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频道>>今日看点
[检察日报]贪官"1%的贪欲"是如何计算出的?
时间:2010-01-25 10:08  作者:金陵客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四川省教育厅原副厅长汪风雄有一段忏悔,说:“在我的工作生涯中,99%的时间是在学习、工作和履行职责。但随着职务的升高、任职时间的增长,职权带给我的优越感也越来越强,自觉接受监督和约束的法纪意识开始逐渐淡漠。时间长了,对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也见惯不惊,从开始受到影响,到自己沾染上而浑然不觉有何不妥。归根结底,是这不到1%的贪欲在自己的内心与法纪作无形斗争时的侥幸心理占了上风,从而放纵自己走向了犯罪的深渊,毁掉了自己用99%的精力造就的名节。”读《检察日报》2010年1月5日有关报道,忽然就想,他这“不到1%的贪欲”,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

  是与普通人比较,计算出来的吗?和普通人相比,汪副厅长算是很幸运的。从一名普通的下乡知青,到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终于成为一名大权在握的省教育厅副厅长,他应该算100%幸运。下乡知青多矣,普通中学教师多矣,有几个能成为副厅长?如果他还是一名边远贫困县的普通中学教师,谁会替他交纳在北师大攻读博士研究生的三年学费?如果他还是一名普通的下乡知青,或者还是一名边远贫困县的普通中学教师,谁会一次又一次拿着钱给他“拜年”?他或许觉得自己只是比普通人多了“不到1%的贪欲”,也许,他确实只是比普通人多了“不到1%的贪欲”,但是,他不应该忘记自己和普通人的根本区别,那就是,他的手上有时刻可以交换利益的权柄。这是百分之几呀?

  是与别的贪官比较,计算出来的吗?和别的贪官相比,汪副厅长受贿所得,确实不是数字特别巨大。有的贪官受贿几千万,有的贪官外逃,带出去的钱上亿元。可是,这些贪官的贪欲,谁算100%,谁算10%,谁算1%?即使真是“不到1%的贪欲”,与他们又有何区别?从实际效果看,1%或者“不到1%的贪欲”,同样能把人送进罪恶的深渊。古语云“廉一文,则民多得一分;贪一分,则官不值一文”,就是这个道理。《清朝野史大观》写过一位清官汤斌,贵为巡抚,自奉俭约,生活十分朴素,吃饭全是粗米豆羹。惠泉茶名满天下,他多次来往无锡,未尝饮一杯。夫人及诸公子皆穿布衣,吃青菜,有时还在衙门里空地上挑野菜。每天以豆腐作羹,民间誉为“豆腐汤”。传说有个秀才时吉康,考取举人,准备赴任江苏常熟县尉。汤斌却传话,让他不必前去赴任,名字已被剔除。原因是他曾在书铺捡到一文钱,汤斌看到他没有交给失主。汤斌说:“为秀才时,尚一文钱如命,侥幸做了地方官吏,岂能不刮地三尺?”在汤斌看来,1%或者“不到1%的贪欲”,与100%等尔。

  是和自己比较,计算出来的吗?汪副厅长说“不到1%的贪欲毁掉自己用99%的精力造就的名节”,这两个百分比不是一回事,本来无法并列。比如一只木桶,假设由100块木板箍成,究竟能装多少水,并不由这100块木板的平均高度决定。只要其中有一块木板的高度低于其他木板,木桶里装的水就会从这块木板上流出去。换言之,木桶的容积是由这最短的一块木板决定的。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这1%,其他的99%实际上不起作用。记得《参考消息》报道过美国航天器检查发现,因为一个螺丝钉没有拧紧,影响了整个发射。在整个航天器的内部,仪器何止万千。一个螺丝钉,占的比例也许不到百万分之一,结果却影响整体效率。可见,即使是百万分之一,有时也能起决定性作用。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航天器强行升空,很可能就会遭到毁灭性失败。汪副厅长恰恰就是毁在自己那“不到1%的贪欲”上。这样看来,汪副厅长的贪欲,究竟是不是“不到1%”,其实并不重要。

  既有贪欲,不管是否“不到1%”,都是致命的。即使自己贪欲真的“不到1%”,其实也谈不上什么面子的。这才是最重要的结论。

责任编辑:闫慧萍
 
正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检察日报”或“稿件来源:正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检察日报正义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正义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它报纸或网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正义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
即时新闻    
法治漫画   更多>>
一夜权
攀亲
博客精选   更多>>
论坛精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