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刑前未通知亲属会见:对司法人道的漠视

时间:2014-01-21 09:34: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事件回放】

    2013年7月12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曾成杰执行死刑。死刑执行后,其女曾珊在微博中称,“执行死刑当天没有接到通知,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曾珊的微博被大量转发、评论。7月13日晚,长沙中院的官方微博称:“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对犯人执行死刑时,犯人必须跟亲人见面。”这条微博激起网友愤怒,被批“最冰冷回复”。半小时后,该微博被删除。当晚,长沙中院再发微博:“7月12日上午,长沙中院在对罪犯曾成杰执行死刑前验明正身时,法官告知其有权会见亲属,但罪犯曾成杰并没有提出此要求,在其遗言中也没有提出。”并就“最冰冷回复”致歉。

  7月14日,曾珊收到了来自长沙中院的死刑执行通知的挂号信。挂号信的邮戳显示,信是7月13日邮寄出来的。

  同一天,湖南省高级法院新闻发言人对媒体介绍道,7月12日长沙中院对曾成杰执行死刑。“长沙中院于执行当日,将曾成杰的死刑执行布告贴于法院的公告栏内。因为案卷材料中没有曾成杰的二女儿、儿子的联系方式,故当日执行后法院将执行通知书邮寄送达曾成杰的女婿。”

  曾珊发微博称:“我爸爸知道我们的电话号码,再说,法院肯定有爸爸律师的联系方式!”

  7月15日,长沙中院刑事审判二庭庭长吴冀湘通过媒体,就曾成杰家属质疑的死刑执行通知书的寄送时间表示,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是,在执行死刑后,法院应当通知罪犯的家属。

  【事件影响】

    曾成杰事件引发巨大反响,其中“最后告别权”为何没有实现,成为焦点。如何将“最后告别权”保障好,不仅可以从法律上追问,也可以从人道主义和传递司法温度上审视。

  既然申请会见是死刑犯的权利,保障其权利实现是法院义务。从该事件引发巨大反响看,在这一事关公民权利和情感的重大问题上,继续维持刑事诉讼法第252条“执行死刑后,交付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罪犯家属”的现状,肯定不行。

  让死刑犯及其亲属体会最后的温情,应是“温情建设”的一部分;保障最后告别权的实现,让罪犯带着感激上路,让其亲属以感恩之心生活下去,亦是司法实现“以人为本”,保障社会和谐的需要。公众的强烈关注,印证了这一工作的重要和迫切。

  【各方观点】

    让死刑犯带着感激“上路”

  死刑犯走向毁灭,是其咎由自取;让他们为自己的罪恶行为付出生命的代价,是被害人和社会应得的正义。然而,一个人来世上走一遭不容易,当他以一种并不光彩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让他和他爱的人、爱他的人做最后的告别,是人性的要求。考量犯罪发生,犯罪形态、犯罪起因等不一而足,而罪犯对于社会、他人的冷漠心态,却如出一辙。正是人性的冷漠,导致罪犯作出种种丧心病狂的行为。而减少犯罪,也需要从唤起更多人的温情开始。给死刑犯最后的关爱,让他们及其亲属体会最后的温情,是“温情建设”的一部分。

  ——2013年7月17日《检察日报》(作者:李曙明)

  有悖法律人伦

  临刑之前让死囚见上家属最后一面,是司法应有的人道精神,这也有法律的明确规定。2007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第45条规定:送达死刑核准裁定书时,法院就应告知罪犯有权会见近亲属,同时还应通知罪犯的近亲属,就算罪犯不提出会见,家属也有权提出会见申请,法院“应当准许,并及时安排会见”。

  ——2013年7月14日《新京报》(作者:袁伊文)

  “刑前会见权”不证自明

  承认并尊重死刑犯的应有权利,在死刑执行过程中融入更多的生命伦理因素,当是文明社会的共识。作为一项不证自明的天然权利,死刑犯的刑前会见权不能指望司法解释,而应当通过刑事诉讼法予以明示,增加“死刑犯和家属临终告别”及“家属获知执行日期的知情权”等内容。

  ——2013年7月24日《检察日报》(作者:傅达林)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下一篇文章:兰州石化万元公积金:亏损企业的"大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