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幕上的异域检察官

时间:2019-12-04 10:04:00作者:横舟 平川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如初春之芽,检察题材影视作品近几年一部部破土,反映金融检察工作的《金蔷薇》,反映控申检察的《正义的召唤》,反映民事检察的《锁定》,反映公益诉讼的《我是检察官》《仗剑苍生》等,而《人民的名义》更是引发了很多人对检察官职业的关注;今年9月,电视连续剧《完美证据》《人民的正义》等也相继开机。

《误杀瞒天计》——检察官的另一面

《刺杀肯尼迪》——检察官的明察秋毫

《暴劫梨花》——检察官的勇气

《检察方的罪人》——检察官的两难

《检察官外传》——检察官的执着

  在世界影视史册中,检察题材影视作品并非一个很突出的类别,但是也不乏佳作名作。纵览这些作品中的检察官形象,或可给我们的影视题材创作提供一个参照的系数。他山之玉,值得我们欣赏与致敬。

  曾经,几位老资格的中国检察官谈起日本电影《追捕》,这部电影对他们三十多年前的职业选择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年,这部日本电影一夜之间火爆中国大地的景象,如今已经很难想象。影片《追捕》原名《穿越激流的人》,起初在日本上映后并没有获得什么特殊的反响,甚至有影评人批评这部电影情节破绽百出、人物形象不合情理。电影在中国受到热捧的消息传到日本国内后,一些日本观众出于好奇,才跑去观看了这部电影。

  据日本有关人士在1999年的一次调查,80%的中国人看了这部电影。按照当时10亿人口来计算,至少有8亿人看过了。看到这个数据的日本电影人吃惊地说,这是日本电影史上看日本电影人数最多的一次。

  特拉亚尼的经典台词

  《追捕》中药物强制“患者”进入精神病院的情节令观众印象深刻。这部1976年拍摄的电影对于精神病院的刻画非常符合当时流行的福柯的权力学说,即国家权力通过精神病院体制来清除对权力和社会有危害的人——1975年美国恰好拍摄了著名的《飞跃疯人院》,精神病院在这两部电影里共同象征了动荡和压抑的资本主义社会和它不确定的未来。

  检察官题材电影在题材广泛的电影艺术中并不属于数量占多的一类,不过,如果在法庭针锋相对的背景下,其引起的冲突恰恰是电影戏剧性最需要的。有人因此评价:法庭审判,就它的本质而言,浓缩了人类的种种冲突,它迫使那些彼此对抗的力量进行正面的交锋。电影中的审判可以对诸如法律、正义、道德以及将我们聚合的习俗惯例,提出一系列艰难的质询。与此同时,审判还对有关人性的诸多命题中最为根本的一项发出疑问:我们是否有能力,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对过去发生的事件作出客观而真实的评断?

  电影作品恰恰可以从检察官的角度完成这一命题。我们可以从一部又一部这类题材的电影中,一窥电影人的探索与成就。

  意大利电影《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上映于1971年,它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人的记忆中应该还有模糊的印象。该片是“二战”后崛起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代表作。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特征是向社会矛盾的深层开掘,直接描写带有政治性的题材、事件、人物,触及社会上层的诸般黑幕,显示了不同于早期新现实主义电影的宏阔现实视野和批判的深度。

  电影塑造了检察官特拉亚尼的形象,特拉亚尼在案件调查中发现政府官员的严重腐败,当他向检察长马尔他汇报时,这个道貌岸然的总后台故作镇静地告诫特拉亚尼要谨慎,要设法消除有损于国家机构的丑闻,防止导致国家机构的分裂。特拉亚尼的著名台词是:“我们不可能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应该找出那些有罪的人并给以惩罚。”

  凯文·科斯特纳的法庭陈述

  检察官最震撼人心的形象出现在1991年美国电影《刺杀肯尼迪》中,题材的重大让这部电影如解剖刀一般剖开美国政治的躯体,展现其血脉。肯尼迪遇刺的两小时内,官方认定的凶手奥斯瓦多即被逮捕,但是,随后一个小时,这个嫌疑犯却火速被一名流氓杀死。经过调查,官方还是认定奥斯瓦多为真凶。三年后,达拉斯地方检察官吉姆·加里森却发现肯尼迪中弹的蹊跷,从而推测当年官方的误判,接下来,他的调查牵连着一个历史上的惊天阴谋……

  吉姆·加里森独自对抗代表国家的政府和财团,对抗美国最有权的人和最有钱的人,没有后援,没有战友,敌人无所不在又无影无形,证人一个个离奇死去。饰演检察官的凯文·科斯特纳二十多分钟的法庭陈述更是电影史上最经典的独白之一,它让我们领略到什么是法律人的修养和风采。

