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这一生与公诉有约

时间:2015-11-09 14:48:00作者:朱家春新闻来源:正义网《公诉人》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王勇:1975年出生于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县,1995年12月至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检察院工作,2007年3月选调至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工作,2011年9月,遴选至苏州市检察院工作并担任公诉处副处长。

  历年来,王勇先后获得“全国十佳公诉人”“全国模范检察官”“全国先进工作者”“江苏省最美检察官”,苏州市“十大法治人物”“十佳政法干警”“五一劳动奖章”“十佳共产党员”“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称号,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2次,个人二等功3次,个人三等功5次。

  在苏州一座小巷,人们为纪念一位刚正不阿、秉公执断的古代官吏,建了一所祠堂。他就是昆剧《十五贯》中折狱明断、昭雪奇冤的主人公况钟。

  古往今来,公平正义是人类共同的追求;人们的幸福生活,只能建立在公平正义的基础之上。

  就在况公祠不远处的苏州市检察院,就有这样一位新时代的况钟,他牢记使命,忠实履职,在每一起案件的办理中捍卫公平守护正义。

  他就是王勇,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模范检察官,一个立志践行法治中国梦的勇者。

  “干上公诉,我的人生刚开始”

  深厚的法律功底,口若悬河的辩论技巧,全国十佳公诉人的头衔,初识王勇时人们都会认为他是一名科班出身的法律专业高材生。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十多年前,王勇只是一名检察院的账房先生。

  王勇说,“26岁之前,我是一个十足的loser”。

  由于成绩落后表现欠佳,直到小学三年级王勇才最后一批挤进了少先队。小学四年级考试偶尔一次跨入前几名,竟然让父母高兴得奔走相告。上高中后,从未挤进前40的王勇在学校里始终默默无闻。总算,踉踉跄跄地考上了大学,却依然是班上的垫底生。

  虽不善应试,王勇却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阅读。“看书就像家常便饭,哪天不看书,感觉这天跟没过似得”,王勇说。

  看“闲书”几乎构成了他全部的课余或业余生活。在机关任职的父母不要求他成龙成风,却给他准备了极其丰富的藏书。王勇爱读古文,爱读历史,爱读人文,爱读军事,更像所有的热血少年那样最爱读金庸武侠,看到喜欢的段落甚至能倒背如流。王勇说,因为涉猎广博而善于融会贯通,或许这正是后来能够成才成功的原因所在。

  1995年,王勇专科毕业后被分配到老家滨州市滨城区检察院,当时行装科正好缺个主办会计,王勇就这样成了单位的账房先生。

  很显然,这个岗位不是他的兴趣所在。

  然而,正是检察院会计这份工作让他接触到了公诉人,也让他对公诉席产生了巨大向往。王勇说,打小我就想当警察,一直以来内心总有一份挥之不去的正义情结,接触到公诉人这个职业,我立刻被它惩恶扬善的使命深深吸引。

  2001年,26岁的王勇通过双向选择调到心心念念的公诉岗位,实现了自己幼时的夙愿,也从此确立了终身追求的事业。

  王勇说,“干上公诉,我的人生才刚开始。”

  沉入法律的海洋,干透的海绵吸收水分特别快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这话一点不假。一名理工男如何踏上法律道路,在常人看来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王勇偏不信这个邪。

  王勇总是调侃自己,“以前自己这块海绵没有水,已经干透了,现在沉入了法律的海洋中,干透的海绵吸收水分特别快”。

  成为公诉人之后,同事们眼里的王勇有如一名高考生那样勤奋。那段时间,王勇总是捧起厚厚的法律书,别人喊他根本听不见,丢了魂似的;无论是上下班、出差还是睡觉前,王勇总能挤出时间,枯燥的法律条文每每让他读得津津有味;家人们说,他常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大声背诵法律条文、朗读起诉书;王勇喜欢网购法律书籍,收到邮件总是第一时间冲到门卫去取,每次都如获至宝,然后废寝忘食一口气读完;他的耳机里很少播放音乐,传出的都是名家大师的法学讲座……

  努力终究是有回报的,短短4 年时间,王勇的进步有如火箭穿空。

  2006年,他被选中代表山东省参加第三届全国十佳公诉人业务竞赛,闯入前20,获得全国优秀公诉人称号。

  2007年,王勇通过全国选调来到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工作,不久又在2008年江苏省检察业务竞赛中夺得全省十佳公诉人称号,被授予最佳专业知识奖。

