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检察:在新岗位发挥光和热

时间:2014-08-21 19:38:00作者:王伟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老颜今年已经58周岁,2011年从江苏省射阳县检察院办公室副主任岗位上退下来后,负责起全院干警的“吃吃喝喝”。每天一上班,老颜第一件事就是骑着电动车上街买菜,保证干警在12点准时吃上新鲜可口的饭菜。四年多来,每周五天,天天如此,从不间断。

  和老颜一样,在射阳县检察院,有这样一群老检察,他们从中层岗位退下来之后,并没有回家享清福,而是以一名普通检察官的身份,继续在检察工作中“冲锋陷阵”,发出别样的光和热。

  执法办案新作为

  和那个时代的大多数检察官一样,1993年9月,袁德萍以正营职身份从东海舰队转业到射阳县检察院,先后担任控申科副科长、预防中心副主任、反贪局侦查科副科长。2005年3月,袁德萍从副科长位置退了下来,到2012年5月正式退休,老袁先后主办、参与办理贪污贿赂犯罪52件,其中,大要案11件。因为工作需要,老袁曾创造了连续坚守办案点86天的记录,并且,在办案点度过了59周岁生日。

  2011年11月,老袁受命主办市渔政支队支队长姚某某受贿案。在纪委审查阶段,姚某某自恃长期从事行政执法工作,熟悉法律知识,一度对审讯极不配合。案件从纪委移送过来后,老袁决定改变讯问策略。他没有直接从“有无犯罪”开始讯问,而是从双方都很熟悉的海上工作开始“聊天”,接着,老袁给姚某某算了一笔账——这么多年风餐露宿、海上颠簸,难道就是为了区区几万块的“喝茶钱”?一语点醒梦中人。很快,姚某某就交代了受贿的犯罪事实。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长期以来,身处苏北欠发达地区的射阳县检察院,一直面临着招人难、留人难、骨干少的现实问题,这些问题困扰着党组,也让那些即将从中层岗位上退下来的老检察“颇费思量”。虽然县内有惯例,机关中层干部从岗位退下来,就可以不用再上班,兄弟县市区也有类似情况。但老检察们却意识到了新的使命和担当,也找到了发挥个人作用的新载体。那就是,以一名普通检察官的身份正常上班,不到60周岁不退休。这成了全体老检察们的自觉选择,一直延续至今。

  他们不再是检委会委员、科长、副科长,而是一名普通的检察官。每天早上,他们起得早、来得早,打水、拖地、抹桌子,等年轻同志到班时,老检察们已经开始工作了。汇报案件时,老检察们同样一丝不苟。随着办公办案信息化程度的提高,老检察们还主动学习使用电脑。现在,用电脑做笔录、用PPT汇报案件、在系统内审批和打印文书、制作电子卷宗,老检察们“样样都玩得转”。

  自2009年以来,射阳县检察院共有12名中层干部从岗位上退下来,但他们中的不少人,依然冲锋在执法办案一线。每天早晚,大家都能看到老检察们骑着自行车、说笑着进出大门,构成一道特别的风景。

  培养骨干新风范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进入检察队伍,成为推动检察工作创新创优发展的新鲜血液。但是,这些年轻的检察官普遍面临着一个问题——理论知识丰富,实践经验缺乏。这也导致了部分年轻干警迟迟无法独当一面地开展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案多人少、事多人少的矛盾。

  老检察们都是资深检察官,人生阅历丰富,问题看得准,实践能力强。能不能请老检察们担任年轻干警的“职业导师”?无疑,这会大大增加工作量,甚至有时老检察们还要为年轻人承担责任,老检察们能同意吗?带着疑虑,时任政治处主任张薇有重点地与老检察们进行沟通。“老检察们全都欣然接受!”于是乎,2010年初,射阳县检察院《检察职业导师制度》正式出台。

