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岱的口味

时间: 2019-05-23 09:05:00 作者:郑海啸 新闻来源:正义网
分享到:

  核心提示:

  ·张岱和茶人闵汶水高手相逢,几个回合,识茶断水,汶水老人由冷淡而笑,而吐舌,而说实话,而又吐舌,最后说自己活了七十岁,精于鉴赏方面,没有人比得上张岱

  ·张岱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他对待生活的这种生气勃勃的态度和劲头。惺惺相惜也好,互相吹捧也好,只要能自得其乐就都是好的

  明末文学家张岱的作品,是很多人秘密书架上的宝典。当代散文家黄裳和汪曾祺都特别崇拜张岱。文学家施蛰存晚年重读张岱的《陶庵梦忆》和《西湖梦寻》二书,仍是击节称赏。他说“五十年来古今中外,文章看了不少,自以为很懂得一点为文之道”,而唐宋八大家,桐城诸家,公安竟陵,都被他一一淘汰,只有张岱的这两本书,“还经得起我五十年读书的考验”。

  《闵老子茶》即是经得起施蛰存先生五十年读书考验的《陶庵梦忆》中的一篇。张岱自述“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桔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闵老子茶》大概就是为了自证“茶淫”二字。文章写得跌宕起伏,冰雪聪明。三百多年前,在南京的桃叶渡口,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斗茶大戏。张岱和茶人闵汶水高手相逢,几个回合,识茶断水,汶水老人由冷淡而笑,而吐舌,而说实话,而又吐舌,最后说自己活了七十岁,精于鉴赏方面,没有人比得上张岱。二人从此成了好友。

  文章固然精彩,但就茶道而言,却不无可议之处。当时张岱和闵汶水喝的松萝茶,是一种花茶,香气浓郁,自它问世,就颇受高级知识分子的非议。李日华说:“松萝极精者,方堪入供,亦浓辣有余,甘芳不足,恰如多财贾人,纵复蕴藉,不免作蒜酪气。”闵汶水在桃叶渡口经营茶业,他制作的“闵茶”走的是大众路线,其浓郁的兰花香气受到大众的追捧,成为一时茗饮风尚。闵老爷子的茶馆也是明末秦淮河畔复社名士诗酒风流、秦淮八艳高张艳帜之外的又一道风景。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一种“网红茶”。张岱和闵汶水惺惺相惜,相互吹捧,其实他们离真正的茶道还隔着一层。

  张岱的口味是重的,并不高级,但这又有什么要紧?只要是喜欢,一辈子都喝花茶也不错啊。张岱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他对待生活的这种生气勃勃的态度和劲头。惺惺相惜也好,互相吹捧也好,只要能自得其乐就都是好的。古龙说得好:“世人皆以痛楚、孤独、悲伤为大境界,以为这就是深邃的人生,殊不知欢乐才是人生的真谛。一个人获取欢乐的能力才是真正有用的能力。伤春悲秋、离愁别绪太容易了,读几首诗词即可,但获取欢乐太难了,非大丈夫不可为之。”

专栏介绍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更多>>
· 所谓"最强大脑"
· 论对稀缺之物的迷信
· 贫穷与想象力
· 古法
· 智商税和自豪税
专栏作家 更多>>
范建生 范建生
  湖北恩施市检察院检察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学和网评。
许身健 许身健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法律文书学研究会秘书长。
韩雪 韩雪
  韩雪,法学硕士,中国作协报告文学协会会员。近5年来共在各级各类报刊发表文章千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