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轶:关于开设赌场案件的专项统计分析

时间:2018-05-29 15:11:00作者:陈文轶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近几年,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物质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精神生活方面的要求也在不断增多,一些人因空虚无聊、寻求刺激而迷恋上了扑克、麻将,由开始的小打小闹逐渐变成了赌博。赌博作为一种丑陋的社会现象,不仅危害社会秩序,影响了人们正常的工作与生活,而且还是产生盗窃、抢劫、诈骗等违法犯罪的温床,败坏了社会风气。从我院近几年开设赌场犯罪的案件受理和办理情况看,此类犯罪已呈高发态势,且在形式上呈多样化的特点。笔者现结合我院工作实际,就基层检察院办理开设赌场犯罪的特点、原因及预防对策进行分析,并相应地提出建议。

  2017年1月至今我院共受理开设赌场案10件11人,其中审查逮捕案件5件5人,批准逮捕2件2人,不批准逮捕3件3人;一审公诉案件5件6人,提起公诉5件5人,退查后未重报1人。从案件判决情况看,判处拘役缓刑3件3人,占比60%,判处拘役刑2件2人,占比40%,判处罚金刑5件5人,占比100%。从判决结果看,开设赌场犯罪处罚中重附加刑、轻主刑的现象普遍存在,直接影响着这一类犯罪的打击与预防。

  一、开设赌场犯罪案件的特点 

  (一)是涉案人员文化素质不高,多为农民和无业人员。通过梳理本院办理的涉赌案件可以看出,在文化程度上,6名涉案人员中文化水平都比较低,均为高中以下文化水平,初中文化4人,小学文化1人,高中文化1人,初中以下文化占比83.3%。 从嫌疑人身份情况看,农民4人,占比66.7%,个体劳动者1人,无业人员1人。

  (二)涉案人数多,资金规模大,影响范围广。从本院办理的开设赌场案件来看,开设赌场的人员大多是农民及无业人员,而参赌人员则涉及本地及外地的农民、个体经商户、私营业主等,参赌人数从几十人到上百人不等,流动资金达到几万至几十万。例如,2017年8月以来,单某某与刘某某在涿鹿县涿鹿镇马军庄村合伙开设赌场,内设赌博机26台,以现金回购分数的方式进行输赢结算,涿鹿县公安局在对该赌场查获时,苗某某等几十人在场,均在该赌场内参与赌博。

  (三)开设赌场地点隐蔽性强,分布范围广,难以查处。 由于一般赌博机具有体积小、易于隐藏的特点,此类犯罪行为对场所要求不高,只要一间能摆放赌博机的小房间即可实现。为逃避查处,行为人往往以开设福利彩票、电玩游戏等为掩护,例如,2017年9月田某某在涿鹿县饭馆一条街西侧“利鑫源”门市内开设赌场,内有打鱼机两台,后公安机关认定该赌场内的“打鱼机”系赌博机。赌博活动场所已开始从城区酒店、出租房、乡镇街道等娱乐服务场所向广大农村农户院坝、田间地头蔓延,分布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如单某某与刘某某在涿鹿县涿鹿镇马军庄村农户院内开设赌场。

  (四)赌博方式多样。 在本县查获的涉赌犯罪中,既有传统的赌博方式,也有当前流行的利用游戏机赌博方式,有的场所两种方式同时使用。传统的方式主要是利用赌具“牌九”聚众赌博,这种方式参加赌博人数多,涉案赌资巨大,社会危害性严重。大多数场所主要以捕鱼机、连线机、苹果机、龙机、牌机、单挑机等赌博机为主。本院办理的案件中80%属于这种情况,每一起案件的场所内都设置多台机器,每台捕鱼机上有五至十个机位供参赌人员参赌。

  (五)社会危害性大,容易引发其他的违法犯罪行为,影响社会稳定。开设赌场犯罪均同时伴随其他形式的犯罪,如为追讨赌债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禁,以及抢劫、故意伤害、贪污、受贿等。“黄、赌、毒”一直是社会的顽疾。赌博成瘾,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家庭和睦和个人幸福。参赌人员嗜赌成性,心理扭曲。他们放弃工作、休息、家庭,整天蹲在赌场内,输了想赢,赢了想再赢,结果越输越多,从而引发无钱参赌而去借高利贷、盗窃等违法犯罪。

  二、开设赌场犯罪案件的发案原因

  1、开设赌场的低成本、受利益驱动,罪犯分子铤而走险。赌场开设只需买上几盒赌具,甚至连桌椅都不需要,到一个隐蔽场所聚集参赌人员就可以“大开赌戒”,赌场老板就可以“稳赚”。牟取暴利是赌博案件被告人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本原因,这些人大多为社会无业、闲散人员,其所处环境、接触人员也较为复杂,他们整日无所事事,好吃懒做,既不愿意通过自己的辛苦劳动获取报酬,又想不劳而获,而组织他人聚众赌博,从中抽头渔利。虽然公安机关打击力度加强,但低成本、高收入不断促使犯罪分子铤而走险。利用赌博机开设赌场投资小、见效快,收入丰厚,对开设赌场犯罪的组织者而言,其投入的成本相当低,只需找个场地,提供赌具就行。本院办理的几起开设赌场案件都属于此种情况。

