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你“裸官”了吗?

时间:2012-02-29 17:23:00作者:徐迅雷新闻来源:都市快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都市快报首席评论 徐迅雷

  社科院2012年《法治蓝皮书》发布,其中说到“裸官”现象:公职人员对“裸官”的认同度较高,有38.9%的公职人员认为配偶可以拥有外国国籍;级别越高的公职人员对“裸官”越宽容——接受调查的省部级、司局级和县处级的公职人员,超过半数认可子女拥有外国国籍或外国永久居留权。

  当今是谁最为“崇洋媚外”?“裸官”显然是其中之一。所谓“裸官”,简而言之就是配偶、子女都跑到了国外,独留自己在国内潇洒做官。对于“近四成公职人员认可当裸官”的消息,我一点也不吃惊。狡兔三窟、提早安排、找好退路,一旦风声紧、感到自己可能要“出事”,立马就“三十六计走为上”,拔腿就奔往西方国家,这显然比跑到大使馆领事馆去寻求“庇护”来得妙——贪官们这点聪明脑袋基本上还是有的。

  如今有个现象是,贪官贪腐的金额越来越大,真可谓腐败早已“数字极大化”。比如,52岁的原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镇长李丙春,涉嫌利用职权便利贪污拆迁款达3800余万元,另外挪用公款的数额更是达到1.78亿余元,被称为“京城最大的贪腐镇长”。不久前发布的“2011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说,在59例国企企业家贪腐案例中,平均涉案金额达到3380万余元,其中一审被判死缓的伊春光明集团前董事长冯永明,一人就贪污7.9亿元。北京三九汽车实业原总经理王观超,贪腐公款2629万余元,审讯中,王观超不仅不交代问题,还对一位前来审讯的副检察长称,“你官太小了,审不了我,换人”;“现在买个人头很简单,100万都要不了”……

  贪腐的钱太多,转移至境外就是一个基本的路数。光把钱转出去那有什么用,人出去更要紧,所以,老婆孩子陆续都出去持“绿卡”了,暂留自己一人继续做官、进而贪腐……至于“裸身做官”的信息,对上对下都是保密的,公众并不知情——公众让渡权力聘任了公仆,却不知道仆人有“狡兔三窟”的安排;与早些时候逃往国外的贪官相比,如今的“裸官”隐蔽性很强,连监管者都是知其一不知其二,何况百姓乎?设若你问某一官员:如今你“裸官”了吗?不晓得会得到什么结果。

  民选、民管,是防止“裸官腐败”的制度性基础。无民主,则无“阳光”;无民主监督,则无以监管“裸官”。美国著名哲学家、思想家尼布尔说得好:“人具有正义的能力,这使民主成为可能;人具有不正义的倾向,这使民主成为必要。”这话中,前者侧重于说公民的正义能力,后者侧重于说权力中人的不正义倾向,而民主正是当中一个至关重要的“枢纽”,能够极大地发挥正义的能力来遏止不正义的倾向。

  居危而思安,危之将至矣!想起撒切尔夫人的名言:“混乱处我们带来和谐,错误处我们带来真实,怀疑处我们带来信任,沮丧处我们带来希望。”这一切的实现,都有赖于制度性的政治民主。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是贪官善“装” 还是谁人易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