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少年司法社会调查制度研究

时间:2016-05-05 09:32:00作者:狄小华 倪一斌等新闻来源:《人民检察》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少年司法,关注的是罪错少年回归社会的需求,与重视已然犯罪事实的报应性刑事司法不同,是以促进罪错少年回归健康成长之路为目的。由于社会调查既是少年罪错处理分流的依据,又是决定少年罪错处分的根据,还是确定教育挽救方案的前提,因此,是少年司法的必经程序和基础性制度。我国现行少年司法由于在本质上仍属于报应性的“小成人”刑事司法,因此,法律对采取社会调查虽有规定,但只是公安司法机关“可以”的选择,而社会调查报告也只能作为处理犯罪少年时的“参考”。构建中的中国特色少年司法制度,需要超越刑事司法报应性并通过少年司法的专门化,来实现对罪错少年的一体化保护,从社会调查是少年司法的基本制度这一定位,重新构建我国少年司法的社会调查制度。

  一、社会调查的主体

  社会调查无论由谁来负责,出于制约权力、正当程序的要求,调查与处理应当由不同机构或同一机构内的不同职能部门负责。与此同时,涉及专业问题则必须委托相关专家予以解决。如此才能体现少年司法的程序正义并保障实体处理的公正。

  社会调查作为一项具有法律性和专业性的活动,确定我国的社会调查主体,既需要适应社会调查的不同目的需要,又要考虑社会调查与处理的分权制衡,还要符合我国社会调查专门化和专业化发展的趋势。实现对罪错少年的一体化保护,是构建具有中国特色少年司法制度的重要目标,而建立专门的机构则是实现这一目标所必须的。为此,在专门的少年司法机构中,应当设立专门的社会调查部门,并配备一定比例的专门调查人员。专门的社会调查员本身需要具有社会工作的资质和资历,但社会调查涉及极广泛的内容,若遇到一些需要专门知识解决的问题,仍需要相关专业人员的配合和支持。为此,社会调查主体可分为法律授权主体和受委托主体。少年司法机构中直接从事社会调查工作的部门或人员是法律授权的社会调查主体,而受社会调查部门委托对社会调查中的专业问题发表意见或进行鉴定的专业人员,则是社会调查的受委托主体。当然,社会调查部门委托专家进行鉴定的权力,也需要法律明确的授权。立足于为未来少年司法机构培养专门的社会调查人员,现阶段,按照专业化和规范化的要求,公安司法机关可通过扶持专业化的社会调查机构,或在公安司法机构内设立专门的调查员方式,解决社会调查的问题。

  二、社会调查的内容

  根据社会调查的目的不同,可分为分流性社会调查、处分性社会调查和矫正性社会调查。调查什么是由调查的目的所决定的,不同目的的社会调查虽然意味着不完全相同的社会调查内容,但都只是在一个完整的调查内容中选取所需。可以将不同目的的调查内容区分为三部分,即调查对象个体情况、对象成长环境和监护或矫正条件。

  (一)调查对象个体情况。对象个体的基本情况、心理、行为特点及其品行等,是评估社会调查对象问题、需求,确定个别化处遇等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信息。

  1.基本情况:姓名、性别、年龄、职业、主要经历。除主要经历外,对象的基本情况在侦查机关的调查中都会涉及,因此,可以直接采用侦查获得的相关信息。基本情况调查具有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是用于设别。将此涉罪少年与其他人相区别,将涉罪少年与成年相区别。二是用于罪错原因的分析。大量研究表明,第一次发生犯罪的年龄越小,再次犯罪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年龄不仅具有设别作用,而且可以作为评估涉罪少年的风险因素。

  未成年人的成长具有时间和空间的连续性,要教育矫正罪错少年,必须掌握其犯因性需求,深入分析少年罪错发生的原因,而人生中的重要的经历,特别是一些挫折事件对分析其罪错心理形成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为此,这里的经历不是简单地罗列一个人的学习、工作经历,而是要了解成长过程中对涉罪少年产生重要影响的事件。

