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芦山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中国红十字会向社会公开发布救灾呼吁,希望社会各界积极捐款捐物,参与到灾害紧急救助当中来。中国红十字会在其微博发布了赈灾信息,但微博网友对此并不买账。

  雅安震后红会连遭信任危机 1天4次回应质疑

  媒体报道,台湾红十字会组成救助队打算去四川协助,但被中国红十字会要求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才可以进入灾区。有人说这是红十字会收取"买路钱",一时间微博转发过万。对此,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21日回应,这个消息纯属谣言。   

  20日上午,中国红十字总会发微博说,总会工作组正赶赴雅安灾区"考察",也遭到网民批评。"中国红十字会总会"21日发布消息,回应官方微博中"考察"一词引起的误解,并表示将立即改正。在后续发布的微博中,"考察"一词已经被"评估"所代替。 

  21日中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布的一张工作照片又引发质疑,网友说照片中的男子可能是红会工作人员,并佩戴浪琴表。后来经过调查,证实这名男子是一名媒体记者。   

  在地震发生当天,有网友质疑壹基金也是红十字会架构下的。对此,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在芦山县灾区回应,现在壹基金已经完全从红十字会独立出去,二者没有任何关系,壹基金下拨善款也不用经过红十字会。【详细

  红会募捐屡遭质疑 拟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 

  23日上午,红会社监委官方微博以“委员声音”为题,建议重新调查郭美美案,帮助红会恢复名誉。除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外,社监委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也表示,社监会应重启郭美美事件调查程序,并向公众解释清楚,否则红会的声誉很难恢复。

  重查郭美美案,是否真能帮助中国红十字会恢复声誉和公信力?王永介绍,这次重新调查,社监委作为独立的第三方,将邀请社会公众,包括那些曾经关注或质疑红十字会的网友代表,参与调查过程,直接与红十字会相关工作人员“面对面”交流,提出自己的问题。“我相信,这次调查的结果,会比较好”,王永说。【详细

2
芦山地震发生后,社会各界的爱心迅速向灾区集结。在此过程中,昔日担任救灾“龙头大哥”的中国红十字会,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冷遇。尽管后来红会表示募集到了过亿资金,但又被质疑搁置救灾物质不下发。
1
21日中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布的一张工作照片又引发质疑,网友说照片中的男子可能是红会工作人员,并佩戴浪琴表。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红会仍然是救灾的生力军之一。此次芦山地震发生后,红会系统不仅紧急组织多支专业救援队奔赴现场,同时调集了大量帐篷、家庭包与棉被等物质运往灾区。诚如一些媒体人指出的,有着完善组织、充足物资与畅通信息优势的红会还是非常重要的救灾力量。 

  红会称不从芦山地震捐款中提取管理费 

    按照我国相关规定,慈善组织可在捐款中提取不超过10%管理费。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表示,对于芦山地震捐款将不提取管理费。不过,根据国务院文件精神,开展芦山地震救助工作所产生的实施成本,按照节俭的原则可从芦山地震捐款中据实列支,实施成本包括志愿者及聘用人员费用以及救助工作直接发生的差旅费、交通通讯费、宣传费、资料费、审计评估及督导检查费等,但不得用于机关在编人员的工资津贴及与救灾无关的办公经费。 【详细

  承诺公示每笔地震捐款 官网上动态公示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承诺,对芦山地震的每笔捐款,都将在其官方网站上动态公示。  

  对于公众更关注的善款用途等内容,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王海京坦言,目前还无法做到每一笔捐款的去向都详细公示,但红总会争取做到,对调拨灾区的每一笔资金的用途,购置救灾物资的单价、数量、运输费用等成本,都分阶段公示,接受社会监督。

  芦山地震发生后,红十字会的救灾和募捐行动,都遭受极大质疑。王海京说,红十字会在全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一些工作人员工作不规范导致的问题或误解,群众指责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都会高度关注,认真调查回复,责令相关地方红会或红十字工作人员尽快改正。【详细

