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的河南邓州男子马启长2007年被查出身患尿毒症,而正在监狱服刑的哥哥成为他活命的唯一希望。去年10月份,经过取样检验,哥哥和自己的肾脏器官移植配型成功。然而,马长启多次写信求助监狱却遭到拒绝,对此,监狱管理方也很无奈:没有条例支持,我们不能做违法的事。时至今日,马长启一家仍在为此奔走,此事引起网友广泛关注,日前司法部正在研究捐肾申请,情与法生死相望,监狱能否为生命开启铁门?

司法部正研究囚犯给患尿毒症弟弟捐肾申请
司法部正研究囚犯给患尿毒症弟弟捐肾申请
  32岁的马启长身患尿毒症必须换肾,尚在湖北服刑的哥哥马启征与他配型成功。但马家的申请,被监狱方以没有法规支持为由回绝。此事经过媒体报道之后,引起各方高度关注。前日上午,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在获悉此事后,立即将情况上报到了司法部。司法部认为事情重大,目前正在研究之中,并表示尽快作出回复。
各方态度
马长启:哥哥成为他活命的唯一希望
   “父母都近70岁了,医生检查后说他们的肾已萎缩,不适合移植。”在监狱服刑的哥哥成了马长启唯一的希望。 “大儿子在牢里,小儿子病成这样,我在临死前真不想看到这个家庭散了。”面对监狱的答复,马长启的父亲马桂林悲痛不已。 如今马长启家负债累累,马启长的妻子支撑不下去,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到新疆,已经四五个月没有音信…… “如果能够如愿,我想我和哥哥会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明天的幸福的。”
  监狱服刑的兄长:“哥哥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马启长的哥哥马启征尚被关押在湖北沙洋县熊望台监狱服刑,还剩下3年的刑期。 “他想到自己在监狱里,父母亲年纪又大了,家里全靠我一个人,如果我再倒下了,这个家就完了。所以父亲一说,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马启长说,除了父母的因素外,哥哥毅然作出这个决定,也是因为两人手足情深。 经检验,马启征和马启长的肾脏器官移植配型成功。
监狱:我们深表同情,但不能做违法的事
   监狱方拒绝马启长的申请主要出于三方面的考虑:首先是没有明确条例支持这样的个案;其次,对马启征来说,摘除肾脏手术本身就有风险,万一手术失败责任该由谁来承担;再就是会牵涉到后期看押的费用。手术之后他依然还是犯人身份,收监之后,其身体状况不好的话,还需要后续治疗,这部分费用该由谁来承担等等。 “我们对马启长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我们作为监狱管理方,也不能做违法的事情。”
  专家:进行手术是完全可行的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源波称,根据国务院2007年5月1日颁布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七、第八及第十条之规定,马启征捐献肾脏器官,是在自愿、无偿原则上,向“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捐献活体器官”,属于条例许可的范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教授乔新生认为,人情无外乎法律,法律无外乎人情,马家所面临的这种情况没有法律法规明文禁止,进行手术是完全可行的。
相关案例
服刑生父捐肾挽救女儿 换肾手术重续17年亲情
  2006年,河北沧州市曾成功进行一例犯人器官移植案例。 2005年,23岁女子常军环被确诊为尿毒症,所知的唯一合适肾源是其生父李福生。而此时,李福生正在沧南监狱服刑。经研究,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同意李福生捐肾救女。
·服刑犯人欲捐骨髓救妹妹 警方特许其出狱配型
·4岁儿子患白血病 囚犯写信求助
·死囚向看守所提出特殊申请 捐献器官以谢其罪
·死刑犯愿捐出肾脏救治濒危少女
·死囚犯欲捐肾给对全国有突出贡献的病人
救人与司法方便哪个重要 
[检察日报]监狱该不该为捐肾囚犯打开大门
  如果政府拒绝囚犯的善举,将不仅让囚犯本身怀疑监狱教育的公信力,甚至还可能因为其弟弟的死亡乃至家庭的破碎影响教育改造的积极性,也会让公众质疑“以理服人”和“道德”教育,使政府工作处于被动。笔者认为手术风险和经济负担比起拒绝捐献可能产生的不良后果来,是微不足道的。

杨耕身:监狱应为囚犯捐肾救弟开启人性之门
  作为常识,罪犯并不因为他正在服刑而失去对其身体必要的拥有权。犯人的这种人身权利,没有任何法律条款支持狱方可以剥夺它。更重要的是,罪犯接受强制改造,并不等同于他身体所有的器官都必须置于法律强制力之内。犯人的一只肾离开了他的身体,并不影响他继续接受强制改造。

监狱拒绝罪犯捐肾救弟,与法制本源相去何止千里?
  我们需要对立法原则的深入理解,不是呆板的拘泥教条。换句话说,河北监狱当局允许犯人捐肾救女,体现了法律的人文关怀,是法制初衷的有机延伸;而湖北的监狱加以拒绝,貌似合法,其实与法制本源,相去何止千里。

周一苇:监狱有协助囚犯无偿捐肾的义务
  服刑人员作为国家的特殊公民,当然享有活体器官捐献的此项民事权利了。由此可见,熊望台监狱以法无明文捐肾拒绝马启征捐肾,缺乏行政司法行为的法律根据,明显损害了服刑人员马启征的正当权利。祈愿服刑人员马启征捐肾救弟善举得以遂愿,残缺不全的现行《监狱法》尽快得以修订完善。

罪兄捐肾救弟,监狱究竟要不要尽社会责任?
  我们现在需要迫切关注和讨论的,不是相关法律的障碍有没有可能逾越,监狱方是不是太冷漠无情了,而是监狱方除了挽救犯人、管理犯人的职能,有没有拯救监狱以外公民包括公民的生命的义务和责任,或者要不要尽好社会责任?这个问题不光是情与法的问题,还需要考虑到监狱管理的体制因素以及监狱方化解相关棘手问题的智慧和能力等等。

网友观点 

策划:王俊微 编辑:施燕燕 美编:陈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