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三月接访见闻……

时间:2020-03-10 16:19:00作者:曹晋齐 蔡碧原新闻来源:《人民检察》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曹晋齐* 蔡碧原**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最高检”)的统一部署和要求,我们受单位指派,到最高检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接待来访群众工作。我们二人共用一个接访窗口,通力合作,密切配合,负责接待来自北京、安徽、内蒙古等地的来访群众。三个月的时间共接待来访群众349批360人,经审查接受刑事、民事、行政申诉以及国家赔偿监督案件共36件,通过释法说理工作成功说服多名来访群众息诉罢访。三个月的接访工作时间虽不算长,但我们不仅增长了见识,开阔了视野,提高了业务能力,更增强了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为党分忧、为民解难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同时也使我们结合本职工作接受了一次充实而难忘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收获颇满,感触良多。

  一、接访是政治性极强的业务工作和业务性极强的政治工作

  最高检接待群众来访工作主要由第十检察厅承担,第十检察厅内设八个办案组和12309检察服务中心。12309检察服务中心是专门面向群众的来访接待和来信分流平台,平均每天接待来访群众数百名,我们所在的窗口平均每天接待10人左右。按照工作程序要求,对每一位来访群众,我们都要进行材料审查、倾听诉求、释法说理、信息录入等工作。来访群众所反映的案件主要有以下三种情况:一是诉讼程序已经终结,依法不应再受理的;二是绕开管辖机关越级上访或者多头上访的;三是属于最高检管辖,依法应当受理的。从我们接访的情况看,第三种情况是少数,大概十居其一,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不是简单地予以受理,而是在受理案件的同时告知来访群众:对于他们的境遇,我们感同身受,最高检一定会依据事实和法律,认真审查每一件申诉案件,努力作出公正的决定;同时也郑重地提醒他们,到最高检申诉的案件大多经过了多级法院的审理和下级检察机关的监督,最高检审理后提起抗诉的概率不是很高,要有接受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的心理准备。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为下一步的息诉工作留下伏笔、做好预热。针对第二种情况,我们掌握这样一个原则:应当由检察机关受理的决不推给其他国家机关,应当由本单位受理的绝不推给其他检察机关,应当由本部门受理的绝不推给其他部门,应当由自己解决的绝不推给其他同事。基于这一前提,在认真审核来访群众提交材料的基础上,我们会耐心告知其到有管辖权的机关反映问题。对于确实属于下级检察机关管辖的案件,我们在告知来访群众的同时,还会利用熟悉本省(市)检察机关情况的优势,向下级检察机关通报相关情况、商讨对策,切实避免来访群众“申诉无门”的情况发生。对于第一种情况,按照正常的工作程序,我们只需简单、直接告诉来访群众:您反映的案件司法程序已经终结,经审查不符合最高检受理条件,不予受理。但每当面对来访群众焦灼的面孔、期待的眼神,只要时间允许,我们总是忍不住多劝慰他们几句,从法律上帮助分析他们败诉的原因,从情理上帮助分析他们的诉求是否恰当,用举例子的方法告知他们缠访、闹访的后果,以拉家常的方式劝他们走出败诉所带来的阴影,早日息诉罢访,回归正常的生产生活。

  最高检第十检察厅有关领导同志曾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信访工作是送上门的群众工作,接访人员的职责就是为党分忧、为民解难。通过三个月的集中接访工作,我们对这句话的内涵和分量有了更深切的体会和感悟。我们认为,应当把为党分忧、为民解难作为一切工作包括接访工作的价值追求,作为每一名检察人员的终极工作目标。虽然受职责分工以及其他客观原因限制,我们无法满足来访群众的全部诉求,但至少可以做到,通过我们的接访,部分乃至全部化解来访群众的不满,不在检察环节增加新的矛盾,不因我们不耐心、不专业、不妥当的接访言行激化矛盾。

