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微故事】迟到十年的一声“妈”
首页>>影视中心>>案例

  夏日的午后,太阳灼热的炙烤着大地,检察官在一处拆迁工地的住处门口左右徘徊,可是房屋一直锁着,不见人影。他们到底在等谁?发生了什么事?

  01

  38岁的小袁是个苦命的人,年幼丧父,饱受欺凌,造成了他不善言谈的性格。小袁的母亲文化程度不高,身体一直不太好,靠着打几份零工拉扯他长大。母亲一直希望小袁成年后能够早点组建家庭,弥补童年的心灵上的创伤,希望他能够像普通人那样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由于家庭条件不好,小袁又是个闷葫芦,不善言辞,一直以来也没有交到女朋友。然而28岁那年,在邻居的介绍下,小袁认识了温柔贤淑的女孩林艳,两人陷入热恋,很快便结婚了,婚后还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02

  老实本分的小袁原以为会从此过上有希望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妻子的背叛再一次让他遭受重创,陷入抑郁。此时,单位同事一句无心的玩笑话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小袁的精神出现了问题。他闭门不出,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哭和笑。看见儿子这样,袁母束手无策,整天以泪洗面。后来小袁病情越来越重,袁母担心他的身体,即便家中拮据依然踏上求医之路。奈何破落的家庭无法支撑长期高额的医疗费用,两次治疗都中断了,精神疾病的反复无常,来势一波凶似一波,小袁彻底疯了。

  03

  疯了的小袁对母亲存有了深深的恨意,他觉得母亲到处带他看病,使得周围的邻居、朋友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他,对他避而远之,他认为自己一次又一次被无情的抛弃,全是因为母亲带给他的厄运,一切都是母亲让他彻底沦为了精神病。每日在家殴打母亲成了他的日常生活,袁母白天带着孙女捡拾垃圾过活,晚上回去充当儿子的出气筒,日子不堪重负。但为了儿子,她一切都能忍,她唯一的希望是儿子不要出去惹事,希望他有一天能清醒过来,振作起来。

  04

  2017年10月,一个普通的秋日午后,人们开始小憩,小袁居住的地方因为拆迁的原因,周边已无人居住,仅仅剩袁家住在残破的屋子里。突然工地开始了挖掘作业,喧闹的挖掘机声音不断进入小袁的耳朵,搅的他无法入睡,突然发起病来,拿起家中一根自制的铁剑朝工地走去,插入了一名工人的腹中,一起刑事案件发生了。这名工人被紧急送医救治,庆幸的是工人仅是被摘除了脾脏生命无碍。

  公安机关立即对小袁刑事拘留,并依照程序对小袁的精神状况进行鉴定。由于小袁案发时处于发病状态,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不负刑事责任。但根据法律规定,经鉴定系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实施了严重危害公民人身权利犯罪,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情况下,应当对其进行强制医疗。

  05

  小袁的强制医疗申请案进入了花山检察公诉科的审查视野。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审查过程中需要对小袁进行问话,但是承办案件的检察官发现小袁对司法机关、对医疗机构都有着深深的排斥,案发至今一直无法平静下来配合问话。检察官想要通过小袁的母亲核实相关信息,可是案卷中却未留下袁母的联系方式。检察官找到办理这起案件的侦查人员,据侦查人员反应袁母并无手机等通讯工具,常年带着孙女捡拾垃圾,住的地方现在已是拆迁工地。一时之间如何联系到袁母成了问题,工作进入僵局。

  检察官考虑后表示一定要先见到袁母,看一看小袁身长的环境,听一听家人对他的看法,看看能否从人性的角度唤醒小袁的片刻清醒。检察官毅然踏上了找寻袁母的路。夏日的午后,太阳灼热的炙烤着大地,承办检察官找到小袁的住处,可是房屋一直锁着,不见人影。等待了数日后,功夫不负有心人,数终于赶上了袁母在家的一天。进入这间摇摇欲坠的屋子,检察官惊呆了,屋内没有通电没有通水,仅有一个石头和木板搭建的床铺和一个摇摇晃晃的桌子,屋内泛着垃圾的味道......

  袁母得知来意后流下了眼泪,搂着孙女开始聊起小袁的往事,由此,检察官才知道了开头的一幕幕小袁的过往。临走时,袁母拉起检察官的手说“这么多年了,没有人肯像你一样听我说那么长时间,事情也过了这么久了,我不敢回来就是怕人家家里来闹,我没有钱赔,我每次都想去看看儿子,但他不肯见我,他一直都恨着我”。检察官抓紧老人的手说道:“放心吧,我替你去看看他,跟他聊聊,自己的孩子嘛,会放下心结的。”

  06

  为了能与精神病人有效的沟通,承办检察官向专业的精神疾病治疗师和心理咨询师进行了咨询,还在网上翻看精神病人治疗过程的视频,希望能够走进小袁的内心。某日,检察官提前咨询了医生,食物的禁忌问题后,自费给小袁买了很多水果和零食,进入了城郊的精神病人临时性约束机构。初见小袁,他的目光冷冽,表情诡异,不禁让人打了个寒战,在医生的许可下,检察官一改平时严肃的讯问风格,坐在了小袁的旁边。像和朋友打招呼一样试着跟小袁拉起了家常。从小袁热爱的书本,热爱的足球,直到聊到小袁最爱的女儿,小袁彻底放下了戒备,居然很认真很平和的主动谈起了案发当天的点滴。问话进行得很顺利。

  检察官慢慢提到小袁的母亲,并拿出之前购买的水果零食,笑着对小袁说:“这是你妈妈让我带来的,都是你喜欢吃的,她怕她自己来你不愿意见,也怕买了东西你不肯拿,叮嘱我不要说东西是她买的,可是我想想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收与不收在你”。小袁沉默了片刻,突然间大哭起来,哭声在会见室内回荡了很久。过了一会儿,小袁冷静下来说道:“从来没人跟我这么说话,大家都当我是精神病,你和别人不一样,东西我拿了,你回去告诉我妈,帮我把女儿带好,等我回家。” 十年了,小袁没有喊过妈,今天是个新的开始。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