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德信:质朴、热心的老检察官

时间:2013-12-27 09:31:00作者:陈莉英 秦颖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我儿子属于自卫,没有伤害你儿子的意思。”

  “你儿子存心就是要打我儿子才导致我儿子聋了。”

  江苏省洪泽县检察院控申大厅里一片沸腾。双方你一言我一语,眼看双方战火越烧越旺。

  就在双方快要打起来的时候,老管来了。他用眼神扫视了双方,坐回了他的位置,控申大厅瞬时安静了下来,双方都用热切的眼神看着他。

  “我儿子不会判刑吧?”一个家长急切地问道。老管抬抬手让双方家长都坐下。一番谈话之后,才了解事情其实很简单。一方开车朝车外吐了口痰,正巧吐到了开摩托车的另一方。双方开始争执纠缠中,一个的左耳被打成穿孔,另一个手脚也不同程度受伤。

  找到了案件的症结所在,老管发话了:“你们看看,为这点事情,现在一个抓伤,一个聋了,何必呢?大家火气都降降。你们看我想的这个方法行不行得通?耳膜穿孔注意一点会长好的,但动手打人重了一些,补偿些医疗费用你们看行不行。”

  “好的,好的,我们赔偿。”这一家连连点头。“不可能这么便宜他的。”另一家不依不饶。

  “整个案件我也看过了,这个案件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双方都有一定的过错,现在人家愿意赔偿,干吗非要闹成这样呢。”在老管斡旋下,双方最终签了谅解协议书。

  工作20多年,老管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上访人,甚至有的人说不上两句话就对他发起了火。但是他说:“我当兵十几年,经受了许多的考验,还怕这点委屈吗?”

  老管全名管德信。尊称老管是因为他今年七月就已经退休了。可是,自退休以后他变得比以前更爱管“闲事”了。考虑到控申科人员紧缺,老管就还在那里坐守着,有人来上访,他都会认认真真把别人的来访目的听清楚后,帮别人出谋划策。

  “控申接访工作不仅要靠个人威信和人格魅力,更偏重于依法律、讲道理。”一谈起控申工作,老管就滔滔不绝。

  “30年前我被判了两年缓三年,我觉得这个事情不应该这样的,我当时是借的一笔钱,根本不存在受贿的情况”,说着说着,年近80的张文龙在管德信面前抹起了眼泪。管德信道,“张老,你的难处我了解,你说的这个情况我要向领导汇报并查实后才能答复你,你不要着急,先回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管德信找控申科科长、找分管检察长,得到他们的允许后,管德信去档案室调卷宗、到法院调案卷,案卷把他的书桌堆得跟小山一样,他用一周时间将案卷理清、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张文龙曾向夏林云借了3万元钱,但没有写任何借条,此后夏林云多次问张文龙要这笔钱,可是张并没有还,之后,他为夏林云谋得一些工程项目,又多次向夏借款,累计金额达2万元。

  案件的纠结点在于,这一笔钱是应该认定借款还是赃款,而找到夏林云证实这个案件才是关键点,时隔30多年又到哪儿找呢?老管来到夏林云的老家,找到夏林云的亲戚得知其已经在南方某个城市做房地产,在与夏林云取得联系后,老管马不停蹄地与夏林云见了个面,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事情的经过与案卷所反映的大致相同。

  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月后,老管与张文龙坐下来面对面讲述了案件的始末,并将其中构成受贿罪的成立条件与受贿罪所应负的刑事责任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地讲述给张文龙听,同时将夏林云的笔录呈现到张文龙面前时,张文龙沉默了。

  “人老了,该退休了,得让年轻人了,可是现在科里正缺人手,检察院的事我得‘管’,等年轻人来了,我也就真的可以退下来了,但只要检察院还需要我,我就要用我的双手和贴心的服务,让控申这扇窗口更加明亮。”

  这样一个质朴而又热心的老检察官,真是院有老管,如有一宝啊!

[责任编辑:孟颖] 上一篇文章:朱志伟:茶里的味道
下一篇文章:郑涛:生命的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