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诉法修改后基层院开展民行工作的几点思考

时间:2013-05-27 15:19:00作者:张敏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2012年8月31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了修改《民事诉讼法》的决定,民诉法的此次修改是继2008年民诉法部分修改后的又一次全面修订,也是1991年以来首次全面修改,是民事诉讼法发展史上里程碑。《民事诉讼法》的修改给民事检察监督工作既带来了机遇,又提出了新的挑战,作为基层院从事民行检察工作的检察人员,有必要从自身角度对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认真学习研究。

  一、民事诉讼法修改给民事检察工作带来的机遇

  此次民诉法的修改扩大了检察机关的监督范围、增加了检察机关监督的方式、强化了检察机关的监督手段,突出了再审程序的重要性,增强了执法的可操作性。

  1、扩大监督范围 完善民事检察监督内涵

  《民事诉讼法》第十四条将“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审判活动实行法律监督”,修改为“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诉讼实行法律监督”。这就将民事检察监督的范围扩展到了整个民事诉讼领域,而不是仅限于民事审判活动。与此相对应,《民事诉讼法》分则将执行案件、调解案件、审判人员审判程序违法行为全部纳入民事检察监督的范围。这样的规定既体现了民事检察监督的完整性,又体现了立法总则和分则的高度一致性,拓宽民事检察监督工作渠道,完善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

  2、增加监督方式 提升民事检察监督效力

  此次《民事诉讼法》的修改将检察机关多年来法律实践的成果――检察建议正式写入法律,改变了以往检察机关只能单纯通过抗诉一种方式进行法律监督的困境,开启了多元化诉讼监督的格局。检察建议在实践中因使用的情况不同通常分为三种情形:即再审检察建议、针对民事诉讼活动中不属再审情形的违法行为而提出的检察建议和针对机关、单位中机制不健全的制度漏洞提出整改意见的检察建议。检察建议必将以其灵活、高效、程序简便的特点,在民事检察监督中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

  3、强化监督手段 维护民事检察监督公正

  调查权是检察的合理组成部分,是检察运行的应有之义。在司法实践中,民事检察监督工作所依据的是法院的原始审判卷宗,多以书面审查形式为主,这样影响了案件审查的全面性,即使依当事人的申请所调取的证据也因法律未赋予检察机关调查权,使得该证据的法律效力处于两难的境地。《民事诉讼法》首次将检察机关调查权以法律的形式予以确认,既维护了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平衡地位,又防止了法院自由裁量权的滥用,有助于维护司法公正。

  二、民诉法修改后带给民事检察监督工作的困难

  民诉法的修改不仅给民事检察监督工作带来了机遇,同样也给民行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诸如民事申诉前置程序的设定、调解案件条件的限定等,体现了民事监督程序修改的不完善性和不彻底性。

  1、设定申诉前置程序,阻碍了当事人两种救济途径的选择。《民事诉讼法》新增第二百零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建议或者抗诉:(一)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的;(二)人民法院逾期未对再审申请作出裁定的;(三)再审判决、裁定有明显错误的。”这就为当事人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设置了一个先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前置程序,即当事人要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必须先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为前提,否则当事人将承担检察机关不予受理的法律后果。其实对当事人而言,申请法院再审或向检察机关申诉是两种并行不悖救济途径,立法应该从保护诉权、依法纠错的角度,允许当事人同时享有两种申请权并可以做出选择。立法的这一规定过于相信法院内部的纠错能力,从而在一定时限排除了检察机关的外部监督,进而削减民事检察监督的功能。

  2、对调解案件监督设定了条件,法律监督存在真空领域。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将部分调解案件纳入民事检察监督的范围,但并不是所有的调解案件都是民事检察监督的对象。民诉法将调解案件限定为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即违反自愿原则或调解协议违反法律规定但未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等不被纳入民事检察监督的范畴。“调解优先、调判结合”,是当前各级法院审理民事案件的原则,2011年全国一审民事案件调解与抗诉结案率为67.3%,约328.9万件,这其中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这就意味着大部分调解案件将处法律无法监督的真空状态。

  3、检察建议规定原则性强,缺乏实际可操作性。如前所述,司法实践中的检察建议通常分为三种情形,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应该是前两种情形,即再审检察建议和针对民事诉讼活动中不属再审情形的违法行为而提出的检察建议。对于这两种情形的检察建议立法未予以详细区分,对两种检察建议的具体操作程序立法亦未详细规定,从而检察建议仍然不像抗诉程序那样具有可操作性。在检察实践中,检察建议仍需要检、法两家沟通协调并签订《实施细则》以加强检察建议的监督效力和实际执行力。

  4、抗诉模式设置没有修改,抗诉案件道路依然漫长。此次《民事诉讼法》修改没有改变“上抗一级”的抗诉模式,即基层检察机关没有抗诉权,导致一审抗诉案件需要经过法院再审前置程序、基层检机关、上级检察机关、中级人民法院、基层人民法院等四家司法机关、二审案件抗诉的道路就更加漫长。这种组织架构的局限性不仅不符合诉讼经济原则,也不利于及时保护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5、事后监督的属性,不利检察机关开展时时动态监督。不论是对判决、裁定、调解的监督,还是对执行案件的的监督,亦或是对其他违法程序的监督,都属于检察机关的事后监督,检察机关民事检察监督的功能只限于纠错,而不是在于防止错误的发生,即检察机关依然不能对诉前、诉中进行,从纵向时限上讲,检察机关的监督依然具有不完整性。

  《民事诉讼法》的修改无疑将检察机关的民事检察监督工作产生深远的影响,作为从事民事行政检察工作的检察官来说,在《民事诉讼法》实施前,结合当前的实际工作认真学习并以此为契机,全面提升检察机关的监督能力,以便更好的维护司法公正,为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作出贡献。

  作者单位:石家庄市桥东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于潇] 上一篇文章:小议加工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行为的罪名认定
下一篇文章:对检察机关捕后变更强制措施监督困境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