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的修改已经纳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特别是前两部法律的修改已列入2011年立法计划。三大诉讼法的修改,对于完善检察机关对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范围、方式和程序具有重要意义。
  许多决议是对现行法律相关规定进行调整和补充
  在立案监督方面,刑事诉讼法只规定检察机关对应当立案而不立案的进行监督,河北等地决定或决议把不该立案而立案、动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等问题纳入立案监督的重点;青海将监督重点拓展到立而不侦、侦而不结、立案后违法撤案等违法立案的行为,充实了立案监督的范围。 
  又如,青海决定规定,公安机关对检察机关提出的纠正违法搜查、查封、扣押、冻结的意见,要及时处理并反馈有关情况,丰富了强制措施监督的内容;新疆等地决定或决议规定,对二审不开庭审理和自行提起再审的公诉案件,审判机关应及时通知同级检察机关并送达改判文书,从而填补了刑事审判监督中的相关空白;吉林等地决定或决议要求,刑罚执行和监管机关应当主动接受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等刑罚变更执行活动的同步监督,对传统的事后监督作了改进;天津等地决议或决定强调,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应当接受检察机关对社区矫正工作的法律监督;还有许多地方的决议或决定对实行量刑建议制度提出了明确要求,支持和落实量刑规范化改革。[详细
  对民行检察监督提出了具体的措施和要求
  青海等地决议或决定规定,要积极开展民事督促起诉、支持起诉工作,开展对违反合法性原则,损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第三人利益调解活动的监督,探索对适用特别程序、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企业法人破产程序等审判活动和对民事执行行为的监督;海南决议提出要规范民事、行政诉讼申诉案件的受理、立案、审查、抗诉程序,健全监督听证制度,加强检察调解与人民调解、司法调解和行政调解的衔接、配合。 
  目前,“两高”关于完善民事、行政诉讼以及民事执行工作法律监督范围、程序的改革方案经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原则同意,已经开始实施或局部试行。在各地决议、决定的衔接配合下,相关改革将对民事、行政诉讼法的修改产生积极影响。[详细
1
2010年7月30日,浙江省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加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决定》。 
2
2008年9月,北京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分组审议决议草案。
  在中央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不断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即将形成并不断完善的背景下,应当以发展的、开放的态度,以改革的精神,进一步发挥地方立法的重要作用。
  把散见于法律中有关法律监督的规定整合起来
  决议、决定把散见于相关法律中有关法律监督的规定,按照突出重点、强化薄弱环节、细化具体措施等规则整合起来,为相关法律规定在辖区内的统一贯彻执行提供了配套法规。而对于其中一些操作层面的规定,配套法规的作用尤为显著。 
  例如,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释放被逮捕的人或者变更逮捕措施的,应当通知原批准的检察院。河北决议中将通知的期限明确为释放或变更后的三日内;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立案。广西决定、贵州决议均要求,公安机关对检察机关的通知立案书等立案监督意见应当及时办理并书面回复。[详细
  强调和细化已有原则性规定的具体制度
  对于相关法律中已有原则性规定的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查阅案卷、裁判文书送达等制度,各地决议、决定一方面予以强调和细化,另一方面则要求审判机关支持配合,作出具体制度安排,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工作机制。 
  此外,对于国务院出台的《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各地决议、决定也重点进行了配套规定,督促有关行政执法机关与检察机关建立并完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信息共享等机制。例如,河北决议强调,行政执法机关对检察机关查询涉嫌违法犯罪案件情况,要求提供有关案件材料、介入调查的,应当积极配合;对检察机关针对行政执法工作提出的检察建议,应当在三十日内书面反馈办理情况或结果;发生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环境污染事故、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的,应当依照规定及时通知检察机关介入调查。[详细
3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加强人民检察院法律监督工作的决议》,对全市各级人民检察院强化法律监督工作提出具体要求,并对各级政府、政法机关依法自觉接受人民检察院的法律监督提出意见。
  宪法赋予了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权力,如果不对这种权力作出明确的规定和限制,法律监督权就有可能行使不充分或者被滥用。
  代表委员纷纷建议在国家层面对法律监督制度进行立法
  近年来,在各地决议、决定的助推下,建议在国家层面对法律监督制度进行立法的呼声越来越高。 
  200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汤维建提交了“关于制定人民检察院监督法的提案”;2010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陈云龙提交了“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监督法的议案”;2011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王永明联名其他代表,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加强人民检察院法律监督的决议稿”。王永明认为,从现实条件、立法规律来讲,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专门决议的时机更加成熟、条件更加完备。[详细] 
  国家立法具有必要性和可行性
  关于必要性,华东政法大学政党理论研究所所长蒋德海教授认为,法律监督法具有实施法律监督和限制法律监督权的双重作用,是完善法律监督的基本需要,有助于化解现行检察制度的诸多困难,是规范法律监督行为、提升法律监督权威的需要。河北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柳建志也认为,司法机关内部以及社会各界对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性质和重要意义的认识还不到位,对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理解、支持还不够;法律监督工作的重点不突出,刑事、民事和行政诉讼活动中一些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得不到有效监督。为依法支持和监督检察机关开展法律监督工作,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作出台决议、决定,具有重要意义。 
  关于可行性,此次中央司法改革的一项新成果,也是各地决议、决定中的一项新内容,预示了未来立法可能依托的一项新制度。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成果,就是已经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对司法工作人员在诉讼活动中的渎职行为加强法律监督的规定》。正如广西决定中要求的,认真落实中央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部署,依法建立健全诉讼监督工作机制,综合运用调查违法行为、提出检察建议、发出纠正违法通知、建议更换办案人、提出抗诉、查办案件等方式,加强对诉讼活动各个环节的法律监督,规范监督程序,增强监督实效。[详细
  各地决议决定弥补了现行法律规定的不足 
  关于增强法律监督的法律效力,各地决议、决定普遍强调了被监督机关的法律义务和责任,并规定了具体的法律后果,弥补了现行法律规定的不足。 
  至于在强化法律监督的同时强化对法律监督的监督,各地决议、决定均有明确的要求和具体的举措。其中包括深化检务公开、优化内部绩效考评机制、强化上级检察院对下级检察院特定案件的监督、严格执行讯问犯罪嫌疑人同步录音录像并随案移送审查逮捕、审查起诉的规定、强化检务督察等一些在相关法律中没有规定的新内容。这些新制度、新内容,为推动法律监督制度国家层面的立法增添了新的动力。[详细
4
历经半年调研论证、21场座谈会、七易其稿,2010年9月29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人民检察院对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工作的决定》通过。
5
湖北省基层检察院积极学习省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决定》。
  各地决议、决定的出台和实施,实现了权力机关依法监督和支持检察机关依法履职的有机统一,检察机关的执法环境得到明显改善。各地的探索也为全国人大在条件成熟时修改相关法律或制定法律监督法积累经验。这一进程正在加速进行,且值得期待。
  往期回顾
国家检察官学院风雨历程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