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雪天

时间:2019-07-29 11:03:00作者:单鸽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图为曲雪天检察官 

   

  图为曲雪天检察官军装照 

  检察工作是我一生追寻 

  “这些年,我换过几个工作,直到成为一名检察官,才算是找准了我的价值定位。”来自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人民检察院的曲雪天说,“我觉得我适合办案,挺好的。”

  不“折腾”不足以谈人生,曲雪天大概就是如此。1992年,曲雪天作为义务兵入伍,在内蒙古大兴安岭分警支队服兵役。三年期满后,在当地法庭当过通讯员兼司机,开过小商店、卖过自行车、卖过丧葬用品、刮过大白……2009年,曲雪天通过公务员考试来到了检察院,成为了一名检察官。

  回忆起在部队的那段时光,曲雪天依然印象深刻。初到部队,曲雪天被分到了战斗班,主要任务是负责扑火。在大兴安岭的山林里,哪里有火情,哪里就有战斗班的身影。每每遇到火情,曲雪天就和战友们乘坐装甲车前往,一去就是半天、一天、甚至是一天一夜。“在大兴安岭地区,春季火灾发生的比较多,由于气候特殊,这里的春季气温比较低。执行任务间隙休息的时候,会遇到帐篷下面有雪有水的情况,而人就在上面睡觉。”曲雪天说。

  三年义务兵期满,曲雪天退伍离开,但这三年的从军经历给曲雪天刻下了军人独有的印记。“做事情要细致、认真,讲求效率,服从命令听指挥,这是军人的共性。”曲雪天告诉记者。

  而军人“倔强”的正反两面,在曲雪天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执着和固执是军人性格的正反两面,看起来相同,却有很大的差别。”曲雪天说。曲雪天执着,为了找到合适自己的职业,他千帆奔波,万般追寻,从未放弃过学习。曲雪天也固执,“一根筋”,认死理,直来直去,不懂得变通。他尝过执着的甜,也吃过固执的苦。

  “以前我遇到过一个案子。”曲雪天说,案件的嫌疑人与女友分手后打车到女方家找人未果,回来路上情绪失控,通过拍打出租车操作台、恐吓司机的方式,将司机赶下车,并开走了出租车。被抓获后到检察院提请报捕。“当时我觉得这个人很可怜,认为他是对物暴力不是对人暴力,并且没有造成被害人恐惧、害怕的心理。如果定抢劫罪比较重,我认为定抢夺罪更适合一些。”曲雪天说。

  但领导并不同意,认为法律规定该种行为应以抢劫罪论处。曲雪天比较固执,觉得既然这个案子由他承办,就以抢夺罪来定。“后来,我知道了我的决定确实是错误的。”在固执的基础上学会一点点变通,是曲雪天从这件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钢铁军人有“倔强”的一面,也有细致的一面。这份细致,坚定了曲雪天作为一名检察官的信心。曲雪天曾办理过一起公安机关报请逮捕的杀人案。看卷宗和材料,嫌疑人就是故意杀人。但是曲雪天在细查案卷的时候发现,被嫌疑人杀死的姐姐有精神障碍,在很多细节方面,嫌疑人可能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嫌疑人说,当时他看到现场到处都是人。从他的语言里就露出臆想的东西了。”

  在曲雪天的建议下,侦查机关对嫌疑人做了精神鉴定,后来证实,嫌疑人确实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最后被决定进行强制医疗。

  “最初,我是带着期待来到检察院工作的。于自身,希望能实现更大的价值,于社会,希望能做更多的贡献。”曲雪天说,“惩治犯罪,不枉不纵,这就是我的公平正义观。以后我将一如既往的将检察工作做好,做好眼前事。”

[责任编辑:颜妤函] 上一篇文章:吕甸安
下一篇文章:黄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