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死拦火车农民:救了一列火车“丢”了4万块钱

时间:2014-07-28 09:50:00作者:卢美慧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羊倌还原了当时在铁轨中间迎面拦火车的动作。因为他的提醒,火车避免了与泥石流相撞的险情。据@央视新闻

卢伟获得了北京铁路局丰台工务段赠送的锦旗和奖金。

  ■ 对话人物

  卢伟,42岁,河北省涞源县王安镇山炮村村民,放羊十几年,维持家中生计。7月15日,涞源县山区突降大雨,倾泻而下的泥石流将京原铁路王安镇段淹没了20余米,这时恰巧一列火车驶来。卢伟跑到铁轨中间,迎面冒死拦车,火车最终安全避险。

  ■ 对话动机

  那是一列载有多个油罐的火车,司机紧急制动,车头停在距离泥石流区二三十米远的地方,司机下车感谢卢伟,“要没有你,肯定是一次重大事故,车上的三个人就没命了。”事后,北京铁路局丰台工务段向卢伟赠送了锦旗。

  卢伟因发现和防止安全重大隐患,获得了1万元的奖励。但因为拦车救险,他丢了21只羊,细算算,损失了4万多。“亏不亏钱是小事,不亏心就行。”羊倌卢伟说。

  “当时去拦火车也不是指着奖金去的,人家念我的好就行了,我挺知足的。不过一年放羊收入也就两万多,丢了那么多羊心里肯定难受,但一码归一码,咱干这事儿不冲钱。”

  ——拦车救险和丢羊之后,羊倌卢伟说

  泥石流淹没20米铁路

  新京报:能回忆一下那天的天气情况吗?

  卢伟:我当时在山坡上放羊,雨突然就来了,刚开始是冰雹,最大颗的有乒乓球那么大,紧接着就是暴雨,“7·21”那年(2012年),我们涞源也是重灾区,当时我也在山坡上放羊,感觉那天的雨比“7·21”还大。

  新京报:泥石流发生了?

  卢伟:雨下得急,我赶着羊正不知道怎么办,听着轰隆隆一阵响,远处山上泥石流就下来了,不一会儿就淹没了一段铁路,(淹没)大概有20米长,最厚的地方超过铁轨将近一米。

  新京报:你当时距离泥石流的地段有多远?

  卢伟:直线距离大概三四百米吧,我当时在山坡上,加起来最多五六百米的样子。

  新京报:当时怎么知道会有火车过来?

  卢伟:我放了十几年羊,对那条铁路很熟悉,什么时候过火车心里也有个数,当时是下午5点多,会有一列货车经过。四五分钟后,我就听到了火车的声音。

  新京报:你很快预想到会有险情发生。

  卢伟:嗯,(火车)撞上(泥石流)就麻烦了。雨那么大,我基本是连滚带爬地到了山脚下,草帽也飞了,雨衣被剐了几条大口子。

  “火车在石堆二三十米前停下”

  新京报:能回忆一下你当时怎么拦的火车吗?

  卢伟:从我在的地方上铁轨还要经过一个山洞,山洞当时已经被滚下来的石头堵了,我绕过那个山洞,又爬了一小段坡儿,跳过铁路边的护栏,就站到了铁轨正中央。

  新京报:后来媒体采访你时复拍了几张照片,最早你是站在铁轨正中央?

  卢伟:(站)正中央才会被(火车)司机看到嘛。

  新京报:站到铁轨上的时候你估计离火车有多远?

  卢伟:最开始跳上去的时候应该有几百米,雨还在下,眼睛也不太睁得开,我只能通过声音判断跟火车头的远近,就继续迎着火车的方向跑,得保证司机能看到我。

  新京报:在铁轨中央呆了多久,最近的时候离火车多远?

  卢伟:大概能看到火车的时候我又打了几遍紧急制动的手势,最近的时候应该也就一百米吧。之后我就翻出铁轨到路边了。

  新京报:你觉得当时司机看见你了吗?

  卢伟:当时我也不知道司机看没看到我,最怕的是他把我当寻短见卧轨的,铁路上总有这种事,必须保证司机发现并且看懂了我的手势,火车才可能停下。

  新京报:你怎么会知道铁路上紧急制动的手势?

