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清龙诗集《过客》序与评

时间:2015-12-26 16:41: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序:

在情感的纠结中挣扎

孙国章

  读过张清龙的这部诗集,感慨良多,思绪纷乱,真想饮一杯浊酒,浇灭心中块垒,为清龙,也为自己。对这些诗作,倘若浅读的话,觉得诗人沉浸在情爱的陷阱里,纠结着,沉浮着,而不能自拔,苦不堪言。是谁造成了他如此的心境?思来想去,总是雾中看花。但是,一旦深读下去,却发现诗人不一定仅限于情爱的困扰,似乎还有更深刻的生命意味。在人生的旅途上,他体验了坎坷磨难的苦痛,品尝了五味杂陈的苦涩。面对这一切,他似乎又不能直抒胸臆,放胆挥洒。于是,他请来了具有普世意义的情感意象——女人与爱情,代他抒情,一吐为快。

  鉴于这样一种解读,可以感觉到,清龙的身心一定非常的疲惫,在情感的纠结中苦苦挣扎。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也为了诗的干净和纯粹,必须尽快地从“我执”中解脱出来,用佛家禅宗的话说,就是放下。即从世俗世界中的输赢、成败、得失这样一些羁绊中突围出来,彻底告别那些毫无意义的情感纠结,获得情感的纯净和精神的力量。不知清龙以为然否?

  总观清龙的诗作,他不太追求那种宏大的、崇高的情感抒发,而是贴近自己的内心,将那些潜藏在心灵深处的微波细浪,诉诸笔端。故而读来亲切自然,不做作,不矫饰,一如他的秉性和人格。

  人生长跑,常有风雨相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作为一个优秀的诗人,应该具有坚强博大的胸怀,即便身陷沟渠,也要仰望星空。清龙的诗是否可考虑加点糖,添些光亮,给人以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同时,在诗艺的创造上,不应满足于堆积诸多感受,而应当将其感受,通过抟虚和转化,抵达诗的美感。这是我的期许。

  此刻,正是初冬时节,希望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清龙能够收拾好心情,养精蓄锐,走进明媚的春天。

  (孙国章,著名诗人,济南市文联顾问,济南市作协名誉主席,《当代小说》文学月刊原主编)

  

评之一:

生命中的过客

耿建华

  这是张清龙的第三本诗集。比之前两本,这本集子中的诗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思考和体悟,尤其是其中的过客意识,更是引人深思。李白在《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中说:“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他感叹天地之浩茫,人生之匆匆,从而引出“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慨叹。张清龙看到了易逝的幻梦人生,在《吻风》中他说:

  “眼前的沟沟坎坎/绽开五彩的花絮/如梦如幻的人生/随着风儿来了又去”。在《过客》中他又写道:

  光阴的无价,如同匆匆过客

  触接的感觉,电流般

  刹那间无影无踪

  只留下空旷的思绪

  在头脑中缠绕

  梦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失去

  面对,需要勇气

  平坦地活着

  就好

  看到了生命的短促,意识到生命个体仅仅是天地间的过客,这就引出两种生活态度,一是及时行乐为欢,一是尽力奋斗拼搏。张清龙选择了后者。在《站起来》一诗中他写道:

  “是否还有机会/重来/面对着/眼前的是非恩怨//是沉湎于过去/还是勇敢地追逐未来//时间不复回/人生难再来/给自己一片天空/努力去把握/不再幻想、不再彷徨”。生命苦短,人生多波折,如何面对人生中的挫折和波折,清龙也给出了答案;

  虽是人生的低谷

  我知道

  大起大落时候

  迷途中也会绽开

  五彩缤纷的花朵

  让梦

  慢慢等待春天

  风儿

  轻轻拂着发丝

  心微微跳动

  如同

  即将升起的太阳

  ——《太阳》  

  过客的另一重含义是别人也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在你生命中,有一些人,来来回回,来过又去了,或带给你快乐,或带给过你伤痛,注定不能长久,这一类人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不管她曾带来过什么,却都会被时间和距离忘却,没有什么能永恒。境况不同时,心情便不同;需要不同时,想法便不同,曾经你认为永恒的东西,斩钉截铁的东西在有一天会突然变得次要,变得可笑。在《送别》中他说:“是否对我说,又要远行/晚上流着泪 /装点行李/这一切是否/注定要徘徊在/不知名的旅程/何时才能确定/停靠的地方/等你归来那一刻/你是否体会/我无法去面对这捉弄/希望一切都能完美/开始和结束” .

