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检察好故事】北京这两座明代古桥,为啥深埋在垃圾堆

时间:2017-12-01 09:44:00作者:杨永浩新闻来源:检察日报新媒体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如果回到明代的北京,东门桥和虹桥,这两座位于通惠河之上的石桥,因为连通京杭大运河,定是车水马龙,商贾往来。然而,时过境迁,今天的这两座石桥却被杂草覆盖,黄土掩埋,只剩了桥头。

  就在这两座古石桥默默湮灭之际,它们遇到了北京市通州区检察院的黄笔镜检察官。于是,北京市检察机关开启了第一起针对文物保护的公益诉讼。

2005年,未被保护的东门桥,周围被杂草覆盖。

2005年,未被保护的虹桥,桥头已残破不堪。

  从新闻报道中发现的线索

  2015年7月到2017年7月,是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试点两年的时间段,北京市是13个试点省区市之一。黄笔镜作为通州区检察院行政检察部的主任,其所在部门主要负责办理行政公益诉讼案件。

  按照试点工作要求,检察机关在履行职责中发现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应当向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依法履行职责。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的,检察院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是,文物保护究竟算不算行政公益诉讼的范围呢?黄笔镜心里打了个问号。

  “通州张家湾镇张湾村两座明代古石桥,深埋垃圾堆,屡遭人为破坏。”2016年12月24日,黄笔镜收到北京市检察院行政检察部主任于静发来的一篇报道的链接信息。

  黄笔镜回复:“你看看有没有监督的可能?”

  “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和利用,离不开所在地的环境,也离不开法律规定的其他环境要素的保护,我们认为,应将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纳入到对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领域的监督范围。”于静的回复让黄笔镜拿定了主意。

  “涉案文物属于国家所有,作为国家利益代表的检察机关,不应缺席。”黄笔镜回应了自己的意见。

  挂上告示牌、围上铁丝网就是保护吗

  2017年1月初,根据新闻报道中的信息,黄笔镜带着两名检察官助理,按图索骥,来到张家湾镇找古石桥。

  有河才有桥。黄笔镜和同事转悠了半天,发现一条被当地百姓称作玉带河的水沟。黄笔镜了解到,这条河沟原先是通惠河下游的河段,后因通惠河改道,成了今日的水沟模样。

  玉带河的一侧就是太玉园小区,小区居民在河堤上盖了一排低矮平房,鸡笼狗舍、垃圾杂物将河堤占满。经过一番“跋涉”,黄笔镜和同事在河堤上发现了被荒草掩盖的东门桥和虹桥。两座古桥并没有横跨在玉带河之上,而是掩埋于河堤下,看不出桥拱,唯一露出的桥头也已残破。

  上下两图分别为诉前检察建议发出前的东门桥和虹桥遗址。早在2005年文物普查时,这两座桥和广利桥(已被掩埋)共同被确定为区级文保单位,但并没有得到有效保护。在媒体报道后,主管的行政部门为两座桥挂上名牌,并把桥用铁丝网围了起来。

  “媒体报道后,主管的行政部门还是有所行动的,两座石桥边上,分别挂上了写着桥名字的告示牌,周围也用绿铁丝网围起来。”黄笔镜心有疑惑,这样就是保护吗?

  2017年3月,春节后一上班,黄笔镜就和同事来到通州区文管所。黄笔镜拿到了一份《通州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

  这份名录载明,早在2005年文物普查时,通惠河故道,连同故道之上的东门桥、虹桥和广利桥(已被掩埋)共同被确定为区级文保单位。

  “这比新闻报道中‘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的级别还要高。”黄笔镜了解到,目前通州区现有不可移动文物登记项目236处,其中,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处、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4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44处。

  黄笔镜说,根据文物保护法,主管行政机关应对该文保单位进行核定,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制定保护措施,以上都需向社会公布。根据现场勘查的情况,这两座古桥仅仅挂上了带有名字的牌子,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都未划定,也查不到具体的保护措施。

  检察建议发出后古桥保护落到了实处

  “根据《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改革试点方案》的规定,在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之前,检察机关应当先行向相关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纠正行政违法行为或依法履行职责。”黄笔镜说,这是一个必经的程序,是为了发挥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能动性,节约司法资源。

  2017年6月1日,通州区检察院向该区文化委员会送达了《检察建议书》。

  《检察建议书》认为,通州区文化委员会针对涉案文物保护单位,未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相关保护措施亦未制定公告。虽然该文物保护单位安装了护栏和告示牌,但不符合对文物保护单位设置标志说明的要求。上述情况不利于涉案文物保护单位的修缮、安全、利用以及周围环境的整治。

  对此,通州区检察院提出两点检察建议:一是尽快启动对涉案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的划定工作,及时制定并公告施行涉案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措施,规范涉案文物保护单位的标志说明;二是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对本区其他文物的保护力度,切实保护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

  检察官黄笔镜等查看虹桥遗址现场保护情况,检察建议发出后,最初的绿色铁丝网换成了黑色的粗栏杆,两座石桥边都分别安装了一个摄像头。

  检察建议发出后的东门桥,河堤上的路很通畅,杂物垃圾被清理了,告示牌上面也写上了石桥的详细介绍。

  6月2日,在检察建议发出的第二天,通州区文化委的相关负责人来到检察院,表示接受检察院的检察建议。

  6月26日,通州区文化委员会向通州区检察院回复了《关于加强文物安全与文物保护工作的报告》,其中提到了包括大力提升张家湾古城及三座石桥的保护能力、督促属地履行文物保护主体责任等措施。报告还附上了张家湾镇政府《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工作的整改报告》。

  近日,记者和黄笔镜及其同事再次来到玉带河边,发现古桥有了三个显著变化:一是河堤上的路很通畅,杂物垃圾被清理了;二是最初的绿色铁丝网换成了黑色的粗栏杆,两座石桥边都分别安装了一个摄像头;三是告示牌上面写着两座石桥的详细介绍。

  (作者:北京市检察院 杨永浩)

  代表点评:行政公益诉讼大有可为

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通州区漷县镇石槽村妇代会主任 唐丛华

  我近期特别关注了北京市通州区检察院办理的这起涉及文物保护的行政公益诉讼案件。这个领域很新,但是现在对文物保护的重视程度、保护力度确实有待加强。

  文物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是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根脉。检察机关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通过行政公益诉讼程序来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履行监管职责,对加强文物保护工作非常有意义。从这个案件看,诉前程序是非常科学的一种程序设置,检察机关给行政机关提出的检察建议非常有针对性,而行政机关对于检察机关提供的“整改妙计”也是欢迎和认可的,所以通过诉前程序就能够很好地实现预期的督促和保护效果。我认为,在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的过程中,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工作将大有可为。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上一篇文章:【检察好故事】浪子回头只需要这一步
下一篇文章:【检察好故事】凌晨3点,检察官的一天开始了
1 2 3 4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