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频道>>检察聚焦

对派驻公安机关检察室工作的实践思考

时间:2020-04-23 20:27:00作者:辛妍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关键词:派驻检察室 提前介入 侦查监督

  摘要:检察机关派驻检察室的设置,符合司法规律和现实需要,有助于优化检警协作、强化侦查监督、提高案件质量、提升诉讼效率。最高检对派驻工作进行了重要部署,派驻公安机关检察室工作取得显著效果,但实践中仍存在限制监督实效的深层次问题和制度性障碍,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因此需要厘清监督职能、创新监督方法,从增强现实可行性方面进一步予以完善。

  侦查监督是法律赋予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内容,根据中央政法委、高检院的工作部署,在公安机关执法办案管理中心成立派驻检察室,是今年的一项重要工作。检察机关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成立派驻检察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行使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权,发挥检察官主导审前程序作用,能够真正把“办案中监督、监督中办案”理念落到实处。派驻公安机关的检察室作为新生事物,在工作模式、职责范围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让侦查活动变“被动”为“主动”,是创新监督机制的全新探索,直接关系到监督职能行使的效率,因此,研究派驻公安机关检察室的实践情况,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一、派驻公安机关检察室的背景

  (一)制度背景

  宪法第129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根据修改后的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第十七条规定“人民检察院根据检察工作需要,可以在监狱、看守所等场所设立检察室,行使派出它的人民检察院的部分职权,也可以对上述场所进行巡回检察。省级人民检察院设立检察室,应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省级有关部门同意。设区的市级人民检察院、基层人民检察院设立检察室,应当经省级人民检察院和省级有关部门同意。”这是派驻检察室的法律来源和设置根据。“建立对公安派出所刑事侦查活动监督机制”是高检院《关于深化检察改革的意见(2013-2017年工作规划)》确定的。2015年12月14日,高检院侦监厅转发了《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山西省公安厅关于在公安机关设立侦查监督检察室的意见》,对于实践中的这种做法予以推广。在2020年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和全国检察长会议上,郭声琨书记、张军检察长明确要求,要积极推进检察机关向公安机关执法办案管理中心派驻检察室,暂时不能派驻的,也要实现与公安机关执法办案信息的实时共享。

  (二)实践背景

  1、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张力不足。法律监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更倾向于配合,致使检察机关的监督更多是单项行为,侦查机关对引导取证意见可以选择采纳或不采纳,一次提前介入活动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公安机关配合的程度,由于没有约束力,引导侦查取证往往会遇到阻力,检察机关对重大、敏感案件的信息通报机制是否通畅、提出的引导取证建议是否得到重视、提前介入是否取得认可等等因素,都影响着检察监督职能的发挥。

  2、监督存在滞后性。实践中,检察机关在监督中接收消息通道狭窄,往往在公安机关解除刑拘、撤销案件、终止侦查之后,才开始对案件进行审查,难以掌握第一手资料和信息,审查存在被动性;如公安机关在办理哪些案件、哪些案件需要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大部分取决于公安机关的前期通知,没有公安机关的通知,检察院无从得知,更无法指导,难以摆脱被动局面,提前介入工作就会存在敷衍了事的局面。检察机关在执法办案中发现违法侦查行为,通常采用口头纠正和下达《纠正违法通知书》、《检察建议书》等方式,很难引起公安机关重视,实际监督效果不理想。

  3、监督理念有偏差。大多数的检察官在对公安机关的监督过程中难免不好意思、碍于情面,监督流于形式、走过场。各地批捕、公诉人员常年固定岗位,人员轮换少,与公安囿于“熟人”困局,过渡监督会造成检警紧张,轻于监督又影响了监督的实效性。提前介入工作没有与个人考核挂钩,在派驻检察室没有成立之前,工作没有落实到具体个人,而侦察机关是否破案对检察机关也无直接影响,这导致工作人员肩上无压力,工作无动力,提前介入基本流于形式。

  因此,为了强化对公安机关侦查活动监督,提高办案质量,强化检察监督工作,加强公安机关侦查活动的监督,向公安机关派驻检察室很有必要,派驻检察室不仅契合构建和谐社会的时代目标,也契合检察机关强化法律监督的需要,检察室更能发挥基层优势,使监督工作更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二、对派驻检察室的实践认识

