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人大三年发力监督 专项清理闲置土地

时间:2012-02-20 00:00:00作者:蔡瑛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面是用地紧张,一面是土地闲置,25名人大代表对此高度关注

  温岭人大三年发力监督,让闲置土地清单变短

  温岭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学明(前排左三)和时任市长、现任市委书记的周先苗(前排左四)一行到城东街道的一块闲置土地现场查看。

  3月初,浙江省温岭市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即将召开。这几天,该市人大代表、新河镇路边村党支部书记陈元方抓紧会前走访。2月14日,他高兴地告诉笔者,他关注几年的“闲置土地”问题,经市人大持续发力监督,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

  外面围墙一围,里面杂草丛生

  监督闲置土地列入议事日程

  走在温岭市大溪镇的塘岭村,笔者看到几名村干部正带领村民砌起“新民之家”的楼墙……其实早在几年前,村里就获批了两宗土地,用于建造“新民之家”和经济合作社。然而,两年多过去了,土地一直荒着,成了村干部们的一块心病。

  “对我们来说,土地就是命根子。各项建设都需要用地,土地紧缺问题已日益严重。但近年来却有大量土地被闲置,外边围墙一围,里边杂草丛生。”陈元方道出了当地农民的苦恼。

  陈元方有个朴实的愿望:按照国家对闲置土地的处理政策,将那些原为村集体所有的闲置土地交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恢复耕种。2010年3月,陈元方等12名代表向温岭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提交了“关于要求对我市闲置土地进行处理的议案”。

  无独有偶,在这次会上,毛菊祥等13名市人大代表也联名提交了“关于对已审批、未利用的土地进行清理的议案”。毛菊祥说,他对于“闲置土地”的关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老毛原是温岭市人大常委会城东街道工委主任,城东街道属于市里的新开发区,他每天上班都要经过那一带,“好几块地就被矮墙围着,日复一日,听不见里面一点声响”。他还列举了一组数据:到2009年11月,全市在2008年10月至2009年7月间已供地项目116宗,已开工项目57宗,开工率仅为49.14%;59宗未开工项目,涉及用地900多亩。

  “即使这么低的开工率,还存在一些项目‘被开工’,或者仅仅是填了土、圈了围墙,主体工程建设长时间没有实质性进展,有的地方闲置已达10年之久。”老毛越说越激动,“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当重拳出击,依法收回那些闲置土地。”

  事实上,温岭市人大常委会对这一问题也颇为关注,2007年曾做过专题调研。2009年初,常委会在制定全年工作计划时,将监督“闲置土地”问题列入议事日程。在当年半年度的重点工作进展情况评议会上,面对分管此项工作的常务副市长,代表们直言不讳———

  “耀达酒店的建设用地是全市目前最好的地块,征地已多年却圈而不用,老百姓很关心。”郭子荣代表毫不客气地说,业主之前以“当地村民阻挠”等为由延迟开工,但这些问题解决后,工程建设还是非常缓慢,可见真正的问题是在业主身上,希望政府加力督办。

  陈永青代表直言长屿山庄工程建设也存在着类似问题,“现在只砌了一部分围墙,里面杂草丛生。”

  ……

  2010年3月,温岭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代表们对闲置土地清理的呼声,让市人大再次强烈地认识到:清理闲置土地是民心所向,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工作力度还远远不够,应该加大监督力度。为此,会议决定将“关于要求对我市闲置土地进行处理的议案”和“关于对已审批未利用的土地进行清理的议案”合并为一个议案,交市政府办理。

  开展专项清理行动

  列出闲置土地清单

  “把全市1999年(修改后的土地管理法实施)以来的闲置土地搞清楚,这是前提。”温岭市人大常委会对市政府及相关部门提出要求。

  2010年5月6日,温岭市政府根据市人大常委会的要求,对全市1999年以来的各类闲置建设用地项目开展专项清理行动。在该市人大常委会的督促下,历时3个多月,一份闲置土地清单“出炉”:涉嫌闲置的土地257宗,其中自身原因导致整宗闲置的59宗、导致部分闲置的25宗;因客观原因导致整宗闲置的151宗、导致部分闲置的7宗;双重原因导致闲置的15宗……密密麻麻的数据等占了整整13页A4纸。

