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美国最高法院

时间: 2019-01-30 09:22:00 作者:许身健 新闻来源:正义网
分享到:

  核心提示:

  ·美国最高法院是联邦法院系统中最高一级,三权分立体制中,它行使司法权,与总统行政权、国会立法权形成三足鼎立。根据联邦宪法,最高法院对所有联邦法院、州法院和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诉讼案件具有最终(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斟酌决定权的)上诉管辖权,以及对小范围案件的初审管辖权。最高法院是联邦宪法等联邦法律的最终解释者

  ·铁娘子金斯伯格大法官估计常在里面强身健体——对抗大法官里的保守势力不能仅靠铁齿铜牙,还得有副好身子骨。尽管大法官只有九人,但他们是三权的一极,纳税人多花些银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你挑选法官助理最看重什么?”阿利托大法官回答道:“每年投简历的法科生很多,我挑选为我工作的法官助理,主要看重两点:一是案件分析能力;二是法律意见写作能力。”

  最近,我与国内律师代表团一起走访了美国最高法院。美国最高法院是联邦法院系统中最高一级,三权分立体制中,它行使司法权,与总统行政权、国会立法权形成三足鼎立。根据联邦宪法,最高法院对所有联邦法院、州法院和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诉讼案件具有最终(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斟酌决定权的)上诉管辖权,以及对小范围案件的初审管辖权。最高法院是联邦宪法等联邦法律的最终解释者。

  外表古典风格的最高法院办公大楼启用于1935年,大楼正面侧面都有成对执勤的配枪警察,尽管最高法院建筑物隶属于国会大厦建筑范围,但担任警戒任务的警察部队独立于国会警察局。最高法院的安保很严格,进门时的安检和机场安检相仿,警察要求我摘下皮带安检。由于要参加有大法官出席的律师宣誓活动,进场后,警察要求我们把外套及各种包寄存,手机与外套及包分开,另外单独寄存。办好寄存手续,每个人等于赤手空拳了。但就是这样,还有好几个警察牵着警犬在大厅里巡视,好在这些警犬不是威风八面吓人的狼狗,而是聪明温顺的拉布拉多犬。重重安保所护卫的大楼包括法庭、大法官大厅、图书馆、各种会议场所和配套设施,此外还有健身房。铁娘子金斯伯格大法官估计常在里面强身健体——对抗大法官里的保守势力不能仅靠铁齿铜牙,还得有副好身子骨。尽管大法官只有九人,但他们是三权的一极,纳税人多花些银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那天是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取得者宣誓的日子,十点钟六个大法官鱼贯入场,缺席三人。新科大法官卡瓦诺坐在右侧最边上,去年他被总统特朗普提名,是自民意调查开始以来得票率最低的提名人。调查显示,因被指控早年有性骚扰行为,40%的受访民众反对任命其为大法官,赞成民众仅占31%。

  律师宣誓仪式开始前由托马斯大法官宣判了一个案件,这个案件是个关于知识产权争议的案件,案件是大法官全体一致决定的,托马斯花了很长时间宣读判决书。之后是律师宣誓仪式,宣誓仪式结束后,大法官鱼贯而出。

  仪式之后到小会议室,阿利托大法官与我们见面,2006年他被布什提名为大法官。曾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及耶鲁法学院,他是第110位大法官,是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前年阿利托访问北京时,我曾和他一起吃过饭。交流时,我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挑选法官助理最看重什么?”他回答道:“每年投简历的法科生很多,我挑选为我工作的法官助理,主要看重两点:一是案件分析能力;二是法律意见写作能力。”第二个问题是:“您觉得当下的美国法学教育哪些地方需要改进?”他回答曰:“首先,法学院学费太贵,给学生负担太重,学生不得不从银行高额贷款交学费,这造成学生毕业后忙着考虑赚钱还债,忘记要承担的公益责任;其次,我上学时学生按兴趣分别选择走实务或学术之路,大家各走各的路,造成理论和实践之间存在鸿沟,我认为,学生学习不该这样泾渭分明,而应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他和代表团座谈了一个多小时,工作人员过来说:“大法官还有别的安排,活动结束。”大法官微笑着和我们告别,我们的最高法院之旅完美谢幕。

专栏介绍
许身健  2.png 许身健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法律文书学研究会秘书长。
最新文章更多>>
· 大学非大师之谓也
· 守住职业秘密
· 一流大学的卫生间该是什么样子
· 无力的棉花拳
· 只见法律不见人,这可不行
专栏作家 更多>>
李曙明 李曙明
  李曙明,1968年10月出生。华北电力大学工学学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现供职于《检察日报》明镜周刊编辑部。
郑海啸 郑海啸
  郑海啸,浙江温州人氏,因为想摆脱做生意的命运而来到北京,没想到最终还是卖起了“豆腐干”。近20年来,他以每周一篇的频率,独自耕耘检察日报社“声若蚊蝇”专栏。若是有缘,来我的“豆腐坊”吧,尝尝我的“私房菜”。
王威 王威
  王威,发表新闻评论等1000余篇,曾获评正义网2009年度“百名政法舆情网络意见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