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名学生被检测DNA折射侦查活动监督不足

时间:2013-11-03 19:52:00作者:卢金增 李晓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多家媒体近日纷纷报道,山东滨州学院近5000名学生被校方安排集体检测DNA。对于其中缘由,该校及公安机关给出的解释并不一致。从媒体报道看,滨州学院学生处给南方周末记者的正式答复是,“采DNA信息是为了配合公安机关建立流动人口数据库”;而滨城区公安分局的解释是,为了侦破一系列宿舍盗窃案,为了“尽快破案,排除学生间误会”。

  关于验DNA的原因,尽管学校和警方说法不一,但从媒体报道内容出发,不难发现,本次事件中,对公安机关而言,是以案件侦查为目的、有计划地对在校学生DNA信息进行检验,属于刑事诉讼活动过程中的侦查行为,且是在对系列校园盗窃案件立案后实施的刑事侦查活动。而且,从刑事诉讼角度看,我们应当相信滨城区公安机关的“官方解释”—是为了“尽快破案”,因为他们是这一系列校园盗窃案件的侦查机关。

  但同样从刑事诉讼角度看,对近5000名在校学生检验DNA的做法,尽管如公安机关所称的能够“尽快破案”,亦仍有诸多不妥:

  其一,该事件中,DNA检验鉴定技术有滥用的嫌疑。基于DNA信息的独特性,DNA检验鉴定技术对于通过DNA比对、确认被检验个体的具体身份具有特殊效果,但这绝不是DNA检验鉴定技术滥用的借口。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30条的规定,“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状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可以提取指纹信息,采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据此规定,在刑事诉讼过程中,DNA检验鉴定技术的适用对象是“被害人或犯罪嫌疑人”。而在该事件中,5000名在校生明显不是刑事诉讼法规定条文中的适用对象。

  其二,该事件中,DNA检验鉴定技术的运用涉嫌侵犯被检查学生的人身权利。一方面,由于血液是身体组织的一部分,采血验DNA的过程虽然仅需极少量的血液或身体组织,但仍然破坏了人的身体的完整性,并使DNA信息的隐私性受到侵犯;另一方面,由于DNA信息的采集验证是在侦查破案的前提下进行,所以,将5000名在校生视为犯罪嫌疑人并采取了刑事侦查措施,也是对被抽血学生名誉权利的具体侵害。

  尽管如前文所分析,公安机关对在校生大规模采血检验DNA侦查措施存在诸多不妥之处,而且这一侦查活动也极可能已经进入检察机关侦查监督部门的监督视野,但从媒体报道内容看,截至目前,并未见担负着侦查活动监督职能的检察机关对这一侦查活动提出相关意见或建议。该现象的发生,至少能折射出检察机关侦查活动监督工作存在的两大问题:

  其一,现阶段,侦查活动监督的范围还不能涵盖刑事侦查机关的全部侦查行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侦查机关为了调查犯罪,有权采取专门的调查工作和有关强制性措施。在具体实践中,侦查机关可以自行决定采取一般性的调查手段,对于限制或者剥夺公民人身自由、财产或者其他权利的强制性侦查行为,除逮捕措施须由检察机关批准外,其余均由侦查机关自行决定或者批准实施。相对于外延广泛的侦查权,现行侦查活动监督的范围则显得过于狭窄。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五百六十五条,以列举的形式确定了侦查活动监督工作的二十项主要内容,在该条规定第八项,“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被列入侦查活动监督范围,而“非法”的认定标准一般为“未依法履行相关审批程序”。因此,在本次学生集体验DNA事件中,如果公安机关履行了完整的审批程序,尽管其存在不妥之处,但难以认定已达“非法”程度,由此,检察机关也难以对该侦查行为提出具体监督意见。

  其二,侦查活动监督的措施、手段和监督效力亟需完善、提升。根据《刑事诉讼法》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法规则(试行)》的有关规定,检察机关对侦查活动的监督主要是在审查批准逮捕和审查起诉环节,通过书面审查侦查机关移送的卷宗材料而发现监督线索。在监督手段方面,对于发现的公安机关侦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情节较轻的,可以口头提出纠正意见;情节较重的,应当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构成犯罪的,移送有关部门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总体而言,除构成犯罪的情形外,监督的措施和手段均具有明显的事后性和滞后性且均未附随规定相应法律责任,导致口头纠正意见和纠正违法通知书的监督效力有限。在此次在校生集体验DNA事件中,在现有法律规定框架内,即使检察机关提出纠正意见,能否取得预期监督效果仍在两可之间。

  基于此,笔者认为,现行侦查活动监督制度亟需在两个方面予以完善:

  其一,应适时将侦查机关侦查措施的合理性纳入侦查活动监督范围。现行法律框架下,侦查活动监督的审查重点是侦查活动及侦查措施的合法性,但从此次媒体报道的相关情况看,仅仅审查侦查活动及侦查措施的合法性,并不能完整地履行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责,也不能完整地体现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定位,更不能满足社会公众对监督制约公权力运行尤其是刑事侦查权运行的迫切需求和期望;

  其二,应继续完善侦查活动监督工作的措施手段,提升监督实效。在规定由检察机关对侦查活动及侦查措施合法性进行审查的同时,还应对有违法行为的侦查人员的法律责任进行明确,避免产生“有监督无处罚”的现象;同时,在合理性审查方面,应当允许检察机关以适当方式就侦查机关不合理的侦查措施或侦查行为进行提醒,监督侦查机关合法、合理适用侦查措施。

  就此次在校生集体验DNA事件而言,笔者认为,当地检察机关可以“提醒书”或“建议书”的方式,监督侦查机关切实加强对采集到的DNA信息的保密工作,严格防止相关DNA信息的外泄,并监督侦查机关及时将相关情况告知被抽血的在校生。

  (作者单位:山东省检察院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检察院)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上一篇文章:打击犯罪与保护言论自由并不冲突
下一篇文章:略谈未成年人犯罪的特点及预防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