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论环保立法与司法理念的三大误区

时间:2015-09-28 14:26:00作者:芮东生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误区之一:定罪门槛过高。当前环境犯罪的主体应该是不仅具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故意或过失实施的污染或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还应具有严重情节和严重后果的行为人。这样的认定在立法层面与司法层面都是不利于环境保护的。

  对环境犯罪应当从宽定义。环境犯罪是包含数种犯罪的一类犯罪,下定义时,应从所有危害环境的犯罪的总体上去阐述其本质与特征,不能将其中某一种犯罪的特征作为特征来描述;环境犯罪是对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的损害,不应把构成环境整体的某些要素抛开。从危害形态上看,环境犯罪不仅包括结果犯,还应当包括危险犯;绝大多数环境犯罪的成立不应当以造成人身伤亡或公私财产损害为条件,而应当只要造成环境一定程度的损害,就构成犯罪;环境犯罪罪过形态上不但包括故意,也应包括过失。这样下定义,能使人们更容易把握住环境犯罪的实质,在现实生活中也更容易去界定这类犯罪。这样定义同时兼顾了环境刑法的行政从属性,并且突破了以前概念中只确立结果犯,没有危险犯的模式,更有利于有效地保护环境。

  误区之二:选错打击重点。当前环境司法理念最大的误区是:重犯罪,轻违法。

  例如,中国各地大小烟囟目前仍有不少冒着黑烟,但是人们司空见惯,不认为这是犯罪行为,行为人的思想上对此没有什么犯罪感。又如:2000年6月16日参考消息报道,内蒙古已有近三分之一约5.8亿亩的草场沙化、退化。每年下雨季节,数十万外地大军开进内蒙古草原疯狂采掘,一斤发菜要以破坏20亩草地为代价,一斤甘草会令近10亩草场变为沙丘。但是在立法和司法层面,却鲜有对此种情形入罪的案例与报道。

  上述事例表明,就单个行为人而言,其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也许是微不足道,但成千上万的个人行为或烟筒冒烟,其后果就异常严重。环境的破坏、雾霾的形成,更多的不是一时、一事、一人的结果,而是人类集体的破坏。为此,英国的《空气清洁法》规定,不论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有故意或过失的主观恶意性,只要烟筒冒浓烟的,就应该负刑事责任。

  因此,从整个大生态环境的保护着眼,从维护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考虑,为子孙后代着想,在环境犯罪的立法与司法层面上,必须首先与时俱进,确定科学的、操作性强的立法与司法理念,必须大幅降低立法与司法门槛,大幅提升破坏环境行为的代价与成本。

  误区之三:单位犯罪规定死板。从当前的实际情况看,对环境造成重大污染和破坏的行为多为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实施的,企业单位是目前环境犯罪的主要犯罪主体。因此,对于单位企业作为环境犯罪的犯罪主体时,更应该加大制裁力度。

  但在根据目前的规定,将企业作为犯罪主体的时候,前提是其环境犯罪行为必须是单位行为,而不是企业的个别人的行为,否则就不能追究企业的责任。目前划分环境犯罪行为是单位行为还是个人行为的标准有两条,一是看实施环境犯罪的决定是由谁作出的,如果犯罪行为是由单位集体决定或者主要责任人决定的,则应视为单位行为,应追究单位责任;如果犯罪行为不是由单位集体决定或者由负责人决定,仅是单位个别人以单位的名义实施的,则不应追究单位的责任,既是个人行为;二是看实施犯罪行为的目的,如果实施环境犯罪行为的目的是为了为本单位谋取非法利益,则应追究单位责任;如果实施环境犯罪的目的不是为了单位的利益,而是为了个人利益或其他人利益,即使行为是以单位名义进行的,也不应追究单位的责任。

  上述立法与司法实践的结果,是大大提高了环境犯罪的处罚门槛,导致很多“大鱼”漏网。如果不对现行法律与司法解释进行修改的话,只会在事实上纵容越来越多的破坏环境犯罪。再次回到英国的《空气清洁法》的规定,不论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有故意或过失的主观恶意性,只要烟筒冒浓烟的,就应该负刑事责任。这样的环境保护理念与力度,才真正有利于打击犯罪,才真正具有可操作性。

  (作者系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检察院政治处副主任)

[责任编辑:毕薇]
下一篇文章:依法履行检察职能 推进生态文明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