  生命中的某些人,早已经注定了是匆匆过客。如果非要当作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的话,那么受伤的永远只有自己。一些该放手的,就要毫不犹豫地放手。正如他在《解脱》中所言:

  很想一个人静下来

  没有市侩打扰

  静静地默坐着

  望着太阳西下

  揉着酸酸的眼睛

  伸伸腰

  不去理会

  曾经的恶气

  做个现代的阿囚Q

  自嘲也

  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在《笑容》中他这样说:“让心不再躁动/不要让无助眼神流露/ 给个笑的面容/让心镇静/给自己一个真实笑容/勇敢面对一切/从此不再流泪”.有些枷锁是自己套的,有些不幸是命中注定。在心里,我们是否为温暖而留了一片土地?我们在生命中行走,看不同的风景,遭遇不同的陌生人,有些人只是遇见,匆匆的行程里眼光的一次对视,有些人会在心上驻留一些时间,带给彼此温暖,那是最美的一种际遇,留待余生去不断重复地去想起。这就是他《心情所欲》所表达的:“人世间冷暖荣辱/皆在脑海里跃起/点点滴滴的恩赐/给自己/东山再起时的曙光/留一条小径/一颗安稳的心/戒除多余的欲望/一切皆美/如给生命注入一股/清泉水/把这份容光/留给奋斗的伤口”。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这样想想,若非是前生注定的缘份,才成就了一时的爱与恨,情与愁,那么,活的累是不累呢?彼此走过时或者这样凝神注视一下,可是却不用放在心上,走过后尽管去遗忘了吧,没有人会责怪些什么。因为我们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月有阴情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彼此相遇相识了。在彷徨的思绪中,对完美的追求,有太多默默地吁求和祈盼。然而梦醒时分,恍然大悟。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去了,这正是生命中来往的过客,那些难以忘却的人被永久地装在了心间。人世沧桑,物换星移。缘来缘散缘如水,情来情散情如梦。相识欢欣,离去珍重。凝视蓝天,白云悠悠过往,云卷自如,来去潇洒,想必自有聚散的理由。街道上行色匆匆的人们,来来往往,或喜或悲,或乐或忧,各有各的生活轨迹。日子,就在这你来我往中,从指缝间悄悄溜走了,滤去酸、甜、苦、辣的种种,剩下的只有厚重!生命,就在这你来我往中,恋恋诀别或欣慰延续,在痛苦与欢欣中咀嚼着人生的真实与从容。清龙正是这样的觉悟者:“给自己找个理由/说不爱你/何时才能停止/心中的漂泊 /白昼仍然被 /太阳笼罩/故事都拥有/同样的结果/太多的无奈/人生如此/

  真的不敢强求什么”(《无奈》)

  在来来往往的踪迹里,无论是同行的,还是相向而行的;无论是驻足停步的,还是擦肩而过的,都是我们生命中的一个片段而已。人生岁月,也许转眼间就过去了,生命的流逝是无痕的,让生命中的过客,该记住的永远记住,该忘却的永远忘却。到了我们终老的一天,回过头来,有多少来来往往,有多少擦肩而过,有多少刻骨铭心,只有我自己而知吧!”风雨中寻找港湾靠航/默默承受一切苦果/走在生死的边缘/无法停止不前/太阳仍在射出/温柔的光芒”(《温柔的光芒》)尽管生命在流逝,人生仍要继续,无论多少艰难困苦,也要继续走下去:

  把握生命每个顺间

  给自己一次机会

  不去埋怨别人

  抓住就不要放弃

  生命终结也不过如此

  我的内心在燃烧中沸腾

  我要让生命的火花

  绽放不已…

  ——《绽放》

  不要奢望能一起走多久,努力让自己坦然知足,珍惜每一个情真意切的瞬间。当天空只留下了烟花的残骸,当桌面上只留下了蜡烛的眼泪,一切都过去了,谁又是谁的过客?只要前行,问心无愧,生命的火花就会绽放不已!这就是清龙诗歌给我们的启示。

  (耿建华,山东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山东省诗词学会副会长,山东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原副院长)  

 

评之二:

