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斌:完善立案监督机制探析

时间:2012-02-27 14:04:00作者:温斌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完善立案监督机制探析 

  以二起典型案件为视野透视立案监督现状 

  江西寻乌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温斌 

  内容摘要 

  刑事诉讼法对检察机关行使立案监督的程序、范围、方式、法律后果及被监督者的法律义务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这极易造成有些侦查机关错误立案、不及时立案、不如实立案等情形。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不仅需要检察机关加大法律监督力度,更需要在立法完善检察机关加强侦查监督应有的职权。 

  关 键 词 

  检察机关  立案   侦查监督 

  案例一:2010年5月3日晚,重庆市丹棱县公安局交警对一辆车牌号为川Z50504的黑色桑塔纳轿进行检查,经对驾驶员宿仁训进行现场吹气酒精检测和对其提取体内血液样本进行检测都显示达到“醉驾”标准,但丹棱警方却按照酒驾的处罚标准对其进行了罚款1900元、暂扣驾照6个月的行政处罚。5月24日,华西都市报对宿仁训案进行了报道后,丹棱县警方便撤销此前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为宿仁训的行为已涉嫌构成“危险驾驶罪”予以刑事立案侦查。 

  案例二:2009年2月12日,王帅在网上发帖披露老家河南灵宝市存在非法征地情况。3月6日下午,灵宝警方跨省到上海将王帅羁押归案,后因家人与政府达成协议砍了自家的果树,警方便以“证据不足”将王帅采取取保候审。灵宝贴案引起各类媒体和社会各界积极关注后,灵宝市公安局于2009年4月15日认定王帅发帖“诽谤”案为错案将其释放。 

  从这两起起典型案件来看,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监督方面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这不仅是个别检察机关诉讼监督不力的问题,也暴露出《刑事诉讼法》在加强立案监督立法层面存在程序操作性差、权力虚化等问题,当前公布的刑事诉讼法修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检察机关行使立案监督的程序、范围、方式、法律后果及被监督者的法律义务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在立法层面对立案监督的忽视,必然会在司法实践中会引发侦查机关错误立案、不及时立案、不如实立案等现象的发生。 

  一、制约检察机关强化立案监督的现状 

  1、立案监督信息渠道狭小封闭。检察机关对侦查机关立案情况的信息来源主要有三种渠道:一是主要通过审查案件发现案中案。如在审查共同犯罪案件中发现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侦查机关未予追究的的案件,或犯罪嫌疑人检举、揭发的刑事犯罪的案件。这些案件仅仅是刑事案件中的一部分,大多数以治安行政处罚结案的案件,检察机关都无法纳入监督视野。二是通过被害人举报、控诉发现立案监督线。但有些刑事案件没有具体的被害人,如赌博案、醉驾案。还有一些案件虽有具体的被害人,如有些交通肇事案件,犯罪嫌疑人通过与被害人达成经济补偿和解协议后作,公安部门作撤案处理,甚至不予立案。诸如这些案件,检察机关也难以纳入监督视野。三是通过“道听途说”的方式主动寻找立案监督信息。有些检察机关积极探索建立信息员机制,通过在社会上布置一些“眼线”了解公安机关立案监督情况。有的则是通过检察人员在生活、工作中通过闲聊、看报、上网等方式捕捉立案监督信息。显然通过这种方式了解的立案监督信息是非常有限的。如在案例一公务员宿仁训醉驾案中,检察机关对交通警察参与酒驾执法中,哪些醉驾案件立了案,哪些没有立案,根本无法知晓。 

  2、立案监督的范围狭小。《刑事诉讼法》第87条只规定检察机关对应当立案而不立案的案件进行监督,但没有把不应当立案而立案的案件纳入立案监督的范围。现实生活中错误的立案行为往往更易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如案件二中河南“灵宝帖案”,还有重庆“彭水词案”、宁夏“吴忠帖案”、 山西“稷山文案”、山东“高唐文案”等一系列诽谤案,本来这些案件都属自诉案件,但当地公安机关却以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为名对他人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进行拘留关押,这些案件最终处理结果都是在媒体的关注下都以撤销告终,而不是在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下进行纠正,很显然检察机关对这类案件的监督处于缺位状态。  

