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一词源自网络,是旅游的谐音,泛指喜爱旅游特别是自助游的朋友。近年来,利用假期进行探险旅游的“驴友”迅速增多,而遇险事件屡屡发生。

  百姓旅游需求日益增加 “驴友”探险被困事件频发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一支14人组成的队伍违规穿越卧龙国家级森林自然保护核心区域时,一名女性驴友落水溺亡,6人被困。2010年,复旦大学多名探险学生被困,致一名救援民警坠崖身亡。2011年,北京房山周口店猫耳山39名“驴友”遇险;北京门头沟西龙门山涧野山上17名驴友因迷路求救。公安、消防出动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救援,甚至动用了直升机。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文化水平不断发展提高,老百姓对于旅游的需求日益增加。而传统的跟团旅游时间紧凑,行程固定,难以满足人们的多样化旅游需求,于是旅行社的自助游项目越来越受到旅游者的青睐,更有许多“驴友”干脆自发组织徒步、登山、探险,这使得旅游者遇险的情况日渐频发。【详细

  近年来“驴友”意外伤亡事故

   70%为违规探险90%领队无资质 驴友频把探险变冒险

  一位户外俱乐部的资深领队告诉记者,据他了解,接近90%的户外探险领队只有在俱乐部接受培训的经历,却没有中国登山协会的资质认证。对“驴友”的培训只限于出发前的叮嘱,并没有特别的培训。 

  据统计,探险旅游制度不健全、领队认证程序不完善、探险旅游急救保障组织尚未成立、部分探险活动团队带有盲目性和随意性是当前户外探险活动面临的几个最严重的问题。 

  70%为违规探险,90%领队无资质,其后果就是频频出现的险情。【详细

  旅游监管方面存漏洞 “驴友”出行监管尚属真空地带

  一般驴友在网络上签的免责条款没有法律效力,如果组织者选择路线确定旅行的方式存在错误,导致旅游者人身伤害,他必须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双方自愿签订的“生死状”虽然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应,但在AA制、不营利的背景下,即使签订了免责协议,同行的队友也有责任和义务在危难时互相帮助。如果队友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外发生意外,那同行的人可以免去责任。如果队友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遇难而没有施以援手,则必须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作为“驴友”自发的旅行,无收费,明确知道自己所承担的责任。如果收费,组织收费的发起人,有QQ电话约定,将在法律上一定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 

  目前,由于政府在“驴友”旅游监管方面还存在漏洞,“驴友”出行监管尚属真空地带。

2
在网络搜索引擎中键入“驴友遇险”这一关键词,令人惊讶的是显示的结果竟然有65.2万个之多,而遇险的“驴友”多数是进行登山等户外运动。
3
不少“驴友”违反规定,私自进入国家或相关景区禁入区域,是目前户外运动管理中的一个难题。其中,偷登已经成为中国登山户外运动的一个顽疾,2001年至今,偷登造成的山难事故已经占到山难事故的85%左右。

  驴友频频遇险后往往都是动用公共资源实施救援。因此,几乎是每次遇险事故发生后,社会各界在对遇险“驴友”担心的同时,都会引发一场“‘驴友’遇险救援是否浪费社会公共资源”的争议。

  “探险游”几成“夺命游” 政府救援成本耗资不菲

  这些年,随着户外运动兴起,以惊险、刺激著称的“探险游”逐渐受到国人追捧。资质参差不齐的户外俱乐部、自发结队探险的驴友网站比比皆是,那些人迹罕至的峡谷、洞穴、深山,往往成为驴友们“征服自然、挑战自我”的首选之地。随之而来的,是违规探险之风愈演愈烈,驴友涉险事故频繁发生,“探险游”几成“夺命游”。

  私自探险、遇险求助、政府救援、继续探险……几乎成了一个怪圈。然而,无论是险情不断的前车之鉴,还是耗资不菲的救援成本,似乎都挡不住驴友们的冒险之举。与“驴友”徒步旅游付出的低成本相比,他们遇险后面临的施救行动,不仅需要付出庞大的救援人力,而救援产生的费用也显得极为昂贵。【详细

  驴友群体屡屡被困屡屡再犯是犯错成本过低

  被困的“驴友”擅自进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经违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然而,对违规者的行政处罚仅限于批评教育和罚款,且罚款幅度在500元至5000元之间。对于用价格不菲的装备武装自己的“驴友”来说,这点罚款不在话下。更何况,在非自然保护区的地方探险,并不违反这一条例。

  近几年发生的多起“驴友”被困事件,暴露出部分“驴友”非但技不如人,而且集体观念也不如人的问题。一些资深“驴友”分析,一意孤行、冒险为之,不是“强驴”、偏当“犟驴”,也是“驴友”被困的一大诱因。【详细

   置家庭和社会担心于不顾的探险与酒驾醉驾无区别

  “登山探险当然是公民的自由,获得政府救援也是公民的权利,但自由与权利的边界就是恪守义务的规则:比如不增加社会负担,不拿公共资源当作私人乐趣的后花园。”有市民认为,没知识、没设备、没技能,有的是寻找刺激的“理想”,这种置家庭和社会担心于脑外的探险,和违背法律规则的酒驾或醉驾又有什么本质区别? 

