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定证据要注重辩证印证

时间:2014-06-18 08:43:00作者:蒋和平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毋庸置疑,我国司法机关现有证明模式为“印证证明模式”,这种模式特别注重证据之间的相互关系,即证据的“外部关联性”,要求证据之间必须相互印证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印证证明模式操作起来简单易行,其判断标准也比较容易:一是证据间相互印证,具有共证性,便于对证据能力的把握和检验。二是证据间相互支持,其可靠性一般大于无支持或支持不足的单个证据。这种外部关联性在很大程度上对于防止冤假错案具有证据“把关”作用。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实务部门对于证据的印证呈现出“机械性”趋势。司法人员在证据证明上常常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根据现有证据证实的案件事实符合犯罪规律和生活逻辑,与常情、常理、常识相吻合,司法人员内心确信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另一方面,虽然内心确信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由于部分证据得不到其他证据印证,不符合证据印证的要求,因而不敢贸然定案。笔者认为,司法人员处于两难境地主要是受困于机械性印证证明模式,这种模式对证据的种类和数量有具体的要求,过于注重证据外部的相互印证,但却忽视证据内省性,对证据缺乏实质性认知。因此,机械性印证证明以证据之间相互印证为判断案件证据确实、充分的唯一标准,不符合印证证明“不枉不纵”的立法本意。如果在司法实践中机械性地对待证据,就不能正确理解、把握证据内涵,不能把证据回溯到作为生活行为的犯罪行为之中,不能把证据回溯到犯罪事实产生、演变的情景、情理和逻辑之中,不能在理论与经验、逻辑与情理的双重的、内在的体察中,把握全部证据和主要证明的事实,必定出现不符合客观事实的情况。 

  人类诉讼证明史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神意证明阶段,这种证明方式是通过某种行为引起的特定现象附会神的意旨而作出事实判定。二是法定证明阶段,这种证明由法律事先规定某种证据的证明力有无及大小。三是自由心证,即法律对证据的证明力不作预先设置,而是由裁决者根据案件情况自由判断证据的证明力以及全部证据对案件事实的证明作用。自由心证包括两项原则:自由判断和内心确信原则。我国现行的印证证明方式属于自由心证范畴,司法人员可以自由判断证据的证明力,通过证据相互印证从而对案件事实形成“内心确信”。从证明角度分析,印证证明过程是通过对证据进行证据能力和证明力的分析判断,对案件事实形成内心确信的过程。因此,司法人员对案件事实形成内心确信是证明证据确实、充分的基础。 

  认定证据要采取辩证印证模式。辩证印证证明模式主要通过对案件证据的“内省性”审查,结合刑事犯罪规律和生活经验,对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进行常情、常理、常识性推断,从而判断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能否对司法人员形成“内心确信”。辩证印证证明模式不同于机械印证证明模式。 

  第一,注重证据的辩证性认知,对证据的种类和数量不作机械性要求。采用辩证印证证据模式审查案件,必须综合全案证据,采取普遍联系的观点对证据进行审查,对证据种类和数量不作机械性要求。一方面,在没有其他证据印证的情形下,不一定否定证据的证明力,而是综合全案证据,对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进行犯罪逻辑性和生活经验性判断,根据案情是否符合常情、常理和常识,司法人员对案件事实能否形成“内心确信”。另一方面,证据在有其他证据印证的情形下,也不应立即肯定证据的证明力,而是全面分析证据,是否存在疑点,能够排除合理怀疑。 

  第二,注重证据“内省性”审查。 要求司法人员通过审查某一证据在其内心留下的印象与影响,特别在证据“一对一”的受贿、强奸等案件中,往往出现有罪证据与无罪证据“等量齐观”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下,机械性印证证据审查容易使审查者处于两难境地,难以作出审查结论。采取辩证印证证明方式,注重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在审查者内心留下的印象和产生的影响,综合全案证据,结合生活经验,对有罪事实和无罪事实进行逻辑性判断,推导出审查结论。 

  当然,证据之间相互印证是判断单个证据证明力和全案证据确实、充分的重要方式,但过于强调证据相互印证在确认单个证据证明力和全案证据确实、充分中的作用是欠妥的。因为案件事实属于生活事实,案件事实发生和演变的逻辑与情理,就是证据形成、留存以及展现的逻辑与情理。因此,要真正做到对证据综合审查认定,不能把单个证据与其他证据割裂开,不能把辩解为无罪的证据和有罪证据割裂开,不能把证据与情理、逻辑割裂开,不能把证据与具体个案的证据形成环境、犯罪的心理、犯罪的行为逻辑割裂开。不能把理论上“有可能”存在,但在现实中或者在具体的案件中根本不具有可能性的猜测、假定等作为对证据评估的理论和现实根据。 

  总之,审查认定证据,不能只顾一点而不及其余,只看表面而不及实质,只看一个个孤立的证据而不见证据与事实之间显性或隐性的联系。不能只要证据之间有矛盾、冲突,就简单地排除所有证据,从而认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或者有罪证据不足。要认真审查全部证据所能够证明的基本事实或主要事实,不能对包含多项证明内容、多方面逻辑和情理联系的证据,只看其表面物理痕迹或文字、言语的表层含义,忽视甚至抹杀其在犯罪心理、犯罪行为中的逻辑证明作用。案件事实的发生、发展与证据形成、演变的生活环境、社会条件及犯罪规律是紧密相依的,忽视或否定侦查取证的科学性和逻辑性,完全脱离经验判断而纯粹抽象地权衡证据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或枉或纵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不枉不纵”的办案理念终将成为空谈。 

  (作者单位:西南政法大学)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受贿罪主体应修改为“公职人员”
下一篇文章:夫妻间赠与合同原则上具有强制执行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