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斡旋受贿犯罪研究

时间:2017-08-02 09:39:00作者:纪小慧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近年来,随着我国对贪污贿赂类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以直接方式收受贿赂的犯罪相对有所减少,而斡旋受贿由于其作案手段的隐蔽性和复杂性给司法机关查办该类案件带来一定难度,因此这一受贿方法也为许多不法分子所采用。斡旋受贿又称间接受贿,我国现行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这一规定在刑法理论上被称为斡旋受贿。通常认为,受贿罪的犯罪形式有三种:索贿、被动受贿和斡旋受贿。斡旋受贿不同于其他两种受贿方式,但就法条字面意思来看,斡旋受贿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而是利用本人所具有的这种优势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就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进行斡旋,使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来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从而达到收受贿赂的目的。当然,斡旋受贿要求为请托人谋取的是不正当利益而非一切利益这不同于索贿不要求为他人谋取利益和被动受贿必须要求有接受他人财物和为他人谋取利益两方面条件。

  在生活中斡旋受贿的案例有很多,笔者简单摘取一个案例用以分析该罪的成立条件:甲某系某基层法院工作人员,乙因涉嫌犯罪被检察院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乙找到甲送给甲人民币10万元,请甲出面给其案件审判人员中级人民法院的丙说情,使其案件得以从轻处理,甲丙互不相识,后甲找到丙,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意图后丙坚决拒绝在审判当中枉法裁决,从轻处理乙所犯之罪,甲未将这一事实告知乙而是继续收受乙的钱财,截至案发,甲收受乙所送钱款12万元,乙未被从轻判决。

  一、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

  成立本罪需要行为人利用本人职权或者所在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换言之只要立于国家工作人员的立场实施斡旋行为即可。就本案而言认定行为人是否构成斡旋受贿罪首先需要考察甲是否利用了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本案中甲系基层法院的工作人员而丙则是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且两人此前互不相识,表面来看两人似乎没有任何关联既不是同一单位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职务上的隶属、制约关系,但甲的行为在刑法上仍然符合“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这是因为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纪要》规定:“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的’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是指行为人与被其利用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在职务上虽然没有隶属、制约关系,但行为人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产生的影响和一定的工作联系,如单位内不同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上下级单位没有职务上隶属、制约关系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有工作联系的不同单位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结合本案的具体的情况来看,甲与丙之间的关系即是该《纪要》中所说的“上下级单位没有职务上隶属、制约关系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但为什么这种情况下仍然可以被认定为是“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呢?通常来说,行为人因自己的职权、地位对被其利用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产生的影响关系可以概括为两类即横向的工作联系和纵向的工作联系。纵向的工作联系是一种上下级的工作关系,这种关系有两种一种是上下级之间有职务上的隶属和制约关系的,另一种是虽然没有这种制约和隶属关系但可以利用其处于上一级的影响力来影响下一级,下级的工作人员有可能碍于情面或其他一些原因而接受其指示,例如在本案中,若甲与丙的地位调换,甲是中级法院的普通工作者,丙是受理案件的基层法院审判人员,则甲向丙“打招呼”,则是这种利用纵向的工作联系。以上提到的《纪要》中的内容则更多的是一种横向的工作关系,彼此之间并没有制约关系是一种非决定性的影响力,只是彼此都在国家工作人员这个范畴之内以后可能会有业务上或者人情上的关系往来。本案中甲与丙之间便是这种横向的工作关系,甲对丙的职务行为并没有制约和决定性影响力,但甲可能凭借“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来影响丙的职务行为。因此,甲的行为符合成立本罪需要的“行为人利用本人职权或者所在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

  二、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

  接受他人请托,使其他工作人员(积极或消极)实施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这也是上述案件中认为行为人是否构成斡旋受贿的焦点之一即甲是否为一谋取了不正当利益。对于这一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明确什么是“不正当利益”。通常认为,不正当利益是指谋取违反法律、法规、国家政策和国务院各部门规章规定的利益,以及要求国家工作人员或者有关单位提供违反法律、法规、国家政策和国务院各部门规章规定的帮助或者方便条件。本案中请托人乙请托甲出面给其案件审判人员中级人民法院的丙说情,使其案件得以从轻处理,对于乙犯之罪违反我国刑法有关规定进行从轻处理,这是一种违反实体法取得的利益。在明确了本案中存在不正当利益后,还需进一步明确是否满足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的“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我国刑法对这一罪的规定并不要求行为人为请托人谋取到了不正当利益,只要请托人的请托事项不正当,行为人对此有认识即可。为他人谋取利益包括承诺、实施和实现三个阶段,只要满足其一即可认定。本案中甲作为基层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应当认识到请托人乙请托的事项是不正当的,而甲仍然接受请托并从中斡旋找到丙,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意图。甲的行为已经满足为他人谋取利益三阶段中的承诺和实施,至于丙是否答应行为人的请求,是否为请托人乙谋取了不正当利益均不影响本罪的认定。因此,在本案中即使丙坚决拒绝甲的请求也不影响甲构成斡旋受贿罪。

  三、索取或收受请托人的财务

  本罪还有一个特点,即行为人索取或收受了请托人的财务。本案中行为人甲从请托人乙处共收受财物12万元,这12万元应当认定为是甲使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丙为请托人乙谋取不正当利益行为的不正当报酬。

  综上,甲的行为完全符合斡旋受贿罪的一个完整构成,应当认定为斡旋受贿罪。

  四、斡旋受贿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的区别

  实践中会有将两罪混淆的情况,虽然两罪都是间接受贿,但两罪却有着明显的区别。我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规定了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由此可见两罪的主体是不同的,斡旋受贿的主体强调的是国家工作人员而利用影响力受贿的主体则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

  (作者单位: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高航]
下一篇文章:张某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1 2 3 4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