  2010年,他代表江苏再次出征全国公诉人比赛,一举斩获第四届“全国十佳公诉人”称号。王勇拿下公诉界含金量最高的荣誉,让他从此声名远扬,也让他与公诉席更加魂牵梦绕无法割舍。

  身为公诉人,看到错误置之不理就是不称职

  十年时间,王勇拿到了一名检察官所能获得的几乎所有荣誉:全国十佳公诉人、全国模范检察官、全国先进工作者。很多人都会追问,他凭什么拿这些荣誉?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后来,有人总结道,在王勇的身上有一种精神,或许可以称之为检察官精神。

  王勇在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工作的四年时间里,这样一组数据特别醒目,追捕追诉漏犯10名,移送职务犯罪线索4起,改变定性追加罪名29件,这组数据或许比简单的办案数累积更能体现检察官的精神。

  有一次,王勇在办理案件中发现一份外省刑事判决不符合法律规定,本应判处十年以上的3名被告人只被判了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为此,他专程调阅了原案案卷,并撰写了6000余字的抗诉建议书,建议所在地区检察机关提出抗诉。

  最终,案件得以成功抗诉,当地检察机关特意回函表示感谢。

  很多人都讶异于他这种“多管闲事”的做法,认为本来办案任务就很重,何必再去“自寻烦恼”,更何况工作成果还是别人的。

  王勇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身为公诉人,看到错误判决而置之不理,就是不负责,就是不称职”。

  王勇的眼里揉不得沙子,绝不允许任何人挑战法律的底线。2002年,在办理一起聚众斗殴案件时,他除了起诉直接参加斗殴的人员外,还对参与策划、接应的当地有影响的黑社会头目依法作出追诉决定;2008年,他在审查一起房产中介诈骗案时,发现某区房管局、地税局负责人的受贿线索,当即移送该区检察机关侦查,涉案人员最终均被判处六年以上有期徒刑;2010年,他在办理苏州史上最大一起组织卖淫案时,发现某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徐某明知其投资的集团有犯罪行为仍参与管理,遂依法作出追诉徐某的决定。

  让人民群众从每一个案件中真切感受到公平正义

  王勇说,刑法刑诉法是书面正义,而公诉工作就是要将其转换为现实正义。

  2008年10月,王勇承办了一起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被告人包某和被害人王某在工地楼道发生口角继而扭打,包某踹了王某一脚,王某一个后退,不慎摔下,撞击头部而死。

  案件事实很清楚,但公诉机关提出的“故意伤害”定性却遭到了被害人父亲的不解,老人家不明白,为什么儿子死了,凶手的罪名却是“伤害”。

  过于自信的过失与间接故意,故意伤害与故意杀人,这些法律人都感到头疼的专业词汇如何让当事人明白?

  调查取证时,王勇就一直在琢磨,要说明这个罪名,就必须直观地呈现出案发当时的场景特征、人物位置和动作关系。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通过动画方式再现案发过程。他和公安机关重新勘查了现场,请专业动漫公司参与设计,按比例建立了案发地

  点和人物的模型。

  庭审开始后,王勇在庭上巧妙地将真实场景以多媒体示证,再贯穿以讯问被告人、举证、发表公诉意见,将枯燥的证据直观地展现了出来,客观真实地重现了当天下午事件的发生经过,给法官、辩护人及旁听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有力佐证了被告人的作案动机和主观故意,包某当庭表示认罪。

  审理结束后,被害人两鬓斑白的父亲尽管要赶火车回安徽老家,但还是专程到检察机关对王勇表示了感谢。他紧紧握着王勇的手说,没想到检察机关这么负责,庭审这么详细,让他一个不懂法律的老人也明白了杀人和伤害的区别,心服口服了。

  王勇说,“我们捍卫公正,更要捍卫公信,要用自己的司法行为,让人民群众从每一个案件中真切感受到公平正义”。

  庭审越激烈,心情越兴奋

  “一场恶战,无限期待——连续四天的庭审,17名被告人中3名主犯是亿万富豪,其中二人从未认罪;22名律师中有四名京城大家,另外18位是死而不僵的犯罪组织重金聘请。庭审越激烈,心情越兴奋!”

