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纠结的“48小时”工伤时限问题,在我国近期工伤赔偿纠纷中并非孤例。

  工伤险条例“48小时”认定界限引争议 

  山东建筑工人尹广安,在工作期间突发脑溢血被送往医院,在经过30个小时的抢救之后,尹广安的家人决定撤下呼吸机。在撤下呼吸机之前,其家人经过了一番痛苦的心理挣扎,因为一旦抢救时间超过48小时,则尹广安就将无法被认定为工伤。 

  尹广安家人在决定撤下呼吸机之前所经历的心理挣扎和痛苦,不是当事人很难真正体会。他们的选择,直接决定了亲人的生死。如果选择继续抢救,可能会救回亲人的生命,也可能做无用功,但不论结果如何,一旦抢救时间超过了48小时,那么尹广安就将失去被认定为工伤的资格,随后的赔偿将和工伤赔偿有着巨大的差距。【详细

  冷酷的制度频让劳动者心碎

  2007年,江苏女教师李华晕倒在讲台上,在昏迷64天后离开人世,尽管她的病是长期劳累所致,但当地教育局拒绝认定为工伤,拒绝的理由说白了就是李华死得太慢、太晚了。犹记得,李华之死曾引起社会舆论对工伤制度的强烈声讨,但是,2010年《工伤保险条例》修订时并没有对相关条款作出改动。  

  今年10月21日,山东省济宁市一名杨姓男子在单位加班时突发脑溢血,抢救4天后死亡,至今没有被认定为工伤。不禁要问:48小时的时间界定依据是什么,道理在哪里?要知道,随着医学科技的发展,病人的心跳、呼吸、血压等生命体征都可以通过药物和设备加以逆转或长期维持,尽力挽救病人性命,这难道错了吗?【详细

  “48小时”是工伤认定时限“红线”

  网民“肖华”认为,48小时竟然成了工伤认定的一个条件,这不得不让人感到荒唐。难道48小时死亡是工伤,48小时零一分死亡就不是?48小时成为工伤不可逾越的鸿沟,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一些单位可能为了使职工不符合认定工伤的标准,而对职工进行无效抢救,拖延过48小时。或许更有家庭,为了得到工伤认定,不得不放弃积极抢救…… 

  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该条文明确规定,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只有出现死亡或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的,才能被认定为工伤。【详细

3
10月27日,是51岁建筑工人尹广安的下葬之日。他在工作期间突发脑溢血被送往医院抢救。尹广安所在劳务公司的人极力让医生用呼吸机维持他的生命,至少维持48小时;而尹广安的儿子则为了使父亲被认定为工伤,决定撤下呼吸机,让父亲“自然”死亡。
复制复制复制2
这是一幕荒诞图景:病人命悬一线,劳务公司忙不迭地要求医生用呼吸机维持,目的不在于抢救病人性命,而是在算计工伤赔偿。这更是一起人伦悲剧:父亲的心脏还在跳动,生命尚未逝去,儿子却残忍地撤下呼吸机,将父亲送往鬼门关。

  48小时竟然成了工伤认定的一个条件,这不得不让人感到荒唐。难道48小时死亡是工伤,48小时零一分死亡就不是?48小时成为工伤不可逾越的鸿沟,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48小时规定,将死者挡在工伤之外

  是要积极抢救“保命”,还是放弃抢救“保工伤赔偿”?事实上,这个令人无法承受的抉择,令尹广安家人纠结的“48小时”工伤时限问题,在我国近期工伤赔偿纠纷中并非孤例。就在此前10月21日,山东济宁市的一位姓杨的男性在单位加班时,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尽管是在加班时倒下的,但杨先生是在医院抢救超过48小时后死亡的,按照相关法律不能视同工伤。  

  据了解,杨先生今年51岁,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中午加班时突发脑溢血晕倒,被附近医院抢救。4天后抢救无效死亡,由于超过48小时的限制,至今没能认定工伤。【详细

  两种“死法”赔偿存天壤之别

  现行《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规定了“视同工伤”的三种情形,其中第一种情形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换言之,如果一个人病倒在工作岗位上,经抢救两天之后才死亡,就不能认定为工伤,家属无法获得工伤赔偿。据专家介绍,若认定为工伤,死者家属可得到40万元至50万元的赔偿,若不能认定为工伤,非工伤死亡赔偿金只有3万元至4万元,两者有天壤之别。【详细

