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与人生

时间: 2019-11-13 09:29:00 作者:李曙明 新闻来源:正义网
分享到:

  核心提示:    

  ·被动吸烟的巨大危害,早已被科学证明,有关机构也不时发布被动吸烟致病、致亡人数。我在上文说“事儿说大不大”,是就严重后果发生概率来说的,但和健康、生命有关的事儿,不是小事 

  ·规则让相当一部分人产生侥幸心理,酒驾成为相对普遍的现象,此时,修补、完善规则才是最现实、最可靠的选择  

  一个人,如果从来没见过好的,或许会觉得身处的环境还不错,至少是可以接受的。然而,一旦见识了好的,再让他回到从前,会觉得难以接受,会很痛苦。 

  有人要问了:“碰着多大事儿,发这么通感慨?”其实,事儿说大不大,和吸烟有关。这段时间在外地出差,无论工作环境还是吃饭场合,也不管在场人数多少、是否有女性,想抽烟的随时点上,烟雾缭绕是常态。其实,早些年在北京,这样的场景也常见,不抽烟的我,也没少受“熏陶”。但如今,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无烟生活,对于这样的场景,早已不适应。 

  偶尔也提醒当众吸烟者,多数人配合,也有人不以为然:“你们那儿的人不抽烟?”遇到后一种情况,我会把《北京控制吸烟条例》 相关规定介绍给他,“凡是有屋顶的地方都不能抽烟”。听完我介绍,他们感到诧异:“还有这规定?”不过,提醒也只能偶尔为之,公共场所吸烟不那么合适,但既然当地没控烟规定,抽也说不上有多大问题。你提醒,人家听是情分,不听是本分,说多了反而自讨没趣。 

  在那些地方,我也就待几天,能躲的话躲躲,实在躲不开问题也不大,但常年生活在其中的被动吸烟者,却令人担心。被动吸烟的巨大危害,早已被科学证明,有关机构也不时发布被动吸烟致病、致亡人数。我在上文说“事儿说大不大”,是就严重后果发生概率来说的,但和健康、生命有关的事儿,不是小事。在北京以及其他控烟严格的地方,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不吸烟者免受二手烟伤害可以实现,但在规则一时没跟上的地方,这一群体就没有这样的幸运。是否有规则、规则是不是严格,决定了不同地方人们不同的境遇。 

  从烟,我想到了酒。醉驾入刑之前,酒后开车是“家常便饭”,开车的人,多多少少有过。如今,朋友聚在一起,有时也会聊起当年酒后开车的糗事,有的夜里忘了开灯一路黑着开回家,有的过后想不起当时开的车上都有谁,跟说故事一样。但每次聊到最后,结论都是一致的:醉驾入刑真的可以挽救不少生命,要是早几年出台就更好了。 

  也许有人觉得,将醉驾归因处罚不严是在找借口,“你不知道要对他人和自己生命负责,酒后开车不对吗?不知道在有刑事处罚之前行政处罚一直有吗?”问的都对,不过,其中道理很浅显,对一些人来说,如果这样的教育有效,也就不会“屡教不改”,所以,就避免悲剧,教育有作用,但有限。规则让相当一部分人产生侥幸心理,酒驾成为相对普遍的现象,此时,修补、完善规则才是最现实、最可靠的选择。 

  也许还有人觉得我过分夸大了规则的作用。的确,规则再完善、再合理,管住所有人也不大容易。如今,醉驾处罚这么严,酒后开车的还有;在北京,“禁止吸烟”提示牌下吸烟的,也还能见着。但只要绝大多数人能够遵从规则,从开始不习惯到慢慢习惯,最终习惯成自然,人们的健康和生命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的保障。 

  是不是还有人有疑问:“照你这么说,在没规则、没严格规则之前,我们只能等着喝醉的人开车撞?受随处抽烟的人熏?”倒也没这么悲观。醉驾入刑之前,也有不少人坚持喝酒不开车;禁止公共场合吸烟之前,从来不在人多地方抽烟的,我也见过很多。但容我说句实话:这样的“好人”,你未必碰得上。让“坏人”规矩一些,规则比说教更管用。 

  “人生”俩字内涵丰富,最重要的却无非两点:活着,活得好一点。从控制公共场合吸烟和严禁酒后驾车两件事,我们不难窥见规则之于人生的意义。 

  (作者系资深时事评论员)

专栏介绍
李树明.png 李曙明
 李曙明,1968年10月出生。华北电力大学工学学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资深时事评论员。
最新文章更多>>
· 别忘了,你是监护人
· 规则与利用规则
· “帮其他导师转身”错在哪里
· 拒上领奖台,应视为对奖牌的放弃
· 哈登违反交规,别只当笑谈
专栏作家 更多>>
郑海啸 郑海啸
  郑海啸,浙江温州人氏,因为想摆脱做生意的命运而来到北京,没想到最终还是卖起了“豆腐干”。近20年来,他以每周一篇的频率,独自耕耘检察日报社“声若蚊蝇”专栏。若是有缘,来我的“豆腐坊”吧,尝尝我的“私房菜”。
范建生 范建生
  湖北恩施市检察院检察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学和网评。
许身健 许身健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法律文书学研究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