦抹了一把汗说:“忙起来是这样!每天洗这么多东西,哪还顾得过来分拣哟!”

  武汉市洗染行业协会会长董超介绍,按道理,应该按照布草的污染程度、类别分开清洗,但行业内不少企业偷工减料节省成本,有的洗涤公司把地巾和浴巾等混在一起洗。

  ■ 暗访 

  ——约3小时后,记者的双手变得光滑、干燥,指头有灼痛感,手掌碰到硬物就会不舒服,多次用清水冲洗才恢复正常。

  正常六七十分钟的洗涤程序35分钟洗完 

  8月4日,记者上网查到,武汉洁丽喜洗涤有限公司在招洗涤工。与“陈经理”电话联系后,当天中午,记者到达青山21号公路火官庙站,“陈经理”安排一名偏瘦中年男子来接。该男子带记者往金家嘴公交站方向走,大约走了100米,在“袁家湾109号”打开了一道蓝色铁门。门旁墙上写着“停车场”字样,并未悬挂洗涤公司招牌。“这个门平时都是关着的。”该男子叮嘱道。进入院内,地面上有黑色煤渣,头顶有许多金属管道。门后有一条三四十米长的便道,路右侧是几间破旧平房,左侧是一个较高的铁皮厂房。

  洗涤公司车间就在厂房内。偏瘦男子说,“上班时间是下午4点到晚上12点”。记者问起原因,他答:“白天没有蒸汽。”

  下午近4时,在偏瘦男子带领下,包括3名中年女工和记者在内,一共10人开始了工作。

  在厂房左侧6台洗衣机旁,记者学着工人们,把被套翻到正面,和床单一起放在推车上。一些床单和被套上沾有血迹和毛发等,还有些台布包裹着骨头、鱼刺等食物残渣,床单被套和台布都混在一起洗。“一台水洗机每次要装40套床单和被套。”偏瘦男子吩咐记者,要尽可能多地往水洗机里塞布草,感觉塞不动时,上半身要钻进水洗机,用双臂把布草往里推。

  记者按要求将一堆堆布草塞进水洗机,直到机内再也装不下,偏瘦男子才关上水洗机,开始设置洗涤程序,洗涤时间大多设置在35-36分钟。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记者与工人们一起不断地把布草轮流装入6台水洗机,待洗涤程序结束,又将布草扯出来,堆在推车上,送至烫平机旁。

  约3小时后,记者的双手变得光滑、干燥,指头有灼痛感,手掌碰到硬物就会不舒服,多次用清水冲洗才恢复正常。

  对此,资深业内人士介绍,完整的布草洗涤过程要花六七十分钟,时间不达标说明吐水次数不够,布草上的洗涤剂残留量较高,“明显的结果就是布草偏碱性。正常的酸碱值是7,而这样洗的布草偏碱性,酸碱值在8-9,甚至达到了10,皮肤直接接触这样的布草有灼痛感,有很大的损伤”。

  8月6日,记者驾车跟踪该公司配送工人送货发现,其客户包括仁和路一家商务酒店和卓刀泉一家三星级酒店。

  ■ 查处

  ——徐春说,公安部门将会同工商、质监、卫生部门对洗涤公司进行联合整治。

  联合调查组突击检查 

  洗涤公司“人间蒸发” 

  8月12日,武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武钢及周边治安秩序整治专班、武钢保卫处、武汉市工商局化工分局、武汉市公安局化工分局八吉府派出所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化工新区八吉府辖区洗涤工业园进行了突击检查。但调查人员赶到武汉洁丽喜洗涤有限公司时,厂房内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堆尚未洗完的衣物。地上,苍蝇围绕着待洗衣物飞舞,一股刺鼻的气味令人作呕。墙角堆放着一些洗涤原料,装原料的桶上锈迹斑斑。

  随后,调查组又突击检查了不足百米外的一个洗涤公司,该公司紧挨武钢10号门。近400平米的厂房内空无一人,只剩下不停转动的滚筒式洗衣机。厂房内苍蝇横飞。在公司财务室内,业务单据显示该公司名为“瑞恒洗涤服务中心”,业务主要是酒店的面巾、浴巾等布草。

  随后,检查组赶往距离武钢10号门约1000米的一处厂房,厂房上方烟囱密布,黑色的浓烟直冲云霄。执法人员在墙角发现,在工厂进门一角,接起了如蜘蛛网一般的蒸汽管道,循线追踪,执法人员发现管子的一头正是武钢的生产车间。随后,武钢保卫部工作人员立即将管道切开。

  据了解,这些洗涤公司在消毒整烫环节中需用到大量蒸汽,其蒸汽来源是盗接武钢蒸汽管道中的蒸汽(本报7月11日曾报道)。

  当晚,武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武钢及周边治安秩序整治专班负责人徐春介绍,专项检查后,八吉府派出所已将辖区13家洗涤公司负责人召集起来,让公司负责人签订生产责任书,规范经营。八吉府派出所负责人表示,将要求辖区内的洗涤公司尽快整改,并将长期对其进行管控。徐春说,公安部门将会同工商、质监、卫生部门对洗涤公司进行联合整治。

  武汉市洗染行业协会会长董超介绍,目前,武汉市大大小小的洗涤公司非常多,业界尚无准确统计数据,其中像记者暗访接触到的这类不规范的公司,主要为部分经济快捷性酒店、洗浴城、少部分星级酒店以及医院提供洗涤服务。

[责任编辑:闫昭] 下一篇文章:施工男子从10米高桥面坠亡 若系上安全绳悲剧或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