  3、监督措施单一软弱。检察机关认为侦查机关的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可以要求侦查机关说明不立案理由。检察机关认为理由不能成立的,可以通知侦查机关立案。但如果侦查机关对检察机关的要求不予理睬或变相消极执行,检察机关通常只能采用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检察建议的方式进行监督。至于实践中经常发生的侦查机关接到立案通知书、纠正违法通知书和检察建议后仍不予立案或者立案后消极查处即消极立案的情况应如何处理,《刑事诉讼法》并没有规定相的监督措施。丹棱县宿仁训醉驾案如果没有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要使公安机关自觉将行政处罚纠正为刑事立案行为则是非常艰难的,即使在检察机关的立案监督下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也不必然启动纠错程序。很显然,在当前《刑事诉讼法》不完善的情况下,新闻媒体对立案监督的作用远比检察机关的立案监督更为有效,所以当前社会公众对公安机关处理醉驾案过程中是否存在选择性执法充满疑虑,从立法设计层面存在缺陷来讲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4、知情权受到限制。一是获取的信息范围非常有限。法律没有赋予检察机关对刑事立案情况的审查权,在日常的监督中难以知悉和掌握侦查机关立案情况,对未移送的其它案件及经行政处罚结案的案件的监督仍处于盲区状态。二是获取信息的手段缺乏法律保障。检察机关的立案监督仅限于通知侦查机关立案,如果监督立案后出现消极侦查或久侦不结的现象,检察机关既无权对案件进行调查,也无权对侦查机关或侦查人员进行处理。《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规定引导侦查取证的方式和要求,检察机关侦查监督只能通过给侦查机关提供建议和提出意见的方式来进行,侦查机关是否配合引导侦查取证,完全取决于侦查机关的自觉性。 

  5、立案监督缺乏可操作性。一是监督存在随意性。法律对立案监督的情形缺乏具体明确规定,是否监督、怎样监督,往往取决于办案人员的责任心和主观认识;二是立案监督期限的不确定性。《刑事诉讼法》对刑事立案监督的程序和期限未作规定,这就可能出现侦查机关对检察机关立案监督要求可无限拖延,甚至出现不回复、不理采的情形;三是监督效果的未知性。《刑事诉讼法》没有赋予检察机关立案监督享有一定的处分权,所以检察机关在进行监督以后,对监督效果能否实现,总是处于盲目的状态。 

  二、完善立案监督立法建议 

  1、拓宽立案监督渠道。一是明确立案监督对象和范围。将所有拥有刑事立案权的机关都纳入监督范围,立法应赋予检察机关对侦查机关刑事案件的发案、受案、立案、破案、撤案等情况的审查权,要求侦查机关以统计报表或说明的形式向检察机关备案。法律应明确对侦查机关法律文书中注明的“在逃”和“另案处理”人员的监督列入立案监督的范围,明确规定侦查机关对“在逃”和“另案处理”人员具体处理情况负有说明义务,应向检察机关提供相关备案审查材料。二是明确撤销案件的制约程序。为防止以罚代刑等降格处理等情况,对侦查机关所撤销的案件应先行报送检察机关审查,由检察机关提出处理建议。三是建立当事人申请对立案复议复核制度。对侦查机关不立案理由或不应立案而立案的刑事案件,当事人可以提请复议,如果侦查机关维持原决定后,当事人仍不服的,可以向检察机关进行复核,检察机关复核后将复核决定通知侦查机关。 

  2、强化立案监督的职权。一是赋予检察机关可以直接立案和撤销案件的权力。对侦查机关应立案而不立案的情形,检察机关通知侦查机关立案而侦查机关不立案,或者立案后不积极侦查,提出意见后仍不纠正的,经省级以上人民检察院批准,检察机关可以直接立案侦查。对侦查机关不应立案而错误立案的情形,检察机关通知侦查机关撤案,侦查机关不予撤案的,检察机关可以直接做出撤案决定。二是扩大检察机关机动侦查权的范围。对侦查机关应立案而不立案,或者立案后不积极侦查,法律应该赋予检察机关可以直接立案侦查的权力,为了防止权力的滥用,应同时规定须报省级检察院批准。 

  3、明确检察机关立案监督中的调查、处理权 。一是赋予检察机关对立案侦查案件的调查权。仅通过审查书面材料发现违法侦查是难以确定的,只有对违法情况进行深入调查,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做到有针对性地提出纠正意见,保证监督行为的正确性、合法性。针对这种情况,《刑事诉讼法》在修改时,应当赋予检察机关以必要的调查权,即对具有刑事立案权的机关有权调取和审查其案卷材料,有权审查受案、立案、破案、不立案、撤案等有关的法律文书,确保检察机关查明案件实事真相。二是赋予检察机关对立案监督的相应的处理权。对于审查中发现有案不立、有罪不究、以罚代刑、不应当撤案而撤案、拒不移交刑事案件等违法行为应当赋予检察机关处理的权力,增加或者明确检察机关对立案机关的立案违法情况进行调查和处理的手段,明确规定不接受侦查监督的法律责任,如规定检察机关对于违法侦查人员有处罚权或处罚建议权,有权提出更换侦查人员的要求。

[责任编辑:杨斯] 上一篇文章:赵炳山:检察人员要做廉洁自律的表率
下一篇文章:李海清:涉农职务犯罪调查分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2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