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检察机关对接"两法":法律监督不留死角

时间:2014-01-22 16:13:00作者:卢志坚 边惠淀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江苏1月22日电(记者卢志坚 通讯员边惠淀)2013年12月31日,张家港市检察院杨雪松检察官开完了这一年的第186个庭。这个数字是上一年的4.3倍。随着修改后刑事诉讼法要求简易刑事案件全部出庭,工作倍增是许多公诉人的常态。

  刚刚过去的2013年,对于每一个检察官而言都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参与并见证着法治中国的变革与进步。慎用逮捕等强制措施、全面落实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加强对民事诉讼的监督……

  2013年1月1日,修改后的刑诉法、民诉法同时正式实施。自此,厉兵秣马,深入贯彻修改后的“两法”成为江苏检察机关贯穿2013年的一项重要工作。

  刑事诉讼全程监督

  2012年5月,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检察院驻苏陈派出所办公室的检察官通过查阅报案记录,发现有群众反映,有人经常偷偷将化工废物运至公路边空地填埋,空气中弥漫强刺激性气味,老百姓深受其害。检察官马上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填埋的是含有毒有害物质的化学固体废弃物,并且已经对土壤造成了污染,很可能构成污染环境罪,于是建议公安机关进行立案侦查,并积极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

  “这改变了检察机关过去坐等受案、书面审查的方式,实现了对一线办案过程的实时监督。”省检察院侦查监督处负责人说。侦查监督处在检察机关打击犯罪和诉讼监督的前沿,是刑事诉讼第一关的把关人,关系到整个刑事诉讼的进程和结果。而以往检察机关的监督,往往依赖于对提请批准逮捕案件的书面审查,大量没有提请批准逮捕的案件,以及没有进入刑事诉讼程序的案件,得不到有效监督。驻派出所检察官办公室延伸了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检察官得以动态介入行政、刑事案件办理,对派出所的刑事立案活动开展全程监督,有效规范了公安派出所的执法行为。

  据省检察院的一项统计,截止2013年12月底,全省已有89个基层院在392个公安派出所设立了派驻检察官办公室。

  在江苏,加强相互监督制约与配合支持已经成为司法机关的共识。苏州设立了政法信息综合管理平台,打通政法部门之间信息系统的“壁垒”,通过办案程序公开、办案期限警示、办案自动流转等项目设置,使检察机关能够同步跟踪办案过程,随时了解发案、报案、立案、破案等情况。

  检察机关对刑事诉讼的监督贯穿从侦查、审判到刑罚执行的整个诉讼过程。不仅是对刑事案件立案环节、侦查环节监督力度明显增强,在审判监督方面,省检察院组织开展抗诉案件复查工作,制定加强二审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及时监督纠正法院有罪判无罪、量刑畸轻畸重等问题,共提出刑事抗诉157件。

  对于向来备受关注的刑罚执行和监管活动,省院开展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专项清理工作,对久押不决案件逐一梳理、监督纠正;突出强化对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法律监督,出台了《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同步监督暂行规定》,维护了当事人合法权益。

  坚守严防冤假错案的底线

  近年来频频见诸报端的冤假错案,无一不昭示着刑事司法中的一些顽疾:重实体、轻程序,重口供、轻物证……“刑诉法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原则,对证据的要求更为严苛,这也促使我们加大了对证据合法性审查的力度,确保证据不出问题。”省检察院公诉一处负责人说。

  2013年9月,无锡市开发区检察院受理了一起公安机关提请批捕的强奸未成年少女案件。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蒲某作了有罪供述。但在检察官复核时,蒲某翻供了,辩称自己并未强奸,是对方自愿与其发生性关系的,而之前的有罪供述均是因为受到刑讯逼供,还向检察官展示了身上的皮肉外伤。

  这到底是一起性质恶劣的强奸未成年少女犯罪,还是一起屈打成招的冤案?检察官马上启动了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调看蒲某在侦查阶段的所有讯问录像。讯问录像显示蒲某语言思维连贯、神情举止自然,办案民警也无任何指供、诱供行为,蒲某也核对笔录并签字。对于蒲某身上的皮肉外伤,检察官又复核了蒲某被抓获现场的多名证人,调取了派出所内的监控录像和其被收监时的体检记录,最终发现这些伤痕是其被群众扭送公安机关过程中,与群众纠缠、厮打时造成的,公安机关并无任何违法行为。结合以上证据,开发区院认定蒲某之前的有罪供述合法、有效,依法批准逮捕了蒲某,也洗清了办案民警的“冤屈”。

  “刑诉法只规定对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的讯问过程要进行同步录音或者录像,最高检也只要求对职务犯罪案件进行同步录音录像,但在江苏省的许多地方,已经将同步录音录像制度延伸到了一般刑事案件的讯问过程,尤其是在派出所进行的第一次讯问,以及犯罪嫌疑人对现场的指认过程。”省院公诉处负责人表示。

  2013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严格落实非法证据排除制度,对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律师提出的,以及检察机关审查中自行发现的涉嫌非法取证的问题,依法及时启动调查核实程序,共排除非法证据23件,29人因排除非法证据被不批准逮捕、不起诉。

  对虚假诉讼说不

  2006年,无锡杰利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发了一处房地产项目,因销售不理想导致资金回笼困难。为了缓解燃眉之急,公司找人想出“高招”,先以赵某等459人的名义,签订假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按“合同”约定把房屋登记在赵某等“买房人”名下,然后以此为抵押办理了登记手续,顺利地从银行获取了贷款。

  3年后,杰利公司渡过难关,顺利还清贷款。此时,公司想起了那些根本没卖出手的房子,必须注销掉赵某等459人名下虚假登记的房产证。于是,公司老板杨某找到了律师李某、贾某等人。2010年3月,李某、贾某所在律师事务所接受赵某等“买房人”委托,代理他们通过诉讼或仲裁方式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要求注销房产登记。经调解,法院出具了459份民事调解书,确认商品房买卖合同未成立或无效,由杰利公司单方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权证的注销手续。459套房回到杰利公司手中。

  然而,贪婪的杰利公司又去税务部门申请退回此前缴纳的400多万契税,这引起了税务部门的警觉。随后,检察机关介入,纠正了这起虚假诉讼。

  随着经济关系日益复杂,这类伪造证据、借助诉讼牟取不正当利益的虚假诉讼越来越多。法院成了原、被告双方欺骗的对象,诉讼变成了获取非法利益的手段。

  对虚假诉讼的监督是江苏近年来民事行政检察工作的一大亮点。为了遏制虚假诉讼,2013年6月,省检察院与省法院、公安厅、司法厅会签《关于防范和查处虚假诉讼的规定》,在全国率先组织开展民事行政虚假诉讼监督专项活动,共监督虚假诉讼案件375件,71名虚假诉讼参与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严查和打击虚假诉讼只是检察机关加强民事诉讼法律监督的一个内容之一。

  2013年7月24日至25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专题听取和审议了省检察院检察长徐安作的关于民事诉讼法律监督工作情况的报告。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对民事诉讼法律监督工作进行专题审议,对民行检察工作取得的一系列成效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江苏的民行检察工作走在全国前列。

  2013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共对认为法院确有错误的民事行政裁判提出抗诉237件;提出再审检察建议503件,开展民事执行监督1100余件。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上一篇文章:陕西省检察院严查群众身边腐败
下一篇文章:海南已故检察官周经发获选"感动海南2013十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