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风瑞:与贪官比毅力比智力比耐力

时间:2012-04-20 18:17:00作者:全海龙 杜恩 刘新升新闻来源:正义网-《方圆》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河南省义马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杜风瑞。

  《方圆》记者 全海龙 通讯员 杜恩 刘新升/文

  义马市位于河南省西部,面积仅有一百多平方公里,从东往西开车不过短短十分钟。更为“袖珍”的是,检察院的反贪局包括局长在内仅有工作人员5名,是河南省全省检察机关人数最少的反贪局。

  虽然人少,义马反贪局还是做出了突出的成绩:2005年至今,侦结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三个100%;2011年度反贪工作综合排名位居三门峡市前列,大要案办结率居河南省前列,其中两个案件入选三门峡市十大精品案件;由于工作突出,义马检察院反贪局还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全国反贪污贿赂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五个人的反贪局,如何做到这一点?3月25日,《方圆》记者专门采访了义马市检察院反贪局长杜风瑞。

  杜风瑞,1993年进入检察院,1994年起从事反贪工作,一干就是十八年,可谓义马的反贪元老,素有“儒将”之称。说他“儒”,是因为他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讲话慢条斯理,看起来文质彬彬,颇有儒雅之风;说他是“将”,是因为他不仅领导有方,而且练拳十余年,功夫在身,还真打过架,英雄救美。

  快意恩仇英雄救美

  《方圆》:同事说你曾英雄救美,有这事吗?

  杜风瑞:我小时候不怕事,不管个子多高,年级多高都不怕,只要看到有人欺负别人,就敢上去和他们打,很仗义。英雄救美的事还真干过。

  上高中时有一次,看到其他村里几个男孩子纠缠我同村的一个女同学,就警告他们不要再影响她学习。那几个男孩子不服气,就在夜自习结束后约着我到学校外面空地谈谈。我从小爱摔跤,也不怕,就爽快答应了。等到了空地一看形势不对,我也不逃,就和他们对打。夜晚,路灯也很昏暗,我们一片混战,后来,我一个人把他们全部赶走了。

  这个事情很多年了还没有人知道。打完之后我擦了擦伤口,安安静静地回去了,也没对别人说起,包括那个女生在内。多年后,那几个一起打过架的男生已经有了工作家庭,有一次到义马来,我们一起吃饭时提起当年打架的事,大家都笑得很开怀。至于那个女生,直到前几年的一次同学聚会时她才从别处听说了这个事,非常感动。

  《方圆》:现在还练习摔跤吗?

  杜风瑞:早就不摔跤了(笑),就爱打打太极拳。我是从1999年开始练习太极拳的,还专门向老师请教过。每天至少一个小时,这么多年一直没停止过练习,下雪也不间断,即便是大年初一早上也不偷懒。这一方面是为了工作有个好身体,另一方面也可能和我小时候尚武的兴趣有关吧。

  《方圆》:爱打抱不平的个性注定了你选择反贪工作?

  杜风瑞:是的,但个性之外,也有机缘巧合。1989年我国加大反腐败力度,两高发布公告,开始打击经济犯罪,敦促贪污受贿分子到检察院投案自首。当时我还在义马市建设银行工作,有一次我去参观开庭,看到了公诉人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指控犯罪,心中大为触动,感觉检察工作很神圣,于是下定决心到检察机关工作。刚好赶上1992年义马市检察院成立税务检察大队,我就去参加了考试并被录取到了经济检察科,即后来的反贪局,在这个部门一工作就是十八年。

  《方圆》:对反贪工作有什么感触?

  杜风瑞:我为反贪工作贡献了半生精力,就是感觉对不起家人。我夫人近视度数高,两只眼睛都1000多度,吃花生米都麻烦,我却不能经常照顾她,一年总有六、七个月办案回不了家。我夫人生孩子的第二天我就出差办案,没能尽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的责任。

  《方圆》:十八年里,你感觉自身和单位都有什么变化?

  杜风瑞:我个人倒是越来越“稳重”,不再像年轻时那样路见不平就挥拳相向了。至于单位,人数变化挺大,我刚到反贪(那时还叫经济检察科)时,科里有十个人,如今的反贪局减少到了五个人,被称为河南“袖珍反贪局”。

  《方圆》:为什么人少了?

  杜风瑞:这主要因为我们对反贪人员的要求是贵精不贵多,进人门槛高、把关严,招录的基本要求是本科毕业,而且要通过司法考试。

  有机整合反贪资源

  《方圆》:从事这么多年反贪工作,遇到过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杜风瑞:案件信息来源少。义马本来地方就小,人口也少,外来人口又多,案件线索来源不仅少,还内容模糊,不容易追查。加上我们人少,办案压力难免大,基本上是遇到案子就全员上,不够的话还要向院里借人。

  《方圆》:怎么借?

