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方面补强我国反垄断诉讼专家证据制度

时间:2016-01-12 09:23:00作者:彭兴华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反垄断法实施力度不断加大,专家证据在反垄断案件的审理中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专家证据是英美法系国家的称谓,大陆法系国家一般称之为鉴定意见。2012年6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规定》)第13条对专家证据作出明确规定:“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委托专业机构或者专业人员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作出市场调查或者经济分析报告。经人民法院同意,双方当事人可以协商确定专业机构或者专业人员;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指定。人民法院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鉴定结论的规定,对前款规定的市场调查或者经济分析报告进行审查判断。”该条基本上将反垄断诉讼中的专家证据视为民事诉讼法中的鉴定结论予以看待。

  笔者认为,目前我国反垄断诉讼专家证据制度还有待完善:一是由于《规定》采取“鉴定结论”的称谓,容易导致相关各方把相关意见奉为“权威性结论”或者“最终结论”,甚至直接将其作为定案根据。二是目前我国法律对鉴定机构及其从业人员的相关资质没有作出相关规定,鉴定人员的经验与能力参差不齐。三是实践中鉴定人通常不出庭,当事人无法通过质证对鉴定结论进行有效的质疑,影响了司法公正。

  美国关于专家证据可采性的审查制度历史较长,其中的一些合理成分值得借鉴。美国关于专家证据可采性的审查制度经历了1923年F“y“案、1975年国会制定的联邦证据规则、1993年最高法院D““b““ι案、1999年最高法院对地区法院的义务延伸以及2000年对联邦证据规则的修改等历史沿革,确立并完善了对专家证据可采性的审查规则:如果科学的、技术的或其他专业知识可以辅助案件事实的裁决人理解证据或确定争议的事实,通过知识、技能、经验、培训或教育而有资格成为专家的证人可以以意见形式或其他形式对此作证,当然还要符合三项条件,即证据基于充分的事实或数据,证据是可靠的原则或方法的产物,证人将这些原则和方法可靠地适用于案件事实的认定。

  笔者建议从四方面完善我国反垄断诉讼专家证据制度。

  一是将《规定》第13条中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鉴定结论的规定”修改为“人民法院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鉴定意见的规定”,使之与民事诉讼法一致(我国2013年民事诉讼法将相关法条中的“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防止反垄断诉讼中出现法官将专家证据作为“终局结论”的倾向。

  二是对专家资质予以规定。建议在相关法律法规或者司法解释中对反垄断诉讼领域专家的资质作出明确规定,制定成为相关专家的最低标准和门槛,重点关注是否具备与案件审理的特定事实相关的专门知识、技能或经验。

  三是强化对专家证据的可靠性审查。对专家得出相关意见所使用的方法进行充分分析以确定该方法是否存在缺陷,是确定专家意见是否可靠的可取方式。1993年美国最高法院D““b““ι案中要求科学证据必须是可靠的。即专家在相关领域是有资质的,且专家意见所运用的方法是可信的,则证据是可靠的。首先,专家必须在相关领域具有资质。专家通过知识、技能、经验、培训或教育而具有资质。其次,可靠性标准进一步要求专家意见所使用的方法是可信的。D““b““ι案中列明了初审法官在确定证据是否有效时用以判断的几个因素:理论或技术是否被检验过;理论或技术是否通过同行审查或发表过;已知的或潜在的错误率是否确定;是否存在控制技术运行的标准;是否被相关科学界所普遍接受。而且,上述因素仅仅是考虑因素,既不是清单,也不具有穷尽性。笔者建议,我们可以借鉴1993年美国D““b““ι案关于专家证据可靠性的标准,在相关司法解释中围绕方法的审查建立专家证据的可靠性标准。

  四是保障专家出庭作证。笔者建议,相关司法解释应当增加关于鉴定人出庭说明和阐释鉴定意见的条款,严格限制鉴定人不出庭的情形,只有在极特殊情况下,才允许通过宣读鉴定意见的方式代替出庭。同时,还应规定不出庭作证的后果和强制措施,以及出庭作证的经济补偿制度。

    (作者单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上一篇文章:"十三五"时期检察发展六问题亟待研究
下一篇文章:对金融数据犯罪刑法可以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