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核心提示

日前,广州“弃婴安全岛”因负荷而暂停试点工作,弃婴问题再一次走进公众视野。3月24日上午10点,中国公益研究院副院长高华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何玲将共同做客正义网,探析弃婴背后的社会顽疾,开出“治病良方”。[详细]

访谈信息
时间:2014年3月24日10:00 地点:正义网直播间
正义网编辑部出品  主持人:武丽军
嘉宾介绍
 

    高华俊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副院长
    何玲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副教授

·广州叫停弃婴岛并非失败的社会实验
    广州弃婴岛试点虽然叫停了,但是我个人认为它并不是一个失败的社会实验,我觉得它的主要意义在于尝试、探索。按照民政部原来的工作设想先是在一些地方试点然后再推向全国。在试点过程中出现问题、碰到困难是在所难免的,关键是认真总结经验,为更好改善这个问题打下基础。
·我国目前的儿童福利制度以救助为主
    我们国家的儿童福利制度建设还处在初级阶段,是以救助型为主,正在向适度普惠型发展和迈进。救助型就是把国家责任界限在一些少数的应该得到救助的儿童上,覆盖面很窄。它有一个前提预设,也就是意外事件。事情发生完了以后再去申请救助,就偏滞后。
·去年向民政部交6万字儿童福利立法研究报告
    去年,我们给民政部提交了6万字的关于儿童福利的立法研究报告,民政部部长、副部长都作了重要批示,成为下一步推进儿童福利立法的一个重要文本。这个工作还在继续开展。我们还在做儿童福利分类保障制度等方面的研究,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探讨如何完善相关制度。
·对残疾儿童的投入与产出严重不成比例
    残疾儿童的医疗救助、康复、特殊教育、找工作等等是长期的,且花费巨大。从投资和收益的角度讲,残疾儿童的投入和产出肯定是严重不成比例的。但从维护儿童权益的角度上讲,所有的儿童无论他残疾与否都应该平等的享有《儿童权益公约》里规定的基本权益。
·拉平标准建立广泛的救助服务网络
    儿童福利院照料弃婴的行为还是要继续普及,建议婴儿安全岛可以小型化、普及化,建立广泛的社会救助服务网络。广州、厦门等因为流动人口多以及户籍问题,导致弃婴比较多,但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是特大城市救助标准要比一般农村要高,所以我们要考虑建立广泛的救助服务网络,尽量拉平救助标准。
·国外把多数儿童的福利问题解决在社区
    在2006年“蓝天计划”实施之前,全国只有100多所福利院,当时只能在省级普及,非常强的市才有。现在大量的建,建了600多所,但是县级没有,县级只有个别大县才有,而社区一级则完全没有福利设施。国外的经验恰恰是把儿童福利问题解决在社区,把多数解决掉,再把极端大案例在福利结构解决。
·应调整以病种为救助前提的医疗救助制度
    儿童大病医疗有几大障碍,一是医保存在封顶线,二是有病种限制,三是要先缴纳现金再看病,四是家庭贫困者如果不是低保对象还很难得到救助。可先行调整以病种为救助前提条件的医疗救助制度,建立儿童救助特别基金,形成以患儿家庭困难程度为衡量标准的医疗救助制度。
·政府应以采购服务的方式支持慈善组织发展
    2012年70多家慈善组织开展了130多个儿童大病救助项目,对数万名患儿实施了救助,慈善组织在重病重残儿童救助方面有着巨大的社会资源。政府应当以采购服务的方式给予更多支持,帮助慈善组织建立重病重残儿童救助工作机制,让更多慈善组织参与到重病重残儿童救助与服务中来。

 

 结语
  本着生命至上、积极应对的原则,多地试点建立弃婴岛。尽管广州暂停了试点弃婴岛的工作,但其意义在于尝试和探索,为更好地维护弃婴权益进行经验积累。除了借助社会力量共同做好救助工作,我们更应进一步加快立法进程,为儿童权益保障工作提供法律文本。毕竟,儿童的事情不能等待

  

 
    正义网编辑部出品
    2014年3月24日
 往期回顾更多>>
1.jpg
检察官支招"七字诀"防盗术
2.jpg
刑诉法专家谈薄案公审法治价值
3.jpg
专家检察官谈节日腐败
 相关资料更多>>
·人民日报:让“弃婴岛”成为生命绿洲
·民政部部长谈弃婴安全岛试点:总体来看利大于弊
·南京弃婴岛已“盛不下”孩子 无奈送外地福利院
·人民时评:弃婴接收是道治理考题
·弃婴岛前途引追问 发达地区试点或不堪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