在寻梦苦旅中跋涉前行

    ——评张清龙的诗歌

仪平策

  作为一个曾经的有点狂热的诗歌爱好者,我现在已经好多年不读诗了。这并不是说我不爱诗了,而是说我所爱的诗,在我看来已经死去了。那种洋溢激情、闪耀思想、充满忧患、灌注真诚的诗,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了。诗变得空洞、乏味、无聊、虚假、哼哼唧唧、腻腻歪歪、无病呻吟、粗制滥造,总之,诗,不再是我所理解、我所喜欢的那个东西了。她不再感动我,不再愉悦我,不再让我感到美,甚至,有时候反让我感到丑。不过,我在这儿就不拟讨论这些所谓的诗,是哪个年月哪些人写的了,因为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但是,让我欣喜不已的是,最近有机会,让我读到了一个叫张清龙的人写的诗。我之所以愿意读他的诗,主要觉得在当前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大家都忙着挣钱想着发达去了,写诗的人实在是越来越少了,而这位张清龙,不仅执着于写诗,而且已经出了好几本诗集了,实属难能可贵,于是自然生出一份敬意来。再就是知道了这位张清龙居然是一位法律工作者,这让我顿感好奇。在我印象里,做法律工作是一件表情严肃、头脑理智、程序严谨的活儿,这与诗歌偏于感性、体验、想象、自由的审美特性似乎有点格格不入。好奇带来兴趣,于是就读了他写的诗。

  诗写得质朴无华、真挚实在,就像张清龙这个人,但却着实让我感动了,让我愉悦了。我感到一股清新之气、真诚之情、思想之光、诗意之美从字里行间向我扑面而来,可谓平淡中有奇崛,质朴里显异趣。

  清龙的诗,大都表达的是抒情主人公的人生践履、情感激荡、生命体验和心灵觉悟之过程,也是他的自我化蝶和精神提升的过程。很显然,他是一位不甘平庸、渴望飞翔、追逐梦想的人。远方,始终在梦中召唤着他,那儿是信仰所在,是太阳所在,是“家园”所在,是“心上人儿”所在,所以,他“选择了远方的旅程”(《日程》),他“心中永远想飞”(《想飞》),他“展翅飞翔的翅膀 / 飘向何方”(《飘》),他“呐喊一声 / 让心情飞驰”(《信自己》),“风无法阻挡住 / 那颗跳跃的心”(《是非》),他相信“会有那么一天 / 阳光照射在头顶”(《祈祷》)……我们从这些到处可见的文字中,感受到了诗人生命的热度和梦想的魔力。这种对未来、对远方、对理想的眺望和渴求,使诗歌具有了一种想象的无边张力和情感的自由时空,也给整个诗歌的意涵自然地涂绘了一种斑斓多彩的色调,赋予诗歌一种内在的美感。诗里常常出现的意象,如“太阳”“天空”“鸟儿”“花朵”“白云”“曙光”“梦幻”“火花”“飞鹰”“火焰”等,都恰如其分地渲染了诗歌的这一种理想主义的明亮、旷远、温热、绚烂的审美基调。迎着太阳,眺望远方,诗人激情澎湃,充满渴望:

  我的内心在燃烧中沸腾

  我要让生命的火花

  绽放不已

  ——《绽放》

  读着这样的诗句,不由得让人也跟着热血翻涌、心潮激荡了。

  当然,通往未来的里程无疑是遥远的,追逐梦想的路途肯定是艰难的,他时时处处都可能面临着诸种矛盾、困境、纠结、挣扎、艰辛、挫折、磨难、失败、无助、困惑、彷徨、烦乱、忧愁乃至孤独和绝望的极致性体验。所以,这种对未来的渴望、向远方的追逐,也常常会演化为生命跋涉的历程,情感煎熬的历程,事业起伏的历程……总之,成为人生必经的痛苦历练甚至极度煎熬的历程。简单说,他的寻梦过程,必定是一痛苦之旅。诗人充分表现了这一寻梦道路上的痛苦经验。他有时表达的是持守理想过程中一种五味杂陈的困惑和酸楚:

  过去的日子苦

  坚持的时间难

  回忆过去历程

  辛酸

  不知道自己

  走向何方

  ——《挣扎》

  有时表达的是长途跋涉渴望栖息的一种身心疲惫感:

  找一个理由

  让疲惫的心停下

  靠一个港湾

  找千万个借口

  让梦醉卧

  ——《停下》

  有时则抒发的是一种生命漂泊的孤单体验:

  是否这一生

  注定了要去漂泊

  红尘里孤独常伴左右

  留下一个形影单一的我

  ——《你我》

  有时表现的是一种急于逃遁却又四处碰壁的梦幻之痛:

  一阵清凉的秋风从外吹进

  有点冷

  来回踱着

  四周的房墙咋这么厚

  明明是纸糊的

  用头轻轻一撞即出去

  却碰得头好痛

  ——《门洞》

  有时表现的是那种弥漫于生命之旅中难以驱离的无边忧愁:

  摇摆的岁月里

  总有数不清的忧愁

  就像

  风雨冲刷的痕迹

  深的、浅的、弯的、直的……

  也许

  这就是人的宿命

  ——《留下来》

  有时抒写的是一种自我辨识的黑色调侃和幽默:

  胡须

  有的弯,有的直,硬硬的

  左边稀些,短粗不一

  右边多点,硬些,黑些

  往上努一下嘴

  像老鼠的胡子

  往外伸张,杂乱无章

  这才是男人吗

  应该长的胡须

  ——《胡子》

  甚至,诗人还表达了那种灵魂游离驱壳后一种无家可归四处流浪的深刻孤独:

  是谁偷走了我的灵魂

  望着眼前

  火红的青春

  无助地遥望着天空

  等待太阳西下

  灵魂在夜间

  孤独流浪

  它在飘忽中哭啼

  找不到回归的航标

  ——《停靠》

  梦想和现实、未来和脚下、自我与他人、世界与内心之间,总是会有距离有间隙,甚至有龃龉有冲突。只要有梦想,人生就有色彩,但同时也就有挣扎和苦痛。这就是人生的真实性和丰富性。诗人在信念与现实之间的挣扎、奔突、追逐、渴望、流浪、跋涉、漂泊等体验,就构成了其人生的立体真实与丰富多彩,凸显了其生命的质量、厚度和意义,并对读者产生着强烈的情感冲撞和精神启蒙。

  不过,身处寻梦苦旅中的诗人,虽经历着生或死的极致性煎熬,饱尝着内心挣扎的巨大痛苦,但却并没有停下脚步,放弃追逐,因为理想之光仍然像太阳一样照耀在他生命的天空里。“走在生死的边缘 / 无法停止不前 / 太阳仍在射出 / 温柔的光芒”(《温柔的光芒》)。所以依然要握紧信念,继续跋涉,毅然前行,“看看高飞的鹰吧 / 继续去跋涉长途”(《跋涉》)。正是在这种理想坚定信念不移的抒写中,诗歌显示出了强大的思想正能量和艺术感召力,因为就人生的本质来说,经历艰难、经受苦痛几乎是必然的,关键是个体如何去面对这种艰难和苦痛。是止步不前甚至颓唐消沉,还是不畏不惧决然前行,这表征着个体生命的价值,彰显着人生此在的意义。所以,诗人在挫折和失败中依然不停地这样追问着——

  告诉我

  留一种什么精神

  能让我炼狱后

  再获重生

  ——《重生》

  这种像屈原问天一样的追问,其实就是一种自语自问,答案仍需要自己来选择。诗人的回答就是:重来。“跌倒又算什么 / 一切从头再来”(《从头再来》)。如何重来?诗人说:

  重来就是

  给自己一份

  信念

  ——《拾起》

  重来的根本支撑依然是坚守信念,不改初衷,面向远方向着未来执着向前。所以,诗人对人生挫折和失败最终采取了淡然以对的态度:“迷途中也会绽开 / 五彩缤纷的花朵 / ……心微微跳动 / 如同 / 即将升起的太阳”(《太阳》);面对逆境,诗人依然坚守了这样的选项:“站在高山下 / 向峰顶眺望 / 向前走不回头”(《放下》),“看看高飞的鹰吧 / 继续去跋涉长途”(《跋涉》),“既然前行了 / 一定要 / 一步一步走出精彩”(《泪眼》)。这样的选择不是无奈,而是人格使然,信念使然:“给天空一份信托 / 坚信 / 所有一切都会 / 好转”(《天亮了》)。正是坚守着这份信念,纵有千难万险,也挡不住前行的决心和意志。在诗人看来,人生就是从此岸到彼岸、从现实到理想、从此在去远方、从今天去未来的“过客”,然而——