  2、法制意识淡薄,存在侥幸心理,对赌博的危害性认识不足。本院办理的利用赌博机犯罪案件中,涉案人员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不懂法,法制意识淡薄,一心只想赚钱。 一些人认为赌博只是“违禁不违法”,输赢是自己的钱,与偷盗、抢劫性质不同,即使被追究刑事责任,也缺乏耻辱感和罪恶感。明知赌博是违法的,也受“小赌怡情”、“法不责众”等模糊认识和错误观念所影响,使得其堂而皇之的进入寻常百姓家,成为许多人茶余饭后的主要消遣方式。2014年3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利用赌博机开设赌场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进一步加强和规范了此类案件办理工作。在此之前因为相关法律法规对此类案件作出明确规定,查处的赌博机场所都是以治安处罚为主,构成刑事案件的较少,导致行为人在思想上认为只是“小事”,被处罚后仍继续开,为了逃避打击,犯罪行为会更加隐蔽。

  3、健康有益的群众业余文化生活匮乏。近年来,随着人民群众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闲暇时间的增多,使得有了更多的时间、精力、财力开展业余休闲活动。文体活动设施和场所投入不足,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相比还有较多差距,文化生活单调,很多人闲来无事,就想相约打牌赌博来消磨、打发时间,从而为赌场的开设提供了可乘之机。此外,享乐主义、不劳而获等思想长期存在。一些社会闲杂人员、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等特殊人群,没有技能,开设赌博场所或参与赌博。

  4、法律规定滞后对赌博犯罪的惩处力度不够大,缺乏震慑力。刑法只对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这三种情形规定为犯罪行为,对参赌人员只采取罚款、行政拘留等治安管理处罚手段,有些参赌人员抓了放,放了又抓,处罚效果不理想。法院在审理中考虑到赌博犯罪属轻罪,加之有的被告人有这样或那样的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因此判决时对绝大部分犯赌博罪的被告人适用了非监禁刑和罚金刑,导致对被告人判处实刑率较低。虽判决有理有据,但惩戒和震慑作用不大,甚至会给人们造成“交罚金就不用坐牢”的误区,使得犯赌博及开设赌场罪的被告人重新犯罪率较高。

  5、基层社会综合治理存在漏洞。利用赌博机开设赌场虽然隐蔽,有的在一个地方时间也不长,但为了有固定的参赌客人,赌场一般都在一个小范围内开设,参赌人员也相对固定。基层派出所在平时工作中不太注重这方面的查处,有的民警认为自己是社区民警不是案件民警,不及时查处,社会治安监管存在漏洞。同时,村委、街道等基层自治组织没有发挥在预防和打击犯罪中应有的作用。

  三、预防开设赌场犯罪案件的对策及建议

  1.加大惩罚力度,着力在打击惩处上下功夫,健全完善打防结合的禁赌工作机制。要在地方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公、检、法加强密切配合、协同作战,用足用活法律武器,形成“政府主导、部门参与、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始终保持赌博犯罪的高压态势,对群众举报的以及在工作中发现的涉赌场所和窝点,坚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手软。严格按照《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关于赌博罪的规定,深刻领会立法意图,严格依法办理此类案件,在此类案件侦查、逮捕、起诉、审判的各个环节从严掌握,形成打击此类犯罪的合力,常抓不懈。

  2、加强社会治安综合管理力度,从源头上遏制赌博机犯罪。禁赌是一项社会化的系统工程,除加强禁赌宣传、积极引导外,还须采取各项措施强化日常管控。把打击和预防赌博犯罪作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一项重要内容,动员各种社会力量,群防群治,从源头上遏制赌博犯罪。发挥村委会、社区、社区警务室等居民基层组织的作用,加强常驻人口、流动人口、房屋出租、工商营业场所的管理,规范营业场所的日常监管。强化无业等特殊群体人员的管理力度,通过各种方式提高这些人员的就业渠道,解决就业问题。结合美好乡村建设,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精神文明教育,引导居民参加积极向上的文化娱乐活动。动员全社会力量对赌博行为进行举报,对积极提供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查处赌博大案要案的群众,应给予必要的奖励,充分调动群众参与的积极性,以形成全民参与禁赌的防控体系,从而使赌博犯罪活动无处藏身。

  3、扩大社会就业,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和城镇无业人员就业问题。要想方设法多办实业、多办企业,为那些无业、失业人员提供就业机会和场所。各级党委、政府,尤其是农村基层组织,坚持发展新型农业,搞好庭院经济的发展,促进种植业、养殖业、加工业等多业并举,使农民人人有事做,户户无闲人,最大限度地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地转移和城镇失业下岗的再就业,逐步改变剩余劳动力和失业下岗职工无所事事的状况,使得赌场没有了“活水源头”。

  4、加强宣传教育,完善帮教措施,广泛开展健康有益的活动。县、乡、村各级组织和相关职能部门,要广泛开展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占领农村阵地、社区舞台,吸引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其中,乐在其中,受到有益文化的熏陶,获得良好的教育。加大对利用赌博机开设赌场犯罪危害性的宣传力度,为禁赌工作营造良好的氛围和执法环境。通过禁赌小册子、宣传栏、电视媒体等多种宣传媒介开展形式多样的普法宣传,对赌博犯罪的危害性进行深刻的分析;通过展示典型案例和打击犯罪成果,或者公开审判等方法扩大办案效果,真正达到增强群众法制观念,从内心抵制开设赌场犯罪的目的。

  (作者系河北省涿鹿县人民检察院 检察长 陈文轶)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申玉良:干警是永远的“台柱子”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