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检察官的大学记忆:那年青涩,往事悠悠……

时间:2018-11-22 15:17:00作者:蕙质兰心新闻来源: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今年是我的母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七十华诞,校友们在各个群里吆喝着回校为母校庆生,铺天盖地的各种聊天信息,勾起了我对公大往事的一些回想。那时候,北京的风沙没有现在那么大;那时候,年轻真好;那时候,感情多么纯粹。

   

  木樨地、会城门 

  上世纪九十年代,去公安大学不管是公交还是地铁,都是在木樨地站下车。旁边的老楼因某历史事件犹存的弹孔总是令我等伸着脖子张望,但我从未见过师兄师姐们口中略带神秘的那些弹孔。只是每次出行,回来在木樨地下车或者下地铁,走回学校还有长长的一段路,就算是年轻,也觉得既累且躁。但木樨地这个地方,注定因为四年的行来过往,常驻于回忆之中。

   

  上世纪九十年代,物流行业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那时候取包裹一定要去会城门邮局,途中我们会经过一个露天的蔬菜瓜果市场,宿舍里最爱吃水果的老二任大小姐,经常骑车去会城门买各种水果回来犒劳自己,那时候她已十分懂得保养自己,经常一边扬着手中的苹果、桔子,一边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吃水果对皮肤好,女孩子要学会保养。

   

  可惜像我这样的乡下土包子,是没有这个意识的,当然我也不是很爱吃水果。只是初到北方,有些没见过的蔬菜让我十分惊奇。譬如北方的那种大圆茄子,南方是没有的。我第一次见它就是在会城门的菜市场,当时我十分奇怪那是什么,居然很大声的指着那个紫色的大圆茄子,问“这是什么”。结果被宿舍的老大一把把嘴巴给堵住了。她一边拉我走,一边小声告诉我那是茄子。当时她觉得我特别丢人,居然连茄子都不认识。现在想想那时候就是单纯,咋就不知道藏拙呢。

   

  食补膳、木一居、煎饼摊子

  食补膳是公大校门正对着的一个小饭馆,过了桥就是。在公大读书的时候,我们没少去那里打牙祭。每次必点小葱拌豆腐、糖醋里脊之类的菜。还有一家经常去的小饭馆就是木一居,这家因为味道好、价格亲民,深受公大学子喜欢,常常爆满。

   

  这家店有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公大学生称之为“小师妹”,长得十分秀气。对于枯燥的公大半军事化管理的生活,这个“小师妹”好像成了大家生活当中的一个调剂品。公大学生,尤其是男生喜欢去木一居,其中有多半是去看她,和她说说话、逗乐子。若干年后,有校友们在广州街头还邂逅过这个“小师妹”,真可以说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了。

  

  学校门口有个煎饼摊子,老板娘头发剃的板寸,大大的眼睛画着浓浓的黑色眼线,脸上刷着厚厚的白粉,嘴上涂着鲜红的唇膏,身材微胖,一口地道的京腔,是非常有特点的一个人,以至于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她的模样。

   

  她摊的煎饼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煎饼,没有之一。有时候赶不上吃早餐,或者有时候嘴馋了,总是第二节课下课后跑到校门口去买她的煎饼,1.5元一个。当时也没觉得一个穿着学警制服的姑娘,手捧煎饼大快朵颐的样子,落入男同学的眼中,会不会有损形象?总之我班的那些淑女同学,鲜有陪我一起在课间去吃煎饼的。如今世事变迁,估计煎饼摊子也多半流失在岁月中了。想来想去也奇怪,我们多次帮衬的木一居、食补膳都未曾令我如此难忘,反而是那1.5元的煎饼让我念念不忘。

   

  军训、早操、警体课 

  入校时所有新生被拉到北京西山的军营训了两个星期,回校时个个晒成了黑煤球。那时候没有防晒霜,而北方的太阳也确实猛烈。这些一晃也是25年前的事情了,但我仍然记得军训的一些趣事,比如有男生在训练时晕倒,有女生走路时顺拐,还有最后一场晚会上,一个瘦削的湖北女孩,因唱了一首《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从此获得了玫瑰的雅号,并在四年的大学生涯中颇受关注。

   

  在公大,最难熬的时光是寒冬腊月的早晨,天还漆黑,我们却要从温暖的被窝中爬起来,离开有暖气的屋子,去操场上跑操,还要迎着寒风喊“一、二、三、四”。而操练的内容,无非就是立正、稍息、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等,或者是站军姿,非常的枯燥无聊。现在回头想想,这种训练或许正是教会了大家一种叫做“服从”的东西。所有人最终都会下意识地,跟着口号走,不疑有他,不问对错。

  警体课其实我最怕,每次上完浑身疼,持续一周,等差不多要好了,又要上警体课了,如此周而复始。从拳击、摔跤、柔道、擒拿、格斗到射击,我们都要学,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25年过去了,这些当初曾经苦练的技能,也差不多流失在岁月的长河中了。

   

  对于70后的我们来说,跟随着千军万马挤过了独木桥,没有升学的压力,享受着国家的补贴,就业前景尚可,这样的大学四年生活无疑是人人十分向往的,也是我们一生当中最宝贵的黄金岁月。这四年的学习生涯,架起了通往未来的桥梁,有人因此得到了理想的工作岗位,有人因此遇到相伴一生的良人。

   

  世事变迁,从公大毕业以后,我成为一名光荣的检察官,并有幸走上公诉席,指控犯罪,匡扶正义,实现了年少时除暴安良的理想。法律是公正与善良的艺术。有时候真的为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法律人而自豪,也特别感谢母校四年的培养。

  往事悠悠,而今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致敬我的公大四年青春!

[责任编辑:王帅] 下一篇文章:孩子,你的微心愿请查收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