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好故事】为什么这个少年画树总有个洞

时间:2017-08-12 17:39:00作者:王焱新闻来源:方圆新媒体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六月的东川,一夜的雨。清晨时分,房檐水一滴滴缓缓落下,蜻蜓小心翼翼地在浅浅的水凹处嬉戏,伴着市府街淡淡的缅桂花香,走进文化中心。

  文化中心的小木屋内,七八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手执彩笔,在一张张白纸上画下别人眼里的自己、自己眼中的自己,画下成长树。看着孩子们在心理咨询师保燕玲老师指导下轻松地开始了“绘画之旅”,我的目光开始游移到屋外。这是个令人惬意的所在: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一排小木屋,屋内的书架上堆满了心灵鸡汤、励志类书籍,这些远离车水马龙的喧嚣与浮躁,能让人“慢”下来的的元素,沁人心脾。

  “你能说说为什么你画的树有个洞呢?”正当我在“神游”之时,忽而看到保老师手里拿着一幅画好的“成长树”问小龙(化名)。小龙低头沉默,没有说话。继而,我看到保老师眼神之间的停顿与犹豫,我知道,她是在思考、斟酌:使用怎样温润的语言来疏解这些“迷失”的少年埋藏在心灵深处的心结。坐在我们面前的孩子们,或染着满头的红发,或穿着新奇的屌丝服,泛白的牛仔裤膝盖上故意剪一个破窟窿。所有这些都无法掩盖他们内心的敏感、脆弱,或许某一个无心的言语足以倾覆他们原本信奉的精神世界,故而在与他们交谈中,我们,总是这样,缓缓的、慢慢的,寻找最恰当的言语与方式,试图走进他们的心灵深处。

  “好的,刚才大家画了成长树,有的画了蓝天、太阳,有的画了小草,大家想象力比较丰富啊,小龙画的很特别啊,在大树上很细心的画了一个树洞,能给我们说说你的想法吗”保老师慢条斯理的解说着图画,让敏感的小龙轻松下来。小龙挠了挠头发说“没有什么,我就是随心一画,想着树可能会生虫”。说完,大家都笑了。

  保老师微笑着说“成长树也是记忆树、希望树,在这棵树的根部有一个小树洞,小龙,你愿意告诉我们,在你幼年的记忆中对你影响比较大的、记忆深刻的那件事情吗?”刚才放松下来说笑着的小龙,又低头沉默了,像一只随时都能竖起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的小刺猬。

  听到此,在我心中关于小龙犯罪的成因的疑团解开了。在小龙年幼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再嫁,小龙跟着母亲一直与继父在一起生活。最初,我以为或许家庭再添了弟妹,继父对小龙的“不爱”等原因导致了小龙的叛逆。但是在讯问过程中通过电话联系、面谈等方式发现,小龙的继父其实很爱小龙、几乎“视同己出“到溺爱的地步,小龙要什么给什么,只是因为没有文化的缘故,教育的方式方法不得当,平日忙于生意,但凡发现小龙的过错后就一顿“恨铁不成钢”的拳打脚踢。对于小龙的物质需求,无节制地满足,却没有多少时间“坐下来”聊天,沟通、交流很少。

  小龙不愿多说“树洞”的由来,保老师并没有再追问,而是打趣的说:好的,小树的成长会生虫,有小树洞,那么有一种专门吃虫子的益鸟是什么呀?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啄木鸟。“对,小树生虫有啄木鸟帮助啄食树内的小虫,这样小树“不生病”就可以健康成长了,树是这样,我们人也是如此,有了小毛病不要紧,关键是要能改掉这些坏毛病??”绘画课结束后,我带着小龙的母亲找到了保老师,保老师跟小龙的母亲进行了深入的沟通与交流。

  站在文化中心屋外,抬头就能看到一棵高大的桂花树,一只小鸟雀跃的飞过。那会是一只啄木鸟吗?我想,我们何尝不是啄木鸟呢。帮助涉罪未成年人绘画心理治疗的保老师、区团委、我,我们,都是一群盼望着“生了虫”的小树剔除 “虫害”后能健康成长、有朝一日能长成参天大树的“啄木鸟”。

  (昆明市东川区人民检察院 王焱)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检察好故事】驻村检察官让失明小伙鼓起生活勇气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0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