  江东原来担任法纪科副科长(主持工作),法纪科更名为反渎局后,做了4年的局长。2009年2月,全院干警“双向选择”,党组出于加强反渎工作的考虑,对反渎部门的人员进行了“大换血”,除“江局长”没动,其他都换成了年轻干警。为培养反渎人才,2009年7月,江东从反渎局局长位置上退下来后,与刚刚担任侦查科副科长的仇峰“结对”,正式担任仇峰的“职业导师”。随后的几年里,如何秘密初查、如何突破案件、如何固定证据,老局长带着新科长一起攻坚克难。2013年8月,江东正式退休,四年的导师任期圆满结束。在老局长的精心提点下,仇峰逐步成长为反渎工作的行家里手,现已担任反渎局局长,是全院年轻干警中成长最快的。

  导师制度,不仅为年轻干警选派了一名业务上的老师,更为他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导师制度实行已经四年多,当年的学生,不少已经成长为业务骨干、部门负责人,他们也将成为年轻干警的导师。

  综合保障新天地

  2004年初,检察技术综合楼正式动工。这是检察院的头等大事。“执法办案不能停,大楼质量不能差”,这是上级领导的要求,也是全体干警的共识。

  党组决定在全院范围,挑选两名有经验、有精力、有意愿的干警承担大楼建设的现场监督工作。原办公室主任顾正南、退休老干部倪祝平主动请缨。二人吃住在工地,每天带着小锤子、小尺子、小本子,楼上楼下跑不停,水泥标号达标不达标,钢材质量合格不合格,安全措施落实没落实,他们都一一检查并记录在案。也曾有人带着现金、购物卡找到他们,请他们不要如此认真。他们的态度非常坚决:钱卡拿走,质量问题,绝不疏忽!2006年6月,大楼成功建成并荣获当年的“扬子奖”。沉甸甸的奖杯里也蕴含着老顾和老倪两位老检察的付出和汗水。

  董凤武原任秘书、检察室副主任,工作繁忙,尽心尽责。2006年从中层岗位退下来后,老董又协助党组承担起全院的纪检监察工作。传统的纪检工作,主要是开开会、读读报、提提要求、说说体会,“入耳不入脑”。在征得党组同意后,董凤武决定编辑一期专门的廉政刊物。一个基层院的老同志编一期杂志,“那是相当的不易啊”!组稿、编辑、校对、印刷,老董亲力亲为。两周后,杂志“样本”出炉,县领导欣然提名“鹤乡检风”。这本杂志不仅丰富了廉政教育的形式,更成为展示干警形象、宣传检察工作的重要载体。自那以后,每年编辑一期《鹤乡检风》成为惯例,撰稿、编辑、印刷都由干警在业务时间完成,并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来院嘉宾赠阅,效果良好。

  综合保障,不比执法办案的轰轰烈烈,有的只是细致繁琐和任劳任怨,有人不愿干,有人干不了,可有人却倾注了满腔热忱。在射阳县检察院,有的老检察干了一辈子综合工作,有的虽然在业务部门办过案,但退下来后在综合部门一直干到退休。王其鸿同志,从反贪局调出后,一直在办公室从事档案工作。老王对院史和档案工作都深有研究,两篇关于档案工作的经验被高检院简报刊载,堪称全院历史的“活字典”。60周岁退休后,老王受党组邀请,牵头编撰院志。谁曾想,院志一编就是十年,等到老王依依不舍地离开检察院时,已是两鬓斑白、年界古稀。

  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传统。传统由人而生,因人而承,她构成了一个单位的精神和气质。在射阳县检察院,老检察们退而不休,“无官一身轻”,在新岗位上继续发挥他们阅历深厚、经验丰富的长处和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睿智。在传递检察薪火的同时,也将吃苦耐劳、勤勉敬业的精神,勇于担当、求真务实的作风,严于律己、清白做人的操守,像火种一样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成为全体检察干警共同的理念认同和价值追求。

  (作者单位:江苏省射阳县检察院)

[责任编辑:牛旭东] 下一篇文章:执着追梦 女儿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