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保到底"或"保而不医"现象根源

  正义网:近年来,一些罪犯利用法律法规存在的漏洞,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逍遥“狱”外。 

  杨宇冠:在司法实践当中,保外就医存在的问题不只是“一保到底”、“保而不医”,还存在“关系保外”、“自伤延保”甚至还出现为了逃避收监而“弃保外逃”的现象。保外就医本身是基于人道主义理念,体现了对已决罪犯人权的尊重与保障,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异化。[查看全文]

 

  是否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的不少情况难以界定

  正义网:对最高检公开表示《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规定的疾病范围过于笼统,您有什么看法? 

  杨宇冠:《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及《罪犯保外就医疾病伤残范围》是由司法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于1990年联合发布的,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现在的医疗水平和疾病认定与当时相比肯定存在较大的不同,这难免对目前的司法实践造成一定的影响。[查看全文]

  虚假鉴定成为保外就医逃避惩罚的一定重要原因

  正义网:保外就医制度在设计上哪些环节的疏漏最容易导致保外就医异化成权利滥用? 

  杨宇冠:在司法实践中确实有罪犯利用保外就医来逃避刑罚的惩罚。在我看来,这种权利异化与滥用最主要是存在于两个环节,一是决定环节,二是执行环节。由于缺乏必要的、有效的监督和限制。保外就医的关键在就医,在申请和决定保外就医时必须防止有关医疗机构和个人违规出具医疗诊断书。[查看全文]

  暂予监外执行可以设计一个类似于诉讼的构造

  正义网:保外就医的批准程序亟待改成司法程序。您作何分析? 

  杨宇冠:不受制约的权力就容易出现滥用。目前我国保外就医乃至整个暂予监外执行程序都体现出行政审批的色彩。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在判决宣告前暂予监外执行由法院决定,交付执行后则由执行机关,监狱或者看守所来决定。[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