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干货】抱团腐败到底是怎么腐?

时间:2018-05-16 14:08:00作者:胡仲涛新闻来源:正义网微信公众号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俗话说,一人拾柴火不旺,众人拾柴火焰高,人们应该学会“抱团取暖”。可是,你听说过“抱团腐败”吗?

  近日,一起“时间跨度长达5年,涉案项目多达46个,涉案金额高达418万余元”的案件引发讨论。“一人提议,多人附和;一人贪腐,多人效仿”的腐败如病毒一样传染,让网友直呼“可怕”。

  “抱团腐败”的特点是利用金钱、职位等利益链,把小圈子成员捆绑在一块,形成人人有份,利益捆绑,攻守同盟的自保机制,把大家拴在一根绳子上,互为利益依托,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抱团腐败”形成的这个“团”往往比较坚固,针插不进,腐败分子们长期为了统一的利益链,互为掩护,长期把持着某个“地盘”,不易攻破。近年来多省出现的党员干部“抱团腐败”现象,让正义君都开了眼界。

  云南省:14名乡干部为搞点“活动经费” 5年套取民生资金418万

  腐败手段: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漾濞彝族自治县太平乡乡长罗绍军的安排下,施工企业通过重复计算劳务量和材料费等方式,伪造项目资料;乡长指示下属制作虚假苗木购销合同;违规发放津补贴;公款吃喝、送礼;

  腐败金额:2012年至2017年期间,共套取扶贫、抗震救灾、农村安全饮水等46个民生项目资金,涉及金额418万余元。

  处理情况:2017年10月,太平乡原党委书记黄志忠、原乡长罗绍军、原副乡长常向红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太平乡原纪委书记徐福周、太平乡副乡长杨子春、太平乡副乡长郭力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太平乡党政办原副主任杨建平、太平乡水务站站长梅新云、太平乡林业站原站长梅国祥、太平乡财政所原所长梅树祥等8名相关责任人分别受到处理。

  浙江省:10名村干部“为了审批方便” 瓜分价值18亿316套安置房

  腐败手段:浙江省永嘉县新桥村村干部与房地产商勾结,以审批方便为由,将安置房分配给村干部;向建筑施工项目中标方收取“好处费”;非法侵吞村集体资金。

  腐败金额:10名村干部瓜分了价值18亿元的316套安置房。

  处理情况:村委会主任余乾寿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其他涉案人员被判处5到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广东省:一疾控中心“塌方式腐败”10人套取2000多万

  腐败手段:广东省中山市疾控中心原主任岑永庄私设岗位,让其妻子“吃空饷”;违规挤占普通员工的绩效工资然后滥发给中层管理人员;将“食品安全风险监测”项目经费和职业健康体检、环境监测收费收入等资金截留到小金库并集体私分。

  腐败金额:岑永庄等10人涉案,共套取2000多万元。

  处理情况:岑永庄涉嫌贪污罪、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由中山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目前,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已向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安徽省:一水利系统私设“小金库” 订立“攻守同盟”对抗侦查

  腐败手段: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水利局领导干部收受贿赂,使得招投标只是走形式,实际中标单位大都是水利局下属单位;私下找行贿人退赃,甚至还订立“攻守同盟”对抗侦查。

  腐败金额:贪污工程款总计320余万元;受贿40余万。

  处理情况:水利局主管股长许秉琦,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水利局下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永生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会计石英菊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其余涉案人员因具有自首情节或认罪态度好,免于刑事处罚。

  深圳市:沙头角海关旅检四科“按岗分赃” 每人月入数万元

  腐败手段:深圳市沙头角旅检四科海关人员集体放纵走私,各环节实行“配合行动”,其中该科负责人要同意和安排走私车辆通过海关,组长具有现场监督抽查的职责,现场负责的关员具体查验放行。根据各自岗位所承担的风险,按闸放行关员分得500元,当班副科长分得300元,该科负责人分得200元,其余200元作为科室经费。

  腐败金额:以旅检四科负责人郑小梧为首的11名关员(其中4人另案处理)共收受9名走私人员给予的好处费共计531900元。

  处理情况:旅检四科负责人郑小梧因犯受贿罪、放纵走私罪、行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名关员因犯受贿罪、放纵走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至四年不等。

  如何破除“抱团腐败”利益壁垒?专家:避免关键岗位人员长期执法

  细究缘由,每一起“抱团”腐败的背后,都有着内部监督失效、外部监督难以介入的现实。对此,该如何破除“抱团腐败”利益壁垒?

  “‘抱团’腐败透露出日常监管中的软肋,如果腐败分子达成一致‘协议’,形成利益共同体,将导致内部监督形同虚设。”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张紧跟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应当实施大跨度、高频率的科学轮岗制度,避免关键岗位人员长期执法,并加大上级的抽查力度。

  “治理‘抱团’腐败,还需要强化公众的参与和监督,把权力运行置于公众的视野之下,通过自下而上的监督,弥补已有监督存在的不足。”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伟东认为,应当提高权力运行的开放度和公开性,让公众和社会了解权力的运行过程。同时,完善基层民主、单位民主,提高公众对权力运行的参与度。

  “很多行业运行久了,难免形成利益同谋,互相得利,有法不依,形成行业‘潜规则’。”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松林认为,反腐败必须向这些行业“潜规则”动刀。

  有效遏制“抱团”腐败,必须重拳打破已经形成的“团伙式”腐败阵营。多位专家表示,在反腐败强大的火力攻势之下,再坚固的“团”也会散架,变成“泥团”而不堪一击。等待“抱团”腐败的,必将是“组团”落马。

[责任编辑:李君]
下一篇文章:【视频】萌娃眼中的法律人妈妈是啥样?
1 2 3 4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