  即便是过客

  也要把逆境

  踏在脚底

  ——《从头再来》

  这是因为,人生的支撑和基石就是来自“远方的呼唤”,就是属于灵魂范畴的信念。信念就像人生的旗帜,指引着诗人跋涉前行:

  远方的呼唤

  那是灵魂的牵引

  累倒再爬起

  昂起的头颅就是战旗

  ——《战旗》

  多么嘹亮的声音,多么挺拔的人格!在这样的人格形象面前,人生就是绽放生命、展示意义、追求自由、实现自我的大舞台。什么挫折、失败、痛苦、孤独,都不过是其间的一幕场景,一个情节,一次渲染,一种过渡,只会为人生的“演出”增添更多精彩和魅力。所以,诗人激情满怀地写道:

  忍住痛苦和委屈

  冲出去

  让生命的火花迸射

  给我一个舞台

  给我一个开始

  终有一天

  我们会在一起

  欢庆胜利

  ——《起舞》

  读着张清龙的诗,我觉得我已经走近了他,因为他的诗歌不是无病呻吟,不是故弄玄虚,不是耍弄技巧,更不是哗众取宠,而是真诚自我的一种袒露、一种抒写。诗歌这种东西,在张清龙那里,只是诉说内心、对话自我的一个精神场所,一个可以实现情感自由与生命释放的特有家园。甚至,就是清龙精神层面、感情层面、内心层面、生命层面的一个依靠和信托。通过诗歌,他找到了一个可以交托内心的“对象”;通过写诗,他则完成了自我的超度和灵魂的升华。这样的诗人,才是我们可以交流的“精神知音”;这样的诗歌,才是让人愉悦的审美佳作。说到底,诗的本质和生命就是古人所说的言志、缘情、表意、写心,就是所谓“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心中没有动情,或者说自己没有首先被感动,下笔自然空洞无物,也就自然感动不了读者。这个道理本来很清楚的,但现在却越来越没多少人讲它了,也越来越没多少诗人去理会它了。但我们在张清龙的诗作中,真切感受到了这种唯真、唯我、唯情、唯美的诗歌美学精神的复活。

  我们期待并相信张清龙在诗歌创作道路上,会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仪平策,山东大学教授,审美文化学专业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文艺理论和美学的教学与科研工作。现为民盟中央委员,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

 

评之三:

菏水荡,济水长

          ——张清龙其人其诗

逄金一

  沉淀了两年之后,清龙今天又收获了第三本诗集。这自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同时,这也给我们以诸多的启示。

  从宏观上看,清龙的这三本诗集,首先具有一种社会学的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逐渐地富裕起来,但是富裕起来并不意味着就真正文明起来。相反,当今社会,人们在法律意识、公民意识、公共空间意识,大众的文化素质,社会的道德感与良知发现等方面,还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和缺失,甚至由此引发了诸多社会问题。因此,让中国人民更加文明起来,这是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和社会发展的应有之义,也是一个任重道远的社会课题。我相信,在一个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中国,谈起文明来应该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有底气。

  在这个大的社会背景之下,清龙的文化意识觉醒就有了很强的时代意义。可以说,清龙在这方面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应着时代的召唤。除了实际生活中的诸多义举之外,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部部诗集,再次告诉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奉献社会。所有这些,不正是对文明社会难能可贵的贡献吗?在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道路上,每一个中国人都责无旁贷。

  从这个角度来讲,清龙堪称当今年轻人励志的榜样。大家一定感同身受的一件事,就是近些年来,在我们身边的好多朋友都富裕了起来,手中有了些钱。有了钱之后怎么办?第一是扩大再生产,第二应该是让自己的家人、恩人、师长尽可能地享受到钱所带来的幸福感,即感恩、分享与回报。第三是面向社会文化、教育、慈善等事业,去帮助更多的人,让钱发挥正能量。可以说,清龙在这三个方面做得都非常到位。他为年轻人树立了一个形象的标尺。我们知道,青春是塑造一个人一生的重要时节,可以说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在此时奠定基础的。一个人走的路子是直是歪,以后发展是顺是逆,青春期的理论葆养与社会实践引导必不可少。清龙的诗集就是年轻人的心灵骨头汤,读来可以补钙,还有大量精神方面的微量元素。