  (一)实践成效。派驻检察室成立后可以做到“全天候”监督,强化监督的空间性、及时性和便利性,更易发现一些平时很难发现的问题,促进侦查水平的提高,监督效果进一步凸显。派驻检察室的成立将检察机关的监督阶段提前到最前沿,使提前介入工作得到保障,有利于监督向实时性、亲历性方向发展。

  1、规范执法行为,实现司法公正。派驻检察室设立后,侦查监督工作可以前移至公安执法办案阶段中,检察部门能够从批捕、起诉角度对侦查方向和证据标准提出合理化建议,改变以往起诉后查看案卷再发现问题的局面,督促侦查人员及时收集客观证据、关键定案证据,弥补了侦查人员在侦办案件中先入为主的误区和工作上的盲点;确保公安办案人员收集的证据能够符合刑事诉讼证据标准。实践中,公安机关在办理大量刑事案件时,由于破案压力大,难免存在立案不实、取证不合法、案件台账不规范等问题,派驻检察官提前介入,能够规范执法,提高立案精准度。

  2、提高诉讼效率,节约司法资源。派驻检察室可以引导公安侦查,在证据收集上可以发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作用;抵制各种干扰因素及证据收集的人为因素;保证移送案件的证据链条完整,缓解了执法部门案多人少的矛盾,提高批准逮捕率、降低补充侦查案件数量,提高整体案件比,发挥了报捕前拦截、节约司法资源的作用。

  (二)运行中存在的问题

  1、信息不对称问题。派驻公安检察工作其意义主要是通过共享平台开展监督,但是现代的同步监督方式如案件信息共享平台尚未完全建立,而公安机关提供的材料目的性、针对性也比较强,这便导致监督信息与实际信息不对称,监督具有表面性,检察机关难以发现公安机关执法中的源头性、根本性、基础性的问题。

  2、派驻检察室职能泛化。派驻公安检察室是一项新生事物,在法律规定层面上不够详细,导致实践中的检察室工作重点和工作思路五花八门,工作启动开展快,但大多自说自话,效果不一。派驻检察室与检察院各部门之间的工作也尚未形成有效衔接,缺乏较为统一的导向,监督威望大打折扣,不利于派驻工作的健康持续高质量发展。

  3、监督缺乏刚性。检察机关下发的监督方式如不被公安机关采纳,检察机关无法进一步采取更为强有力的纠正,这样使得检察机关的监督方式多半为“人情式”监督,有些基层院为了追求良好的工作关系,对侦查中存在的问题不敢、不善监督,监督缺乏刚性,甚至听而不闻,无法形成强有效的监督效果,久而久之,思想上对监督工作也会产生抵触和畏难情绪。

  三、做好派驻公安检察室的对策建议

  (一)明确派驻定位。不少派驻检察室过于重视与派驻单位的协调配合,强调支持工作,弱化监督的核心位置。派驻检察室作为基层检察院的派出机构,应找准定位,科学履职,坚持做到参与不干预、引导不主导、监督不失职、配合不越位,定位派驻检察室的“服务型”职能不偏颇;坚持以行使法律监督检察权为重点,明确行政与司法的界限,保持派驻检察工作的持久生命力,力争将派驻公安检察室打造成与公安机关相互配合的前沿哨,也是符合检察机关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题中之义。

  (二)完善信息共享机制。派驻检察室要明确信息共享范围,确定信息共享方式。建立公安、检察案件通报机制,便于检察室可以及时查阅卷宗材料,跟踪介入,及时研判。立足工作实际,熟练掌握公安警综平台的操作方法,提高发现监督线索的敏感性,积极推进大数据、信息化手段的深度运用,用信息化手段为检察监督提供强有力的数据支撑。

  (三)完善监督方式。派驻检察室应采用多种方式开展监督,建立刚柔并济的多层次、多渠道的监督方法。提起检察建议的理由要充分论述,增强说理性,准确认定法律关系,切实提高监督质量。同时也要提高自身业务水平,加强法律人的专业素养,做好事前沟通协调,并对所发现的问题及时总结经验。派驻检察官要站在客观角度营造良好监督氛围,让公安干警切实感受到派驻检察工作带来的便利。

  辛妍

  (作者单位 黑龙江省丰林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责任编辑:马志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