  卢伟:1996年到1997年,我在铁路上工作过一年,当时作为青年职工,我们到北京通县(现通州区)的铁路学校培训过三天,一些基本的手势都是那时候学的。真没想到过了快20年了,还真派上用场了。

  新京报:可火车继续在行驶?

  卢伟:嗯,没停下来,不过可能因为大雨的关系,车速不是特别快,我就追着车头继续跑,继续打手势,还一边喊着“哎哎,停车啊”,那是一列货运火车,大概载着七八个油罐,几乎是擦着我的身体过去的,这个距离司机应该能看到了。

  新京报:火车最后停下来了。

  卢伟:停下来了,距离泥石流那段路大概二三十米的地方,谢天谢地。

  “丢了20只绒山羊,怪心疼”

  新京报:火车停下来第一个念头是什么?

  卢伟:当时还是蒙的,没啥念头。后来司机下车来感谢我,说要不是停下来,车上三个人肯定就没命了。我当时就想,不会有事了,不会出人命了。等彻底缓过劲儿来,才突然想起“哎呀,我的羊!”

  新京报:羊被你“晾”山上了。

  卢伟:那时候附近铁路上的维修工人和一些热心村民都过来了,腾出铁轨,那火车限速5公里慢慢地离开了事发路段,我才彻底缓过来,才想起来我那170只羊,下那么大的雨没人管,当时心想完了完了,肯定丢不少。

  新京报:最后丢了多少?

  卢伟:还好那天是一场急雨,我回山上的时候雨差不多停了,但点来点去,还是少了30多只,第二天铁路上的工人帮我找回了几只,最后还是走丢了21只,就是丢了20只绒山羊,怪心疼。

  新京报:损失有多少?

  卢伟:我养羊十几年了,这批羊是特地从辽宁买来的绒山羊,我们涞源这两年鼓励这个产业。丢的大多数都是母羊,每只2000块,损失了4万多块。

  新京报:好在你是安全的,之后有没有后怕过?

  卢伟:哪儿能不后怕?当时不怕不代表后来不怕,到家我把这事儿告诉我老婆,她当时就吓哭了,哭得我还挺难受。我老婆有糖尿病,好多年了,这些年我都得在家照顾,不然就不养羊了。那时候我才想,万一我出事了可不得了,儿子刚工作,家里没人照顾了。

  新京报:丢了20多只羊,老婆没埋怨你吗?

  卢伟:没有,我老婆啥也没说,我觉得她也是支持我的。我儿子在北京打工,听说这个事儿后特地请假回家看我,跟我说:“爸呀,你以后做事要多考虑,要顾及自己的身体。”我儿子看到了我身上的伤,当时连滚带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也有被灌木剐伤的。

  “我不是啥‘大英雄’”

  新京报:后来北京铁路局丰台工务段还特地来表彰你。

  卢伟:嗯,给了锦旗,还给了一万块奖金。

  新京报:网上好多人都说给少了,还不够你丢羊的损失。

  卢伟:哪儿能这么比?当时去拦火车也不是指着奖金去的,人家念我的好就行了,我挺知足的。不过一年放羊收入也就两万多,丢了那么多羊心里肯定难受,但一码归一码,咱干这事儿不冲钱。

  新京报:当地政府对你的举动有什么反应?

  卢伟:7月20号给我开了个表彰会,县里的政法委书记来了,还有乡镇的干部。他们说我做了好事,给涞源增光了,我觉得没啥。

  新京报:村里人讨论得多吗?会不会有人觉得你亏了。

  卢伟:我平常就是跟那100多只羊过,一早就出去,晚上才回来,碰到村里人也没啥机会好好聊,不过这两天碰着,大家老远都会说“大英雄”、“大功臣”来啦,我们这儿算是深山区,老百姓都挺朴实的,亏不亏的人们讨论得不多。

  而且我是啥人乡亲们也知道,去年我捡过一次钱,7000多块钱,我按照身份证给人送回去了,我这人有个原则,(我)亏不亏钱是小事,不亏心就行。

  新京报:被称作“大英雄”时你是什么反应?

  卢伟:我就傻笑,这次办这么个事儿我还挺高兴的。但是我也跟乡亲们说,我不是啥大英雄,谁碰到了谁也不会不管,再来一次的话,我肯定还是会去拦车。

[责任编辑:闫昭] 下一篇文章:北京10万“小人物”潜伏反恐 包括送水工保洁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