  2010年8月,苏州史上最大一起组织卖淫案庭审期间,王勇在自己的日志里留下这样的内心独白。

  该案辩护人团队攻势凌厉咄咄逼人,17名被告人则在到案前就已达成攻守同盟,其中的主犯更是通过倒签协议等方式,形成卖淫场所早已转包的假象,企图实现股东全盘脱罪,门店老板基本撇清关系的目的。

  为让有罪的人受到追诉,王勇从浩如烟海的书证中梳理线索,历经从证到供再从供到证的过程,发现了大量新的事实和证据。

  “我把他们的电脑研究了好几个晚上,找到很多讲话稿,发现有些讲话的风格应该是出自大老板的,于是再根据讲话内容重新提审。”王勇回忆道。

  在艰难推进的查证过程中,他们讯问犯罪嫌疑人近50次,形成了体系完整、内容翔实的讯问笔录500多页,至庭审时仅“三纲一书”(以公诉意见书为中心、以庭审讯问提纲、举证提纲和答辩提纲为支撑的出庭公诉体系)就200多页。

  庭审期间,全体被告人集体翻供,而这王勇早有防备。

  王勇出示被告人黄某庭前供述时,黄某不仅否认自己庭前所有供述,还诬陷公诉人威胁自己,强迫自己作虚假供述。

  王勇当时已经意识到辩护人律师团采用的是丢卒保车的策略,但一直无正当理由将这个问题在法庭上说明。黄某翻供后,王勇决定利用这个机会转移辩护人的注意力,将两个问题一并解决。

  王勇及时改变举证预案,单独出示现场扣押的黄某笔记本。该笔记本上所载内容均为会议记录,涵盖时间、地点、主持人和会议内容等,多次会议记录上均载有商议加强卖淫业务、应对公安机关检查的事项,与其翻供前的供述完全一致。

  黄某辩解这个笔记本不是自己写的,在王勇告诉他如有异议可申请笔迹鉴定后,她又辩解这是当时闲的没事乱写的。

  王勇提醒法庭书记员记录下黄某的辩解,接着说,“贵公司还有一位勤奋的同志,他也有将老板讲话详细记录下来的习惯”,随即出示了刚才故意没有同时出示的同案犯周某的笔记本,而周某的记录与黄某在时间、地点、主持人和讲话内容上如出一辙。

  黄某窘困无比,法庭传出一阵哄笑声。这一招不但揭穿了翻供人的谎言,也击溃了其心理防线,使这名被告人再也没敢撒谎。

  趁这个时机,王勇出示了一份被告人订立攻守同盟时签订的假合同,阐明如果几个主犯的辩解属实,那本案的主犯将是门店经理陆某、李某等人,也就是说被告人陆某、李某等人如果附和几个主犯的辩解,实际上就是在供述自己为主要实行犯。

  当辩护人意识到王勇的意图而提出反对意见时,陆某、李某等人早已幡然醒悟,而被告人之间的利益同盟关系也被轻松瓦解。

  “因准备充分,王勇见招拆招,从容应对,终使有罪的人受到法律的惩处。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强大的公诉人、强大的辩护人、强大的被告人,形成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的庭审对抗。有幸作为亲历者和见证人,感谢王勇老师为本菜鸟公诉人所树立的强大榜样。”跟王勇一起共御22 名辩护人的检察官向平至今仍对这次庭审回味无穷。

  案件越复杂,开庭越激烈,他的瞳孔越扩张,肾上腺素越激发,这就是王勇,一位优秀公诉人与众不同的状态。

  暗下决心一定要挽回社会各界对司法机关的误解

  2011年9月,王勇调至苏州市检察院,担任公诉处副处长。

  10月,苏州发生了全国三大舆论炒作案之一的何某等人聚众斗殴案。该案涉及黑社会、农民工、地方保护、正当防卫等敏感话题,众多知名律师组成公益辩护团进行辩护,媒体和理论界更是众说纷纭,何某等人是聚众斗殴还是正当防卫一时成为社会焦点。

  “当时我非常着急,暗下决心一定要挽回社会各界对司法机关的误解”,王勇后来说。

  面对扑朔迷离的二审上诉案件,王勇主动请缨,和团队一起重新审查案件,发现了大量新的证据,更加清晰地认定了事实,建议发回重审。

  当时的团队成员刘炜说:“王勇带领我们对16段共计380多小时的监控视频进行比对查看,从中发现疑点,并通过技侦手段拼凑出人物关系,逐步还原案件事实,最终证明6 名原审被告人的关键供述存在虚假,从而反转了案情。”

  后期,针对庭审和舆情焦点,他们又分析了40类可能出现的问题,制定了详实的庭审预案,多次进行开庭演练。十多天的庭审经过证明,法庭上出现的所有问题均未超出预判范围。辩护人从程序到实体怪招连连,苏州公诉团队均逐一化解。

  最终,何某等6名被告人及殴斗对方9名被告人均被判处聚众斗殴罪。案件的成功办理不仅得到领导和网友的好评,舆情也迅速降温、化解,就连部分辩护律师也对苏州检察官“克制理性”的出庭风格表示赞赏。