  2.罪错及表现:罪错情况包括罪错动机、目的、手段、危害、是否结伙及结伙中的地位等;罪错发生后的表现,包括归案的方式、认罪程度、悔过深度、行为表现等。罪错事实不论是作为报应性惩罚的根据,还是作为评价罪错少年再次实施罪错风险的重要因素,都是处理罪错少年不可缺少的前提条件。

  3.心理状况:人格状况、心态、精神病态等。心理是行为的内在根据。现代心理科学已经发展出多种测量人格的工具,只要被测量者积极配合,如实回答问卷,一个人的人格特征是可以较为准确测量的。心态决定命运,当然也对少年罪错的发生起着重要的作用。要让罪错少年回归健康成长之路,不仅要让了解其心态,而且要帮助其学会心态的自我调节。精神病态与少年罪错存在一定的关系,有的罪错就是某种精神病态的直接反映,因此,是否存在精神病态?存在什么样的精神病态?也应当成为社会调查的内容。

  4.行为习惯:是否有毒、赌、网瘾等不良习惯。不良行为习惯不仅本身可能构成罪错,而且还会引发其他罪错,如吸毒引发毒驾、盗窃、抢劫等。了解其不良行为习惯,既要掌握有什么样的不良习惯,又要掌握这些不良习惯是如何形成的,只有这样才能对分析罪错原因,确定矫正需求,选择处遇等发挥积极作用。

  5.品行评价:社会性是人的本质,既然一个人正确的自我评价是建立在周围人对他的客观评价基础之上,那么,周围人对一个人的客观评价同样可以作为其风险评估的因素。所谓品行评价是指熟悉罪错少年的老师、同学、朋友、家长等对罪错少年的道德行为所作的评价。对一个人的品行评价总是建立在具体的行为表现基础之上的,因此,品行评估的调查,不仅要了解如何评价,还要掌握作出这样评价的客观依据。

  (二)调查对象成长环境。未成年人成长深受家庭、学校、社区及其同伴等微观环境的影响,了解这些微观环境的情况,对于掌握罪错行为成因,确定恰当的处分方式都有重要价值。

  1.家庭。家庭对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家庭的结构、父母的关系、父母违法犯罪行为记录、亲子关系、家庭经济状况、居住条件、父母监护责任与能力等情况,对于剖析罪错少年的罪错原因,确定罪错少年是否适合继续在家庭成长,及确定需要给予家庭怎样的帮助等都极为重要。

  2.学校和社区。对未成年人来说,学校是继家庭之后,驻留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场所。为此,学校的风气、治安状况、班级管理、课堂秩序、师生关系、同学关系等,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也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还要重点关注罪错少年的学业成绩,厌学、逃学、辍学情况及原因,掌握罪错未成年人因成绩不理想而受到的来自老师、同学和家长的压力,以及产生的一系列影响。社区周边环境、治安状况、邻里关系等也都会对未成年人成长产生一定影响。

  3.玩伴。即少年眼中的“闺密”“兄弟”“哥儿们”,他们年龄相仿,没有代沟,对相互心理、行为等影响极大。大量实证研究表明,交友不慎是不少罪错少年出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了解罪错少年的交友,特别是玩伴情况,对于把握少年罪错产生的轨迹,选择应对少年罪错的针对性措施是不可或缺的。

[责任编辑:张卫婷] 上一篇文章:“多次抢劫”中“抢劫”的犯罪形态
下一篇文章:宪政秩序下的刑法解释与司法裁量——“醉驾入刑”的法解释纷争及反思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专题|直播|访谈|图解新闻|法律百科|案件档案馆|要闻|国内|社会
图片频道 最新图片|视觉法治|检察风采|专题策划|一周最佳图片
视频频道 检察新闻|今日关注|正义微视|检察风采|高端访谈|法治影视
评论频道 双日集|专栏名录|正义网语|法眼观察|每周社评
理论频道 权威解读|检察聚焦|学术观点|业务探讨|学术动态
检察频道 高层动态|检察要闻|刑事检察|民事检察|行政检察|公益诉讼
法治频道 法治要闻|法治资讯|立法动向|司法关注|执法纪实
舆情频道 舆情数据|舆情案例|舆情研究|舆情峰会|舆情政策|互联网+
文化频道 文化资讯|随笔杂谈|专栏·名家|文化江湖
装备技术 装备动态|产品测试|新品超市|行业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