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拼搏(张相军)

时间:2014-02-10 15:03:00作者:张相军新闻来源: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信念·拼搏

  时间定格在2014年2月7日零时18分。马年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尊敬的康树华教授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一天,北京普降瑞雪,天地同悲!

  大年初一上午,我和爱人到医院向先生和师母拜年。躺在病床上的先生尚能叫出我的名字,但神智已有些不清,口中不时说出“另一个战场”。当时,还没明白何意?今天翻出先生曾送给我的《犯罪学》,看到扉页上先生“拼搏、奋斗”四个遒劲大字,才恍然大悟。原来先生知道时日不多,但仍不忘到另一个世界去拼搏、奋斗!

  先生的学识和人品令人敬仰。无论是在校期间就读,还是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先生的言传身教始终是我们这些弟子们的指路明灯。我清楚记得那是2011年2月19日的中午,刚过了正月十五,先生和师母召集弟子们聚会。弟子们来了不少,既有先生的博士生,也有先生的硕士生;有在北京工作的,也有专门从外地赶来的。二十多人围坐在一个大圆桌前,很是热闹。弟子们请先生说几句开场白。先生欣然同意。他说,“我作为‘80’后,首先说几句”。其实,先生已是85岁高龄,除了头发有些花白,但身体硬朗、声音洪亮,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是年逾古稀的老者。他说,“人生有几大喜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我再加上一句,师生欢聚时。我本名康德华,少年时目睹日本侵略者占领家乡的暴行,立志振兴祖国、树立中华,改名为康树华。我一生虽经历坎坷,但对共产党的忠诚一生不变,无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始终坚定信念,我希望各位同学也是一样,不管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要始终坚定理想信念,永远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我知道,先生年轻时就才华出众,是新中国最早的一批政法干部,很早就在北京大学法律系担任领导职务。但60年代在反右中被错误打成右派、开除党籍,文革期间又被下放到北大图书馆改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被平反。先生对于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很少提及,更没有抱怨。

  先生说,“过去我给同学们送书时总会写上四个字,就是‘拼搏、奋斗’。今天,我同样把这四个字送给大家,也与同学们共勉。”我知道,先生这四个字,不仅是对我们的鼓励,也是他一生都在践行的座右铭。文革期间他利用在北大图书馆改造的时间,翻译了多部宪法、环境法、犯罪学著作;1978年重返北大法律系后,人过半百的他全身心投入教学科研,率先在北大法律系开设犯罪学、青少年法学课程,为我国犯罪学、青少年法学及比较犯罪学的形成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虽80多岁高龄,仍笔耕不辍,每年都有新作出版。几十年来,他出版的著作和译作等身。特别是不辞辛苦,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联络组织全国学术同仁,发起设立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并担任首任会长,离开学会一线领导岗位后仍一直为我国的犯罪学事业奔走呼吁。先生说,“最近我又写了一本书,书名就叫《犯罪学——历史·现状·未来》。国外犯罪学的研究经过了上百年,对犯罪学的认识越来越深化,美国的高等院校都开设这门课。中国目前处于经济转轨社会转型时期,犯罪问题很严峻,作为专门研究犯罪问题的犯罪学,没有理由不受到重视。”我知道,先生作为中国犯罪学研究会首任会长,青少年法学的创始人,对犯罪学的形成和发展倾注了毕生的心血。这本书既是先生几十年学术研究的结晶,也寄托了对我国犯罪学未来发展的期盼。

  先生仙逝,精神永存!特别是他的坚定信念和拼搏精神将激励我们克服困难,砥砺前行!

  安息吧,恩师!

[责任编辑:宓森] 下一篇文章:社会各界追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