  红会埋头苦干 微博舆论暂不管

  在雅安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中国红十字会就在其微博发布了赈灾信息,对满屏满屏的“滚”,红十字会表示已经了解,并决定接受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意见,“埋头苦干”。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表示,当前最重要的是救灾,微博暂“不去管它”。【详细

  4月20日下午,1700顶单帐篷、5400个家庭包、5000件夹克衫、5000床棉被运抵灾区。20日17时,中国红十字999应急救援队已从北京出发前往灾区,为灾区群众提供医疗救助服务。详细

2
雅安地震发生后,官方公益组织中国红十字会在各地展开募捐活动却不断遭到国人质疑。在深圳甚至有市民遇见红十字会为雅安灾区募捐时,选择绕行,理由:不敢相信红十字会,“郭美美事件”对红十字会公信力的损伤还远未被修复。
1
中国红十字会高官用“三天毁掉一百年”这样形容2011年轰动全国的“郭美美事件”,4月24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决定,5月中下旬重新启动针对“郭美美事件”的调查,并邀请社会公众同步参与。

  过去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在民间慈善尚未发育,公民权利意识仍旧式微之时,作为官办慈善典型的中国红十字会,靠着副部级的待遇,尝到了不少甜头。

  红会负责人称行政级别高点作用更好

  中国红十字会赈灾救护部部长王平认为,红十字会不能去官方化,这是法律赋予红会的特殊职能,跟其他的慈善组织没有可比性。王平援引这部法律说,红会有权发起募捐,有权处分其接受的救助物资,但有的政府部门提出将款物交出,红会不愿意交,但“基层红会很弱,很难办”。 

  王平认为,红十字会是政府工作领域的助手,“但红十字会在中央层面协商得好,到了基层就没那么好了。”此次地震,王平想见到雅安市党政负责人都很难。 

    根据现行的组织结构,中国红十字会是一个副部级单位,类似一个介于政府与NGO之间的组织。王平说,如果中国红十字会级别高点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 【详细

  行政级别越高民众对红会反感程度越高

  去行政化,让红会真正独立起来;红会保持中立态度,不唯权力指令是从;账目全部公开,主动接受公众的监督。如果中国红十字会能照着这个目标改革,公众对红会的信任想必也会逐步回升。红会的行政级别越高,看似可以通过行政指令,使行政企事业单位组织强捐,短期内解决募捐难的问题。但是慈善机构的资金来源必须有道德的考量,不能用单位扣款的形式来募捐资金。这个问题不解决,红会的行政级别越高,民众对红会的反感的程度就越高。【详细

  公众眼里红会官办色彩浓厚 难获信任

  在公众眼里,和很多“中”字头的慈善会、基金会一样,它有着政府背景,官办色彩浓厚。按照中华慈善总会前会长闫明复的说法,中国的非政府组织,是政府组织的非政府组织,这种特殊的现实,决定了红十字会的运作方式和治理结构。  
  2011年发生的“郭美美事件”,无疑重创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公信力。两年来,中国红十字会一直在试图走出负面影响,艰难地重塑形象。【详细

2
慈善组织不同于一般性政府部门,行政级别的高低虽然会影响组织和动员效率,但其毕竟只能是公众爱心的一个委托代理机构,如果不能以高度的透明和公开以及执行效率赢得公众的信任,再高的行政级别也将面临无源之水的困境。
1
雅安地震中红会与民间慈善组织的公信力比较,已经充分证明,靠行政级别赢得慈善公信的时代已经过去,红会只能拿出壮士断腕的姿态,不断适应现代慈善的操作规则,方能走出信任洼地。

  透明、独立是慈善事业的准入证。对于公益组织,民众看重的是公益、慈善组织是否透明、公开,能否接受批评、监督。如果连透明和自身定位都存在问题,行政级别再高,恐怕也难以立命。

  往期回顾
正义论:谁纵容了农夫山泉的低标准
谁纵容了农夫山泉的低标准
77.jpg
非法代孕无法律保障多隐患
U020121129628418038667.jpg
学生营养餐缺斤短两
3.jpg
酒鬼酒塑化剂风波
23.jpg
无违法成本催生"代撞骗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