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旧专题频道 > 社会专题 > 法治心愿 > 黎建飞
人物名片

  黎建飞,著名法学家。四川江油人,做过工人、官员和律师。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劳动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法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市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常务理事,全国境外就业专家顾问组专家成员。曾参与起草制定《劳动法》、《中国人权报告(白皮书)》、《新中国人权保障》等工作。

法治心愿
  “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接下来的五年里,我希望国家加强社会立法,关注弱势群体权益。”
法治心愿

  社会法是以特殊的社会成员为其对象的,残疾人、妇女、儿童、老年人是社会法所关注的。这些社会成员或因先天的缺憾生活困难,或因后天因素弱于竞争,需要社会给予特别的关怀、法律给予特殊的关注。正是从这个角度上,社会立法应鲜明地坚持着关切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幸的人,而不是那些幸运儿。

  在社会法的这些对象中,多重成分交叉与重叠的人是立法最应给力的,例如,残障儿童、孤寡老人、病弱妇女。这些社会成员他及他们的家庭在社会生活中常常陷入困境,仅靠其自身的力量难于度过难关,因而是社会立法中的重中之重。

  我认为对特定社会成员的权利的基本保障重点应当放在四个方面。其一是生活保障。这是一种最低的但也是最根本的保障。在这方面,如何将已有的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法制化、一体化是未来立法的着眼点。其二是医疗保障。医疗保障对于一般社会成员是偶发的,非常态的,但对于这些特殊的社会成员却是多发的和常态的。医疗费用具有不可预知和不可控制的特性,且呈不断增长的趋势,仅靠社会成员自身是难以承受的。对于特殊社会群体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因此,社会立法要在一般医疗保险的基础上为特定的社会成员建立特殊的医疗保障制度。其三是工作保障。“有工作才能有幸福”已经成了当下的社会共识。即便对于残疾人而言,一份工作是他们自信的证明、自尊的保障和自强的体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对于竞争力不足的社会群体提供特殊的就业保障、提升他们的就业能力、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是社会立法的应有之义。其四是护理保障。业已进入老年社会的我国在老年护理上的缺失问题突出,缺乏专门护理的老年人不仅幸福无从谈起,连生存都受到影响,甚至成为犯罪分子的侵害对象。通过社会立法建立专门的国家护理制度已经刻不容缓,其中的老年妇女的护理需求尤为迫切。

  社会法的最大特点是它的非商业化,社会法提供给社会成员的保障既不是建立在赢利的基础之上,也不是等价有偿的相互交换,而是由国家基于社会利益建立的,体现的是人道主义、人人共生、社会和谐等价值观,是以国家的财力作为根本保障的一项现代社会的法律制度。因此,在社会保障中,要旗帜鲜明地强调国家责任。国家责任是一个国家公民基本生活最为有力的保障,也是社会保险区别于其他类型保险的显著特点,是社会保险相对于其他任何保险不可比拟的优势所在。在社会立法项下,国家的财政有多强大财力,公民社会生活就有多强大的保障,国库里的最后一分钱是公民的社会保障金,是公民得以生存的最后物质保障。所以,在由国家基本责任、社会补充责任和公民分担责任构成的社会立法责任体系中,国家责任始终是基本的、根本的、最终的和责无旁贷的。

践行者宣言

  “国库里的最后一分钱也是公民的社会保障金。”——黎建飞

践行者宣言
精英推荐
  将知识产权战略的重心转移到知识产权的运用方面,成为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转化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 李明德
  经济与环保发生冲突时,优先选择环保,并且让公众对环境决策有更多的参与权。 王灿发
  我的下一个五年心愿是,中国能成功依法构建网络空间的公共安全秩序。 刘德良
  修订《刑法》,不仅打击拐卖儿童的一方,也打击收买儿童的一方,并让孩子学会“自我保护”。 王大伟
  打破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垄断,复兴自由、共享、开放、平等的互联网精神。 方兴东
 策划制作:正义网编辑部

专题策划:马雷
专题制作:杨柳
采访约稿:曹丽辉 闫慧萍 冯琴 吴平 杨柳 侯志业
单冠玉 徐尧 宫里旭 李铁柱 赵芳 王森
美术设计:陈洋
技术支持:何文青

 独家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