  杜风瑞:所谓借人,就是院里要求各部门发现案件线索后,由反贪局和各部门配合初查,成案后交由反贪局办理,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如果人员不够,随时抽调其他部门同志组成小组予以支持配合。这也是“有机整合反贪资源”的工作思路,最大限度地整合检察机关资源,投入反贪工作。

  《方圆》:能举个例子详细谈一下吗?

  杜风瑞:去年5月份,公诉部门在受理一起盗窃案时得知,该犯罪嫌疑人之前曾在某国有煤矿内盗窃价值1万余元物品,被该国有企业保安部门自行罚款5000元处理。

  这一问题引起我们的注意。企业内保部门作罚款处理的还有其他刑事案件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于是,我们向院里借了侦监、公诉、控申各科室的业务骨干,在有关部门协助下,分三路赴义马辖区的6个大型国有企业,对1200多起企业保安部门作治安处罚的案件进行监督。通过检察机关的监督,依法立案侦查案件4起,两名国有企业内保干部因贪污罚款被立案查处。

  建立自己的办案模式

  《方圆》:听说,义马反贪局还有一个叫“三查法”的办案模式,被当做先进经验推广,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

  杜风瑞:简单来说,“三查法”就是“以账查人、以事找人、以人查案”,找准支点,以案掩案,迂回突破,察微析疑,科学论证,形成足以采信的证据链条,破解查证过程中的疑难问题。特别是运用案件线索预测评估机制,坚持对每一条线索的搜索收集,分析每一条线索的发展轨迹,预测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优化初查方案,并在办案中注意发现新的线索。

  四年来,河南省义马市检察院反贪局利用 “三查法”,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找准支点,以案掩案”的“迂回突破法”等独特办案方法,自行发现线索成案29件,占立案总数的72.5%,判决后大要案率达71.9%,位列三门峡市各基层检察院前茅。

  《方圆》:能否举个例子?

  杜风瑞:先举一个“以事找人”的案子吧。2006年5月,我们反贪局侦查人员在办案中听到有个别货运司机反映:河南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洛阳分公司新安收费站相关工作人员利用工作之便,收取贿赂,为危险物品运输车辆上高速提供方便。尽管知情人没有说出具体人员、具体车辆,但我们还是从只言片语中分析出了大量信息。

  围绕这一线索,我们展开了全方位关联信息的调查收集,并通过对这些信息的归纳分析,确定了初查方向,经过历时一年的艰难调查取证,犯罪嫌疑人——收费站原站长曲某终于浮出了水面。经查,犯罪嫌疑人曲某利用担任收费站站长的职务便利,2006年短短一年之间,先后五次收取货运司机杨某等三人现金4万余元,为其提供帮助,违反规定让拉甲醇的危险物品车辆通过义马收费站上高速。

  还有一个是“以人查案”的例子,在办理濮阳市政协原副主席的案件时,初期遇到了瓶颈。因为该人原来做过财政局副局长和工商业联合会会长,对经济工作比较熟悉,他把自己的房产、车子和存款之类财产隐匿得比较深,证据很难落实。于是我们就从多个方面寻找突破口,最后从他的一张雷克萨斯4S店的修车卡上得到线索,顺藤摸瓜破了案。

  有腐不查就是失职

  《方圆》:干了这么多年的反贪,有什么心得?

  杜风瑞:查案是我的职责。有案不查,有腐不惩,就是我的失职;而查办贪贿案件,就是与腐败分子比毅力、比智力、比耐力的过程。

  《方圆》:怎么比?

  杜风瑞:还是举个例子说吧。2011年我办理过一起金法受贿案,其中我们所做的工作至今难忘。

  金法自2001年至2009年在担任河南省教育厅发展规划处处长期间,收受郑州某职业学院所送贿赂款共计51万元,并为该学校在设置成为高等学校和增加招生计划的过程中提供便利;另外,金法还在逢年过节多次收受郑州及商丘一些学院所送的“红包”共计人民币23.5万元,为这些学院增加招生计划和专升本提供便利。

  最初他如实招供了,但中途却想翻供。看守所工作人员反映他有一段时间心理烦躁,有抵触情绪。我发现这个情况后,担心案子反复,就千方百计想办法做他的工作。

  后来查到他的生日日期不远,就在他过生日那天特意把他领出来,先带他到理发店理了发,又带他到饭店吃了饺子。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做他的思想工作,问他的家庭情况,需要哪些帮助等。最后,他深深被感动,痛哭流涕,承认了所有的犯罪事实。他说:“河南一百多个县,我都去过,唯独没有来过义马(义马是县级市),没想到义马让我认栽了。”提起公诉后,义马市法院于2011年4月,以受贿罪判处金法有期徒刑七年。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上一篇文章:李荣晟:从数量规模型转向质量效果型反贪
下一篇文章:邹望:反贪侦查也是个有趣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