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涂“涉毒家庭”与法治精神背道而驰

时间: 2018-05-11 09:00:00 作者:李国民 新闻来源:正义网
分享到:

  核心提示:

  ·在法治社会,评判某种行为是否合法、正当,不能从行为的效果倒推,而必须审视行为本身是不是于法有据,是否符合法治精神

  ·尊重和保障人权,是法治社会的基本要求,即便是罪犯,其人格尊严亦不容侵犯。羞辱,在法治社会是没有合法存在空间的

  ·村民同意替代不了法律,“多数人的暴政”尤其值得警惕

  日前,网上有消息称,广东省惠来县鳌江镇10户家庭的大门和墙壁上,被用油漆喷涂了“涉毒家庭”的字样。对此,当地有关部门回应称,确有其事。这10个家庭中,都有家庭成员涉及重特大制贩毒案件。喷涂“涉毒家庭”的行为,是鳌江镇政府组织的,且得到了当地村民的同意(5月9日澎湃新闻)。

  针对此事,网友的评论基本可以分为两派:力挺派认为,这个办法好,能切实起到教育效果;反对派则认为,这样不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关家人事。对这两派观点,笔者都不敢苟同。

  喷涂“涉毒家庭”的做法,真的“能切实起到教育效果”吗?答案其实并不确定:知耻而能改的,可能有;破罐子破摔的,也未必没有。这还不是最关键的。问题的核心在于:在法治社会,评判某种行为是否合法、正当,不能从行为的效果倒推,而必须审视行为本身是不是于法有据,是否符合法治精神。对公权力而言,法无授权即为禁止。这是常识。那么,镇政府在涉毒人员家门口喷涂“涉毒家庭”的做法,有任何一项法律授权吗?当然没有。因此,即便此举真如有些人臆想的那样,“能切实起到教育效果”,它也是反法治的,也是不能被允许的。

  喷涂“涉毒家庭”的做法,确实有“一人犯罪,株连全家”之嫌。反对株连,这当然没错,也符合法治精神。然而,就此事而言,把批评的立足点放在“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关家人事”上,却并未触及问题的根本。因为照此逻辑推演,假如该家庭只有涉毒人员一位成员,或者全部家庭成员均涉毒,那在其家门口喷涂“涉毒家庭”,就变得顺理成章、无可厚非了。这无疑是荒谬的。原因之一已如前述,公权力法无授权即为禁止。原因之二,喷涂“涉毒家庭”的行为,其实跟古代在罪犯脸上刺字以及若干年前将人犯挂牌游街的做法,本质上并无二致,都是对有罪错者的一种羞辱。尊重和保障人权,是法治社会的基本要求,即便是罪犯,其人格尊严亦不容侵犯。羞辱,在法治社会是没有合法存在空间的。

  至于说喷涂“涉毒家庭”的做法“得到了当地村民的同意”,就更是不值一驳的借口。村民同意替代不了法律,“多数人的暴政”尤其值得警惕。

  报道称,惠来县涉毒问题严重,2014年先后被国家禁毒委列为“毒情严峻重点关注地区”和“制毒严重通报警示地区”。在这样一个地方,因为毒品犯罪猖獗而产生某种“病急乱投医”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但无论如何,打击毒品犯罪、开展禁毒斗争,都必须在法律框架内,遵循法治思维、依照法治方式进行。任何与法治精神背道而驰的权力任性,都应该马上被叫停、纠正和追究。

专栏介绍
李国民.png 李国民
 李国民,《检察日报》法治评论部主任。作品包括《公共场所"禁烟难"原因何在?》、《"专供政府采购",应马上叫停》等。
最新文章更多>>
· “网红灯泡糖”应立即下架
· 三问“东航拒载疑似整形旅客”
· 必须拆掉“虚假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的舞台
· 填单台"杀死"女童,银行责任无可逃避
· 信用卡全额罚息:惯例不是挡箭牌
专栏作家 更多>>
郑海啸 郑海啸
  郑海啸,浙江温州人氏,因为想摆脱做生意的命运而来到北京,没想到最终还是卖起了“豆腐干”。近20年来,他以每周一篇的频率,独自耕耘检察日报社“声若蚊蝇”专栏。若是有缘,来我的“豆腐坊”吧,尝尝我的“私房菜”。
范建生 范建生
  湖北恩施市检察院检察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学和网评。
许身健 许身健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法律文书学研究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