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坤:与情妇同堂受审

时间:2014-01-21 10:22: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入选贪官:安徽省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

  【事件回放】

  伙同情妇在短短6年时间里就创下迄今为止安徽贪官受贿数额“最高纪录”。2013年10月10日,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及其情妇赵晓莉涉嫌共同受贿2929万余元一案,在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据办案人员介绍,刘家坤受贿案发后,他与赵晓莉并没有像其他贪官与情妇那样互掐互咬、推脱罪责,而是表现出“忠贞不渝的真情”。刘家坤向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写求情书,说赵晓莉是个“无知的社会上生活的女人”,是他贪念的“受害者”,因他牵连入狱,孩子流落乡村托农户照看,希望司法机关能对她从轻处罚,让她得以照顾他们幼小的儿子。赵晓莉则每每见到检察官,都哭着询问刘家坤的身体如何,并托办案人员带信对刘家坤说,是她的贪心害了他……

  拥有170万人口的安徽省太和县,房地产市场需求较大,但近年来有两大怪现象:一是外地开发商难以进入;二是少数本地开发商垄断市场,乱买私买土地、私改规划、私调建筑容积率、乱建违章建筑等现象突出。

  刘家坤案揭开了太和县土地房产市场乱象的根源。宿州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家坤2007年至2012年担任太和县委书记、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伙同情妇赵晓莉,利用职权收受6名行贿人财物折合人民币2929.7万元。刘家坤受贿有三大突出特点:一是数额巨大,平均每年受贿近500万元;二是“情妇操盘”,几乎所有贿赂都通过赵晓莉收受;三是“手法专业”,基本集中在土地房产领域,收受开发商贿赂,为其在承揽工程、征地拆迁、拨付工程款等方面提供帮助。

  耐人寻味的是,仅仅几年前,刘家坤还是一名国土系统“明星干部”。2001年前后,阜阳市委原书记王怀忠、原市长肖作新先后落马,多起犯罪涉及国有土地批租腐败。2002年,从部队转业不久的刘家坤被任命为阜阳市国土局局长,任期内建立土地管理“四项阳光制度”,净化全市土地市场。因成绩突出,他先后被评为“国土卫士”、“勤廉兼优干部”。

  2006年,刘家坤调任太和县委书记。太和县委一名干部介绍,刘家坤刚到任时也很清廉,从不收礼,走路上下班。“但后来不少人发现他有个情妇,就从这个方面突破。”

  【警示意义】

  “权力集中不受监督是最大的腐败。”这种过于集中而又不受监督的权力,可以让其在一县之内为所欲为,通过亲自召开会议、现场办公、向有关部门打招呼、提要求、做安排等多种方式,就轻而易举地在承揽工程、征地拆迁等事项上,为行贿人谋取利益。监督一旦失灵,权力就会失控。在太和县,刘家坤对于所有党政工作事无巨细一把抓,且独断专行,不按规矩办事,不按程序决策,终于“做成”了其人生最失败的一笔“交易”。“明星干部”的落马,值得警醒。

  【各方观点】

  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柏顺: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分析刘家坤案,在现有的政治架构下,县委书记作为权力高度集中的一个岗位,腐败多发的原因相近,监督体系的漏洞明显。

  ——2013年10月11日新华网

  新闻评论员阎兆伟:别的贪腐官员,很多是先贪腐而后有情妇;刘家坤是先有情妇而后大肆贪腐。贪腐方式上,刘家坤也与别的贪官有所不同,它属于鳄鱼鲸吞,是“一口吃出一个胖子”,属于那种“只争朝夕”类型的腐败官员。回顾刘家坤的“贪腐史”,他由红变黑,由优秀官员,变成贪腐官员,他的变坏、堕落与情妇赵晓莉有直接关系。可惜直到站在法庭上,他仍执迷不悟。

  ——2013年10月11日法制网

[责任编辑:车振宁] 下一篇文章:卢荣友:一人受贿牵出5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