  两难选择“保命”还是“保工伤赔偿”

  赔偿数额上的巨大差距,把家属逼入“保命”还是“保工伤赔偿”的二选一难题上。也正因为其中存在的巨大差别,在尹广安抢救期间,他所属的劳务公司曾要求医院用呼吸机尽可能维持伤者生命48小时。  

  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有些公司为了规避工伤赔偿,想尽各种办法把伤者生命拖延至48小时。而个别家属,如果感觉病人抢救无望,甚至会采取消极治疗或者提前中止治疗的措施,以避免治疗时间超过48小时。不管是哪种情况,都缺乏对生命的基本尊重,都是抢救生命的障碍。【详细

2
网民“肖华”认为,48小时竟然成了工伤认定的一个条件,这不得不让人感到荒唐。难道48小时死亡是工伤,48小时零一分死亡就不是?
3
是要积极抢救“保命”,还是放弃抢救“保工伤赔偿”?事实上,这个令人无法承受的抉择。

  “48小时”是刚性规定,但严格执行48小时时限造成的道德困境应当寻找途径解决。

  “48小时之限”有违公序良俗

  网民“卞广春”认为,工伤认定中有关“48小时之限”的依据,源于《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但明明是工作时发生疾病倒下,却以“48小时”为定性依据,无论是否符合法理,肯定不合人情,甚至有违公序良俗。 

  网民“王琳”认为,“48小时规则”之所以会引起争议,是因为在伦理上,病人的家属更愿意维系亲人的生命。资方让医院用呼吸机维持病人生命,这不正是家属所期望的吗?但问题在于,如果利益真的成了维持病人生命的最大标尺,资方采取的“呼吸机战略”将只会停留“48小时”之内,超过这一时限就撤;而病人家属为了得到“工伤认定”进而能得到工伤赔偿,也可能拒绝使用“呼吸机”,这将带来更为深远的伦理冲突。【详细

  个别特殊情况人性化操作未必不可

  “从立法上讲,规定越细致,当然越具有可操作性。” 西安政治学院法学副教授傅达林说,由于工伤造成人的伤亡具体情况十分复杂,如果时间过长,也可能难以区分死亡是否为工伤导致的结果,所以立法确定48小时内,增强了执法的可操作性。“但是可操作性只是立法的一个技术性问题,它不能损害到立法的正当性和价值取向。48小时的规定,有了法律上的可操作性,但被指不人道。实际上,人性化操作也未必不可。”  

  早在1991年,山西工人郭云梅经常加班加点工作,在车间上班时发生高血压脑出血,经抢救治疗后瘫痪。但工厂不同意报工伤。双方僵持未果。1994年山西省劳动厅针对这种情况请示劳动部,1996年7月,劳动部办公厅发回《关于在工作时间发病是否可比照工伤处理的复函》,指出:“对于个别特殊情况,例如由于加班加点突击任务而突然发生急病,可以当做个别特殊问题,予以照顾,比照因工死亡待遇处理。”【详细

  标准过窄戕害职工合法权益 条例应修改完善

  网民“卞广春”认为,退一步说,即使以48小时为限,也应设计一种折中的方式,让当事人家庭看到企业对劳动者的关心,给当事人家庭以抚慰,也以最大善意体现法律与公序良俗的不谋而合。谁都不希望工作时发生疾病,短时间内医治无果的人早点离开人世。工伤认定只有充分体现人性化和以人为本,才更能符合民意,具有更持久的法律生命力。工伤认定“48小时之限”的讨论由来已久,这样的法规,让许多职工及其亲属“很受伤”,理应修改完善。【详细

2
法规作如此规定,自然有它的立法意旨。但在个案处理中,我们也希望立法能够更人性化,更符合医学标准。

  “一部高质量的工伤保险立法不是竭尽全力防范极个别人钻空子,而是应从更普遍的意义上确立起保护劳动者权利的价值准则。具体的完善方式,关键是要在死亡结果与死亡原因之间确立工伤的联结,更多的时候需要正确的执法解释。”

  往期回顾
U020121031516372404542.jpg
幼儿教师 您持证上岗了吗
U020121024633162575300.png
光明乳业"质量门"
ST20121018393080340253.jpg
驴友救援屡用公共资源
U020120928603229173955.jpg
官员财产公开"人走政息"
U020120919536961215513.jpg
银行拖延降刷卡手续费
U020120913641307927194.jpg
学生背课桌上学 解决不能在曝光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