  2016年的韩国电影《检察官外传》的深刻性显然比起《刺杀肯尼迪》差了很多,不过它依然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电影。身为检察官的男主黄政民因为执意调查一桩案件而被上司陷害,犯罪嫌疑人被谋杀并嫁祸给了黄政民,黄政民锒铛入狱。《检察官外传》其实是一部复仇片,只是复仇的主角换成了检察官而已。

  为了迎合普罗大众的心理,电影也设置了官商勾结的背景,不过,电影不抨击法律,不针砭社会,不凸显正义战胜邪恶,讲的就是一位被陷害的检察官如何努力翻身的故事。该片排名当年韩国票房第二名。

  2017年,韩国电影人推出又一部检察官题材电影《王者》。这部电影有些“另类”:高中时期不学无术的朴泰洙是学校里的老大,以一打十不成问题。一天,在看到小混混父亲被检察官胖揍后他突然觉醒,发现以前自己打架斗殴都是小儿科,自己对真正的力量还是一无所知啊,权力才是真正的力量。于是,他开始用功读书,发誓要成为一名检察官。他如愿考上了首尔大学,最终成为了一名检察官,并且赢娶了白富美。但是,成为检察官的日子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风光……影片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充满想象和夸张,它更像是韩国政坛的一面照妖镜。

  电影《守法公民》中的检察官只是一个陪衬,不过却是不可或缺的陪衬。主人公曾是居住在费城某小镇的一名研发人员,他认为杀害他妻子和女儿的谋杀者被释放,一定存在着黑幕交易,所以他策划了一次复仇,而负责这起案件的检察官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复仇漩涡之中……

  电影之成为一种艺术,是因为艺术需要想象力,需要挣脱现实的羁绊,回应普罗大众朴素的正义感。优秀的影视作品是俯视大地的鹰,目光所及,阡陌纵横,微粒尘沙,无所屏蔽。

  《英雄》八卦漫天舞

  检察官题材电影可以有很多的拓展空间,这需要电影艺术家不仅具有法学的,而且具有史学、社会学、政治哲学等多方面的素养与见识。1959年的前西德电影《献给检察官的玫瑰花》以希特勒德国崩溃前夕,一等兵路梯因偷窃两盒巧克力被军事法庭法官施拉姆博士判处死刑的故事为线索,展现了冷战时期的社会万象。路梯幸遇盟军轰炸得以逃生,而战后,施拉姆当上首席检察官,两人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2009年的阿根廷电影《谜一样的双眼》以精巧的细节让人叹为观止。影片中,本杰明·艾斯玻希多是一名退休的检察官,几十年的司法工作经验让他积攒下诸多素材,而多年前一起奸杀案始终让他念念不忘:25年前,23岁的美丽女教师莉莉安娜和银行职员里杜卡相识相恋,然而就在两人谈婚论嫁之际,莉莉安娜在公寓被人残忍杀害。是时司法腐败,为求尽快结案,本杰明的同事甚至随便找个外来移民顶罪……该片荣获2010年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

  1990年的美国电影《无罪的罪人》由哈里森·福特主演,其饰演的首席检察官拉斯迪与助理检察官卡洛琳之间的冲突,彰显了各自对权力的淡漠与热衷。某日,拉斯迪忽然得到了卡洛琳被杀害的消息,令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凶案现场的种种证据,都指向拉斯迪自己就是罪魁祸首……对法律人来说,这部电影是一部大洋彼岸的司法制度的教科书,可以展开很多学术上的论证与思辨。

  著名法国导演乔纳森·卡普兰的电影作品《暴劫梨花》是一部塑造女检察官形象的电影:检察官凯瑟琳对被强暴的莎拉的不幸遭遇有着更深的理解和同情。在凯瑟琳和莎拉的不懈努力下,罪犯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捍卫了身为女人的勇气和尊严。该片上映于1988年,基于真实事件改编。当时,强奸案发生后,舆论没有声讨施暴者,反而质疑受害人的种种“道德瑕疵”。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电视连续剧《英雄》上下两季,及套拍的同名电影《英雄》上下两部,其剧情亮点不是检察官职业的惊心动魄,而是他们及其手下书记员吐槽待遇低、领导不体恤下属,以及八卦同事的花边绯闻,却令该系列作品获得非同一般的感染力。其电视剧上映的2001年,日本全国性公务员招募,报考检察事务官的人数骤然飙升。

  2018年,《英雄》的主演木村拓哉再次主演检察官,其《检察方的罪人》斩获29.6亿日元票房,该片于2019年9月在中国上映。《检察方的罪人》涉及的那个常见常新的敏感话题让我们唏嘘不已——当法律无力承担惩罚坏人的责任之时,我们是否能弃法律于不顾,取法律而代之?其实这样的选择,不仅是检察官的,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

[责任编辑:齐梦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