  除去精神方面的意义,从物质层面上来看,甚至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看,清龙的诗集也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它是人的综合能力的一种充分体现,是人的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写诗,清龙拥有了与别人不一样的世界,他的话语与思想有了另一种表达途径,他与天地对话,与自然对语,与人心最隐秘的世界对谈。因为诗,他的世界变得更加丰富了,他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了。他的硬实力与软实力合在一起,从而就更加立体、全面、生动了。诗使他柔软,诗也使他更为强大。

  诗歌是情感的艺术,是爱的艺术。清龙的诗歌传递出了他的深层次情感,传递出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爱。他的确是一位有爱心的人,无论对家人,还是对父老乡亲,还是对亲朋好友。他有严格的做人规范,有些事必须做,有些事绝不去做。他用爱的光芒在行动中、在诗歌里,照亮了很多人的夜晚。我常想,诗歌其实也是好人的艺术,是善良的艺术,坏人写不出诗歌来;丑恶的人,诗歌也绕着他走。所以啊,更多的人来写诗歌吧!来向清龙学习,在爱的大道上一路高歌前行!

  黄河流经清龙的故乡荷泽,也流经清龙的第二故乡济南。而古代的济水与菏水也很有渊源,春秋末,吴王夫差挖通菏水,连接济水和泗水,沟通了江、淮、河、济四大水系,从而使位于济水与菏水交汇处的定陶“扼河济之要,据淮、徐、宋、卫、燕、赵之脊”,是中原地区著名的经济都会、军事战略要地和水运交通中心,赢得了“天下之中”的美誉。如今,在黄河、古济水与古菏水的滋养下,我们又见到了清龙的诗。清龙的诗,就像古菏水一样激荡昂扬,又像古济水一样绵长清澈,流淌进我们的心里,流淌进更多人的梦里……

  (逄金一,1969年生于山东胶南,博士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济南市作协副主席)

 

评之四:

他的话都在诗里

           ——小记诗人张清龙

丁钢

  我清楚地记得与张清龙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四年前,他带着第一部诗集《留一扇门》即将付梓的清样,在责任编辑刘元锋引领下与我和诗人孙国章、诗评家耿建华见面。第一眼的印象是朴实,这个一米八几身高的青壮小伙,话语不多,还有些腼腆。我是一个好说之人,翻看着诗稿,便产生了与作者思想对话的愿望。因为他的诗作很生活,诗句真切甚至还有日常生活话语,颠覆了我以往对年轻人写诗的看法。

  于是我们攀谈起来。张清龙从农村长大,少年习武,之后当兵、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从事法律工作至今。他工作之余的爱好就是读书和思考,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执着的思想者,更是一个实在本真的人。在嘈杂浮躁的现实社会中,这样的年轻人是一个异样的存在。他告诉我,他的诗歌,忠实于自己的灵魂,忠实于心的呼唤。写诗就是写的内心,让自己活得不委屈,活得真实。

  活得真实,活得不委屈,这是多少人思想的问题啊!可又有多少人可以解答?

  张清龙写诗写出了生命的呐喊,写出了内心的释然,更写出了他的一种生存状态和生活态度。他将生活中的苦与乐劳、爱与恨、喜与悲,酿成心中的老酒,升华成思想的呼唤,警醒自己,也警醒世人。在当下浮躁的社会里,张清龙能够静下心来,用他的真诚和善良,谱写着一曲曲生命的歌哭,这种精神求着实令人敬佩。

  诗句文字是一种符号、一种象征。张清龙的哪些诗句清隽真纯、质朴腴厚,无不透着一种催人分发的正能量,一如其人,厚实而有活力。四年多时间,他竟完成了三部诗集的写作,前两部已经出版,第三部诗集即将面世。他的这种写作状态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他白天工作没有时间概念,晚上十二点以前也很少有休息的时候,他的绝大部分创作都是在凌晨完成的,职业和诗歌又是很难有联系的,然而诗歌却钟情于他的笔端。寓解其意,他憨笑着告诉我:他的诗就是他想说的话,这些话都是在灯下一笔一画写在纸上的。

  (丁钢,纪实文学作家,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济南市作家协会理事,儒家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高航]
下一篇文章:张清龙诗集《过客》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