  公诉席就是我的战场,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这些年,王勇及其团队相继办理了一系列“知名案件”。

  在办理贾某等人涉嫌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枪支、弹药案件时,他结合办案,深入调研,撰写的《涉枪犯罪出现的新问题应引起重视》一文被两位省委常委领导批示,推进了专项整治。

  在办理国内媒体关注的“常熟第一美女”顾某集资诈骗案时,他成功追加认定了被告人顾某对4 名被害人实施合同诈骗3900 万元的犯罪事实。

  在办理全国最大的“11·29”跨国电信诈骗案时,他利用法学理论破解了一系列国内司法实践首次遇到的难题,明确法律适用标准和证据采用规则,成功对129 人提起公诉,认定诈骗数额共计3000 余万元。因苏州公检法的通力合作,苏州市公安局被公安部列为打击电信诈骗办案基地。

  公诉是王勇终身热爱的职业,公诉席是他大显身手的舞台,在别人看来枯燥而疲惫的办案工作,在他眼里却是充满乐趣的挑战。越是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他越是干劲十足;越是遇到狡猾的对手,他越是斗志昂扬。

  14年公诉历程,王勇个人起诉案件1000余件, 指导办案5000余件,其中大案要案50余件,近100名腐败官员被他和他的团队送上法庭,他还成功办理了江苏口岸最大的走私垃圾进境案、2014年度全国“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十大典型案例之一的周某敲诈勒索案、昆山“8·2”爆炸渎职系列案等案情复杂、社会影响巨大的案件,维护了社会安定,彰显了法律权威。

  王勇说,“公诉席就是我的战场,生命不息,战斗就不止”。

  荣誉并不重要,这本是一名国家公诉人的职责所在

  2014 年,他受高检院指派,作为地方司法机关的专家代表,赴湖北咸宁指导刘汉等人特大涉黑案件的庭审工作。

  办案中,关键证人孙某坚决不愿出庭作证,王勇连续三天对其开展耐心的思想工作,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打消了证人的顾虑并愿意出庭。事实证明,该证人出庭成为案件庭审的最大亮点,不仅证实了刘汉集团的犯罪行为,打击了刘汉的气焰,也让其他被告人放弃幻想,纷纷认罪,保障了程序正义,让案件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为了全面揭露刘汉等人的犯罪行为,他执笔完成两万多字的法、理、情交融的公诉意见书、出庭意见书、答辩提纲等法律文书,令部分拒不认罪的被告人当庭落泪认罪,并被新华社长篇通讯稿大量引用,为该案的成功办理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湖北办案期间,因长期未能与家人相见,王勇让爱人和孩子一起到咸宁团聚。谁知爱人和孩子刚刚登机,王勇就接到了外出调查的任务。他二话没说,买了机票立即出发。以致爱人和孩子下了飞机后,既联系不到王勇,也不知该何去何从,就坐在机场等了很久。后来,王勇的爱人笑谈那次经历时说:“王勇在我们母子的生命里失联了好几个小时。”

  案件成功办理后,湖北省委政法委发来感谢信,王勇也被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荣记个人一等功。

  王勇却说,“荣誉并不重要,这本是一名国家公诉人的职责所在”。

  我不怕,因为我站在正义的一边

  “他呀,只认法律不认人!”王勇的父亲最了解儿子的直脾气。

  一次,有个老家亲戚的职务犯罪案件二审即将开庭,父亲觉得有两笔赃款定得挺冤枉,想让王勇打电话给辩护律师支支招。王勇了解情况后认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当即拒绝了父亲的要求。为此,父亲生了他好多天闷气。

  在王勇的办案经验里,惊心动魄的场面并不少见。

  一次开庭,罹患偏执性精神病的强奸罪被告人突然带着戒具挣脱法警管控,冲上前来要杀了王勇,幸亏躲闪及时才避免了伤害。

  还有一次,王勇陪着爱人和儿子逛街,他成功追诉的一位被告人的姐姐恰好认出了他,于是当街挥拳打骂。为避免矛盾,王勇拖着老婆孩子“狼狈不堪”地“落荒而逃”。

  说起这些事,王勇总是云淡风轻,“我不怕,因为我站在正义的一边”。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要带出一支能力优异作风过硬的公诉人队伍

  “有问题,找王勇”的说法在苏州两级检察机关公诉部门流传甚广。“你跟他提起哪篇文章,只要他看过,就能告诉你在哪本书甚至哪一页里。对于法律条文他更是烂熟于心,说他是‘法律百科全书’一点不为过”,年轻干警杨诗文说。