  到最高检的来访群众多种多样,诉求不同、心态各异。既有不服法院裁判、检察机关决定,情绪激动来最高检“讨个说法”的;也有因不理解法律规定,固执地认为司法机关互相推诿、“踢皮球”而到最高检寻求最后的希望的;还有一些本人表达不清诉求也听不明白解释的……面对林林总总的情况,接访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这对接访人员的政治和业务能力、综合素质以及人生阅历和生活经验,都是较大的考验和挑战。

  二、有效接访必须回到问题的原点,抓住问题的关键

  在接访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些当事人遇到问题,不是想着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而是动辄找党委政府缠访闹访;不是想着到主管部门反映问题,而是频繁到省会城市乃至首都北京进行群体性上访;还有的选择在重大节日和全国两会等敏感时间节点,进行越级上访、非法聚集,并借此向政府施压。有关部门为了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必须依法处置,对有关人员予以训诫、拘留等。这样一来,非法上访就演变为了行政案件,乃至寻衅滋事等刑事犯罪案件,随之而来的就是当事人经年不息的行政申诉、刑事申诉、要求国家赔偿等上访事项,一件小事、一个孤立的个案衍生出一系列申诉上访,形成依法处理效果不佳或依法处理不能的顽疾,循环往复,不得终局,当事人、司法机关乃至整个国家和社会都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们也因此感受到,群众工作无小事,检察机关的信访工作一定不能止步于窗口接访、引导分流,还要更加重视源头治理和预防,在司法办案的第一时间应要注重避免引发新的矛盾,避免因案生案的恶性循环。

  今年六月的一天,一名来访群众因不服法院行政裁定到最高检申请检察监督,我们与来访人进行沟通、审查材料,了解到来访人曾因房屋所有权纠纷多次聚众到北京上访,公安机关依法对其作出训诫处罚决定,其不服处罚决定而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以该案件不属于行政诉讼管辖范围为由,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对此,我们对她进行了释法说理,告诉她训诫类似于一种批评教育,并不会对其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建议其把精力放在最初的民事案件上,不要陷入无谓的行政诉讼中去。来访人反复强调,最初的房屋所有权纠纷一案已经引发了五个行政诉讼案件,这次前来主要是对公安机关的训诫决定不服,一定要检察机关给个说法,否则将继续上访。很显然,来访人经过多年的上访,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初的诉求是解决房屋所有权纠纷,长期申诉上访,形成诉求替换和迷失,反而淡忘了最初的诉求。对此,如果不从思想观念和法理情理上对其释法说理,对症下药,其后半生恐怕会一直奔波在上访的路上。

  三、做好接访工作必须加强协同配合,形成化解矛盾解决问题的强大合力

  三个月的接访工作,使我们进一步深刻认识到:社会矛盾化解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各方参与、群策群力。接待来访群众,是检察机关在司法办案中做好群众工作的重要方面,但实践中存在一些不正确的认识,即认为群众信访工作只是控申检察部门的事情,与办案部门无关。我们认为,群众工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人民性的必然要求,应当作为践行以人民为中心思想的重要方式,贯穿于检察工作的始终。有效做好接访工作,需要接访人员与办案人员之间的协同配合,需要控申检察部门与其他业务部门的协同配合,需要上下级检察机关之间、兄弟检察机关之间的协同配合,进而形成一个多方联动、相互协调、相互配合的社会矛盾化解体系。