  闲置土地之多,原因之复杂,远超代表们的想象。2010年11月,该市人大常委会专门组织常委会组成人员和监察、建设等多个政府部门负责人深入16个镇(街道)和工业园区、东部产业集聚区开展督查。

  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学明带领的一组人员先后来到泽圆出租车公司、马兰士制衣等企业所属的4宗闲置土地,实地了解情况,并邀请10家企业负责人参加座谈,现场督促落实。“作为大会议案,闲置土地清理工作具有法律效力,相关镇(街道)、部门、企业必须认真对待。对迟迟不动工的企业,该处罚的处罚,该收回的收回。清理工作要动真格。”张学明说。

  随着督查工作紧张而有序的进行,另一份通过实地察看得出的“清单”也陆续从市人大常委会各督查小组开列出来:

  ——太平城区目前有闲置土地6宗。其中2宗已开工,剩余的4宗中有涉及历史遗留问题未及时解决等客观原因,也有业主因资金周转困难等问题致使无法及时动工;

  ——泽国镇共有闲置土地27宗。目前5宗已开工建设。16宗因为政策处理、高压线等问题造成闲置,通过相关部门努力,目前这些问题已得到落实,将于年内开工,一年后竣工。4宗在调整方案、规划调整后,计划两年内竣工。2宗由市国土资源局收回,重新安排项目;

  ——大溪镇目前共有闲置土地35宗,其中企业自身原因造成闲置的11宗,客观原因造成闲置的24宗,多数是因未办竣工验收手续而造成“闲置”;

  ……

  督查后,温岭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办公会听取了各组情况汇报,并向政府通报。收到通报后,时任市长周先苗(现任市委书记)提出三点意见:进一步查清原因,分清责任;分门别类,抓紧开工;公开透明,加强督查。他表示:“接下来,市里还会把闲置土地的情况公开,让市民来监督清理工作。”

  继续跟踪不能放松

  代表期待处置手段更刚性

  2010年最后一天,温岭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专题听取市政府“关于闲置土地清理议案”的办理情况汇报。

  该市副市长曹羽分析了闲置土地形成的原因,并汇报了工作进展情况:截至2010年年底,原核定的257宗闲置土地,12个项目已完工,24个项目已办理延期开竣工手续,拟追究违约责任项目10个,拟收取闲置费项目4个,拟无偿收回项目4个,拟调整项目10个,拟协议收回项目7个,拟重新约定开竣工时间项目85个……

  “在这段时间,有关责任部门摸清了全市闲置土地的底数,推动了部分项目的开工,也为今后土地批后监管积累了经验。”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维平认为,闲置土地的处置工作仍不能放松,建议市政府及相关部门严把“延期开竣工审批关”,加强批后监管制度的建立,今后要杜绝“非净地出让”等。

  毛菊祥也列席了这次常委会,他听完报告后“不留情面”地指出:工作进程还是差强人意,“对批而未建的原因只提到客观原因,未提及主观原因。”

  对此,张学明也颇有同感。“通过清理闲置土地,能让项目顺利开工也好,向企业开‘罚单’也好,收回土地也好,处理结果必定是多样的。”他也认为报告不够全面,“对拟处置项目一定要公平、公正、透明!”

  2011年,该市人大继续盯紧“闲置土地”处理的每一步。

  2011年9月,温岭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五十二次主任会议召开,专门听取闲置土地清理进展情况汇报。该市国土局局长陈云峰表示:全市闲置土地清理工作已取得阶段性进展——完工519521平方米,已收回93460平方米,规划调整11784平方米,收取1宗闲置土地闲置费69.45万元。计划协议收回259140平方米,重新约定开竣工230524平方米,促开工631377平方米,促竣工1162974平方米。

  “这一成绩与市人大不懈的监督是密不可分的,这也能更好地促进政府和职能部门形成并规范各项制度。”不少代表对此表示肯定。

  “从成效看,与代表和群众的期望还有距离。”该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们提出,对百姓反映大的问题,要问责到底,特别是不能一味迁就企业。对问题严重的个别案例,有关部门要运用更刚性的处置手段。

  张学明表示,下一步将继续紧抓尚未落实的清理工作,在2012年3月的人代会上,政府要给代表们一个更满意的答复。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上一篇文章:国土部清查未竣工土地 严格控制高档住宅用地
下一篇文章:国务院要求今年出台集体土地征收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