  在王勇的电脑里有1.5 万余篇论文,内容涵盖刑事法律和公诉业务方方面面,同事们办案中遇到难题,都习惯去他那“寻宝”。

  王勇致力于全市公诉人才的培养,他倡导建立苏州市检察机关公诉业务网站,鼓励年轻干警研讨社会热点事件,促进业务能力的提升。他发起全市公诉业务竞赛,营造你追我赶共同进步的氛围。

  王勇编纂整理办案经验,与他人合著《审查起诉的原理和方法》、《国家公诉人出庭指南》,成为当当网的畅销书,也成为年轻干警学习公诉业务的“葵花宝典”。

  王勇还长期担任江苏省公诉论辩队教练,三次辅导江苏省公诉辩论队进入中央电视台公诉人电视论辩赛决赛。

  王勇说,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要带出一支能力优异作风过硬的公诉人队伍。

  法律人要关注法律本身的进化

  法律实务界很多人喜欢自称“法匠”,认为和“木匠”、“石匠”一样,法律实务只不过是拿着法律的尺子去丈量证据和事实,毫无生趣,毫无创造力。

  王勇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觉得,“法律人除了简单机械地执行法律外,还要关注法律本身的进化,推进法律制度的完善”。

  2012年5月,为对接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高检院公诉厅邀请法学专家和法律实务界的代表共同举行了三天的座谈会,研讨如何修改《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

  王勇有幸受邀,也倍感责任重大。

  平时,他有写作小短文的习惯,办案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闪现的灵感,他都会以微博、微信等形式记录下来。这次,他把从前的那些所思所想逐条汇总出来,形成一篇20 多页的修改建议。

  座谈会上,他和盘托出这些办案和思想的结晶,受到与会领导好评,很多建议被收入《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中。比如,根据规则草案规定,检察机关只能在开庭审判前向人民法院补充证据,王勇认为,很多证据是开庭后发现的,如果不能提交,不利于案件的公正审理。在他的建议下,新规则修改为,“在人民法院宣告判决前补充收集的证据材料,人民检察院应当及时移送人民法院”。

  这次会议上,类似的金点子王勇还提了30 多条,其中有20 多条得到会议各方赞同并被司法解释采纳。

  在人们的心中种下法治的种子,有更多的人和我一样信仰法治

  2008年,王勇在正义网法律博客注册,网名“一蓑风雨”。这个网名来自他从小挚爱的诗句,苏轼的《定风波》:“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风雨任平生。”

  而他的网络签名与此一脉相承,“自由的精神即是尽力去理解别人见解的精神;自由的精神即是将别人利益与自己利益不带偏见一并考虑的精神。”

  2011年,“一蓑风雨”法律博客着实火了一把。

  那年,全国发生多起醉驾导致的重大死亡事件,醉驾入刑呼声不断。而就在此时,最高法提出反对醉驾一律入刑,随后被网络误传并疯炒,一时成为众矢之的。有人指责最高法为权贵阶层留口子,有人提议改称最高法为“醉高院”。

  王勇对司法机关的审慎态度表示欢迎,同时也深刻理解普通网友嫉恶如仇的心情。他拿起博客武器,先后发表多篇评论,宣传法治思维,维护理性精神,引导网民情绪。

  没想到的是,他的言论立刻引来媒体关注。有记者打来电话,跟他足足聊了两个多小时。几天后,该媒体以《醉驾入罪起争议,最高法院的菩萨心肠》为题,详细阐述了醉驾不一律入刑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完全采纳了王勇的观点,在更大范围内消除了人们对最高法的误解。

  这样的故事在“一蓑风雨”法律博客常有发生,从杨佳案鉴定机构是否合法的争议到“70码”事件是否应认定为交通肇事罪,王勇一次次以自己的客观、公正、理性、专业的分析,去影响普通网民,引导网络舆论,传播法治正能量。

  王勇说,“我希望,在人们的心中都种下法治的种子,有更多的人和我一样信仰法治”。

  每一个人都喜欢阳光,王勇也不例外。

  走出法庭和看守所,王勇就像个大男孩,喜欢说,喜欢笑,喜欢运动。

  王勇喜欢踢球,平时打中后卫,体型虽大却防守稳健,被称为“铁墙”。王勇说,这辈子我离不开两个地方。一个是绿茵场,我要守卫好自家球门;另一个是公诉席,我要为社会守好公平正义底线。

  (作者单位:江苏省苏州市检察院)

[责任编辑:高航]
下一篇文章:涂然:下派任副检察长那几朵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