  今年五月的一天,来访人李某某来到最高检控告北京市某区检察院承办案件检察官有故意包庇犯罪嫌疑人的渎职行为。据了解,来访人李某某系韩某某、马某某诈骗案的被害人,韩某某、马某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某区检察院提起诉讼,但检察机关并未对该案重大犯罪嫌疑人李某馨作出实质性处理决定,仅在起诉书中标注了“另案处理”。来访人到最高检上访,反映承办检察官拒绝会见和听取其对案件的处理意见。在认真审核相关材料、倾听来访人的陈述,确认来访人反映的情况属实后,我们随即与某区检察院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取得联系,了解案件相关情况。综合各方情况后得知:某区检察院将于近日对犯罪嫌疑人李某馨作出批捕决定。经进一步沟通,我们还了解到,因沟通不畅,被害人利用微博散布涉检不实信息,在不特定范围内对检察机关的形象造成了负面影响。我们将了解到的情况告诉来访人李某某,并希望其能够删除发布的不实信息。来访人李某某看到我们多方联系承办案件的检察官,并耐心地释法说理,很受感动,答应我们回家后立刻删除微博信息。当晚,经核实,李某某的微博信息已删除,一场潜在的重大涉检舆情就此平息。

  表面上看,引发这起涉检舆情的原因是承办案件的检察官拒绝会见被害人,也未向其告知检察机关即将对犯罪嫌疑人李某馨作出批捕决定。单纯从法律角度来看,检察官的这种做法并未违反相关法律和工作规范的要求,但仔细想想这种做法确实让被害人无法接受,因此一时对检察机关产生不信任和不满也在情理之中。在这起诈骗案中,被害人损失了两套房产,导致家庭破裂,自己居无定所,心中的苦楚无以言表,也没有途径向办案检察官表达诉求,不得已转而向最高检求助。虽然事情最终得到圆满解决,被害人表示愿意耐心等待诉讼结果,并自行删除微博信息,但是如果一开始承办检察官就能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按照“谁执法谁普法、谁办案谁负责”的原则,听取被害人的合理诉求,那么这起涉检舆情事件在一开始就可以避免。法律是刚性的,但执法的过程是有温度的。检察机关各办案部门如果都能树立群众理念,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把群众工作贯穿于司法办案的全过程、各环节,那么可能会有很多群众不再寻求通过上访来解决问题。

  四、做好接访工作需进一步推动诉访分离有序化、法治化

  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原因,信访成为我国政治和社会生活中一种比较独特的现象。群众向检察机关来信来访,是反映自身诉求、维护自身权益的方式,反映了群众对法律的依靠、对检察机关的信任,但诉访不分、以访压法、信上不信下等信访乱象,暴露出我国法治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短板和弱项,既不利于依法解决问题,也不利于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急需我们强化责任担当,以问题为导向,合力攻坚。加强普法宣传,引导群众依法申诉、依法维权、依托法律程序解决问题,减少乃至消除法外循环,对于破解“诉中有访、访中有诉、诉访不分”的复杂局面,摆脱当前信访工作的困境,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记得有位来访人因不服法院行政裁决而到最高检申请检察监督,反映的是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争议问题。我们审查后认为,此类问题并不属于行政诉讼管辖范围,当然更不属于最高检受案范围。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政府处理。因此,法院依法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妥。我们明确告知来访人,可以依法将争议提交政府相关部门处理。来访人回应称,政府相关部门以法院已经作出裁决为由,认定其诉求属于涉法涉诉问题,应由司法机关解决,政府不予处理,最终导致信访人长期陷于无谓的诉讼程序中,既浪费了司法资源,也损害了司法公信力。

  什么样的争议需要进入诉讼程序,什么样的问题应由政府及其组成部门解决,如何对具体案件进行甄别?在这个问题上,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应当充分沟通,达成统一标准,对于可能属于涉法涉诉事项的信访,应做到无缝对接,及时纳入法律程序处理,确保具体事项“有人接、有人管、有人办”,最大限度满足群众的合理诉求。

  三个月的接访工作经历,让我们有机会从最高检的角度审视这项工作,增强了对信访工作重要性的认识;同时开阔了视野,学到了一些新的工作方法,自身工作能力和业务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将把在最高检工作期间学到的工作理念和方法运用到本单位的接访工作中,提高工作水平,优化工作效果,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次来访过程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

  **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检察官助理。

  (本文原载《人民检察》2019年第22期)

[责任编辑:马志为]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0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