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当阳盗掘古墓葬犯罪调查分析

时间:2013-08-15 13:24:00作者:朱子夏新闻来源:本站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当阳市是楚文化发祥地之一,辖区分布着大量春秋战国时期古墓葬群。2012年以来,当阳市检察院共审查起诉盗掘古墓葬犯罪案件6件18人,共计被盗古墓36个,被盗文物70余件。经调查发现,当前打击盗掘古墓葬犯罪存在三个难点,应当引起重视。

一、盗掘古墓葬犯罪的特点

  一是外地农民跨区域作案或与本地农民勾结作案,存在控制难。18名被告人均为农民,其中3人来自河南省,15人为当阳本地人;6起案件中,有1件为河南省农民流窜到当阳,1件为河南省农民勾结当阳市农民共同作案。由于被告人居住在河溶、官当、慈化等文物较为密集的地方,是文物重点发掘地,使这些犯罪嫌疑人当阳文物的分布,特别是对河溶镇星火村、赵湖村、前程村等古墓葬群的分布情况有所了解,因而频频选择上述地区作案。

    二是作案手段及工具专业,破坏性较大,存在保护难。被告人通过向考古专家“偷师学艺”,或向民间具有文物知识的人“拜师学艺”等途径掌握了一定的盗墓技术,有的可通过山势走向确定有无古墓及其大致位置,有的能通过辨认泥土颜色确定古墓的具体位置及建墓的大致年代。同时,被告人的作案工具齐全,专业化程度高,部分盗掘工具与考古人员所用工具相差无几。被告人在作案时往往将有价值的陪葬品一扫而空,破坏性强,保护难度大。

三是组织严密,打击难。犯罪分子受暴利驱动,结成相对固定的团伙,作案前都经过了反复踩点,策划周密。作案时,放风、盗掘、运输各环节分工明确。例如陈云亮、谢明建案中,陈云亮、谢明建负责策划,张常云、陈金海、王操负责墓地踩点,陈清、李从成负责纠结犯罪分子合伙挖墓,贺希望负责出钱、出车、销赃,其中一次作案就盗走珍贵文物23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非常大,打击难度也由于作案组织比较严密而比较大。

  四是群众文物保护意识不强,存在预防难。虽然《文物保护法》已经颁布30年,但一些群众对其知之甚少,既认识不到文物的重要性,也不能自觉保护文物,及时检举揭发盗掘文物犯罪。调查发现,古墓葬所在地的群众对盗掘行为危害性认识不足,有的为了蝇头小利,甚至为盗掘者提供食宿、提供交通工具,甚而帮助盗掘者寻找古墓葬,客观上助长了此类犯罪的发生。

二、盗掘古墓葬犯罪的原因分析

  一是经济利益驱使,产生盗墓动机。古墓葬内均藏有大量的文物,价值比较高。在金钱的诱惑下,就财迷心窍,以非法占有古墓葬中的文物为目的,获得暴利。“要想富,挖古墓,一夜成为万元户”成为民间流行的话语,当前中国古代艺术品在国内外市场上价格持续走高,国内文物“收藏热”、“投资热”不断升温,盗掘古墓葬的犯罪分子往往受到巨大经济利益诱惑,试图通过挖掘古墓葬获取巨大财富。这种思想的驱使,使盗掘古墓葬的犯罪分子采取各种手段,精密部署,提前预谋盗掘古墓葬。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取消了对盗掘古墓葬犯罪死刑的规定,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盗掘古墓葬、盗窃、走私文物违法犯罪活动更加突出。

  (二)文物市场管理缺乏力度。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市场呈现出异常活跃的态势,旧货市场、古玩市场不断增多,收藏古玩艺术品已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享受。因市场监管力度不够,被盗掘的文物很容易通过文物贩子在社会上进行倒手和非法交易,文物贩子却逍遥法外,未能受到严厉的打击和应有的法律制裁,导致盗掘古墓葬的犯罪分子认为有赃可销、有利可图,抱着侥幸心理,置法律于不顾,不择手段地盗掘古墓葬。

  (三)刑罚打击力度较轻。盗掘古墓葬案件之所以屡屡发生,从防护和打击的情况分析,主要表现在对保护文物缺乏责任感,对犯罪分子的行迹警惕性不高,打击力度不够。由于许多古墓葬被盗掘时没有被国家官方发掘、定级,加上被盗文物很难追回,法院判决时,没有从重处罚的相应证据,因此除多次盗掘或盗掘集团的首要分子外,多数被处以管制、拘役或者缓刑。2012年以来,当阳市院起诉的盗掘古墓葬案件6件18人,14人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打击力度不强。

三、减少盗掘古墓葬案件发生的对策建议

  为有效化解当前打击盗掘古墓葬存在的问题,我们建议:

  一是加快文物保护性发掘进度。加大对文物发掘工作的投入,有条件发掘古墓葬,特别是对被盗风险大、保护条件差,具有较高价值的古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

  二是建立保护文物的激励机制。针对目前群众文物保护意识不强的现状,深入普及《文物保护法》,及时建立完善相应的激励机制。对检举揭发盗掘古墓葬犯罪的个人或单位给予表彰奖励,充分调动广大群众保护文物的积极性。

  三是开展专项整治。公安、文物保护等部门要通力合作、密切配合,开展经常性的专项整治,形成打击合力,遏制此类犯罪发生。

  四是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针对积极组织盗掘古墓葬的主犯,盗掘的古墓葬被鉴定具有重大历史、科学、文化价值的案犯,严格适用逮捕程序,快捕快诉;针对主观恶性小,法律意识淡薄,容易改造的犯罪嫌疑人,对古墓葬损坏程度较小的犯罪嫌疑人及从犯,大胆适用无逮捕必要。与此同时,建议公安机关以后对此类案件严格法律程序,打击重点放在现行发生案件中,对以前发生的案件,应结合当时执法环境,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作者单位:湖北省当阳市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高航] 上一篇文章:谈谈村干部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罪四性认定法
下一篇文章:危险驾驶罪一律起诉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