  当然,也有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同为“驴友”的广州市民冯先生认为,“浪费”的观点不可取。探险虽属于个人行为,但他们同样是纳税人,完全可以享受公共资源和公共服务。再说,没人会故意出险,即使准备得再充分,也难免出现意外。当户外涉险事故频发,谁又该为驴友的个人过失行为埋单呢? 【详细

2
“驴友”们不能为了一个人或几个人休闲高兴,就为所欲为。一次次的教训表明,“驴友”的活动不是个人的事,而是牵动着全社会的神经。
3
“驴友”们不能为了一个人或几个人休闲高兴就所欲为。一次次的教训表明,“驴友”的活动不是个人的事,而是牵动着全社会的神经。

  违规“驴友”应自掏腰包为救援行动买单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思敏称,对生产生活必需的行为,国家有义务对出现的险情进行救助;但对于温饱以上、改善生活、政府没有批准、擅自进行的违规行为,政府没有责任埋单。驴友进行的活动,不是生产生活必需的活动,如果取得了相关部门的许可并按有关规定开展活动,出了问题,管理部门有义务救援;如果为了逃票、探险,故意违反某些规定,就不应由政府埋单。  

  “在欧美国家,救援费用大部分由政府埋单。”刘思敏介绍,在美国,通常情况下户外救援行动与警察和消防救援一样都是免费的。不过,美国已有8个州通过了可对求救者收费的法律。因疏忽或刻意违规而令自己身陷险境的求救者,会被勒令支付相关费用。

  可出台相关地方性法规 完善惩罚机制

  四川旅游地学研究会秘书长范晓表示,在国家相关法规未出台之前,四川省的做法值得效仿。但目前四川省也仅依照《登山管理办法》,无法覆盖整个户外探险运动。他建议,地方省市旅游局、体育局可联合出台相关地方性法规,完善惩罚机制。 

  重庆市探险协会副会长、驴友空间创始人张建图建议:“希望能出台相关规定,让户外领队、训导师都必须经过考核持证上岗。让驴头持证上岗,这样一旦领队出了问题,就可向相关部门投诉。”

   专家建议将户外运动纳入立法规范的范畴

  “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驴友’遇险后动用公共资源救援无可非议。但是,这里面要分清楚,遇险是因为天灾人祸还是‘驴友’自身违规造成的,对此要区别对待。”作为法律界人士的广东省人大代表江波则认为,“频频发生的‘驴友’遇险事故确实提醒我们,户外运动已经需要通过立法来进行规范,这项立法工作会非常繁琐,涉及的内容也会非常庞大。我认为,如果立法规范,必须将户外运动定义的范围进行细化和明确。” 

  “对于‘驴友’出行的安全保障来说,仅靠自律和教育,是不够的。首先是要用法律来规范,来勾勒‘驴友’们的行为边界。国家应当尽快出台户外运动管理基本立法或者政策,在条件不具备情况下,可以授权、引导地方人大、政府依照立法法规定出台地方性法规或规章。”【详细

2
去年14名驴友违规穿越四姑娘山被困,四姑娘山和卧龙景区管理局先后出动上千名搜救队员,耗资13万余元,而9名驴友当时只被要求支付了志愿者的食宿及补贴等3600元。
3
目前,我国在户外运动方面还没有完全适当的法律条文,政府有必要把探险旅游、户外运动的营利性组织者、商业机构等纳入法律监管轨道,从法律层面对户外运动进行管理、规范和处罚。

  探险不是冒险,呼吁驴友出行要更为小心谨慎,这不仅是对个人的生命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而国家也应该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毕竟,光靠教育,有时候是制止不了某些“犟驴”的。

  往期回顾
鲜花执法 城市管理的温情新政
鲜花执法 城市管理的温情新政
U020120928603229173955.jpg
官员财产公开"人走政息"
U020120919536961215513.jpg
银行拖延降刷卡手续费
U020120913641307927194.jpg
湖北麻城学生自带课桌上学
W020120913643742960521.jpg
双层卧铺客车事故频发
ST20120824500537816002.jpg
城市频现"走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