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打击“职业医闹”,医院聘请警察当副院长,这是一种混乱的逻辑关系。难道警察不当副院长,就不能有效地打击医闹,维护医院的治安了吗?“不占职数、不拿待遇,履行职责。警察在履职的过程中要保持中立,做好医患之间沟通的桥梁,妥善处理双方的关系。”公安局副局长这样保证,问题是如果警察拥有了双重身份,在处置医疗纠纷引发的治安案件时,会不会倾向于维护医院的利益,如何保证执法公正呢?

沈阳27家医院聘警察当副院长被叫停
  7月2日,沈阳市卫生局、公安局联合召开会议,宣布沈阳市27家三级医院选聘基层公安机关领导担任副院长,同时正式给相关人员颁发了聘书。此事一经媒体披露,就引发了社会各界的质疑。市公安局3天后再次做出决定,停止了这项工作。记者对此问题进行了追踪。
沈阳医院聘请警察当院长续:院方称系政府行为
  7月7日,在这一举措宣布实施5天后,记者从多位担任副院长的民警和医院负责人处了解到,因为舆论热议,这一举措可能被叫停。记者多次致电沈阳市卫生局和公安局负责宣传的人员,并通过沈阳市宣传部与其沟通,均未得到肯定或否定的证实。
  第一宗 受聘行为 违法违纪 更多>>

潘琳玲:警察如何能做医院兼职副院长?
  “医院及周边安全状况”理应是警察们履行职责之处,即使不聘用这样的兼职免费副院长,警察也应该不会拒绝职责。
鲁宁:警官给医院当保镖的荒唐
  沈阳卫生局领导似乎在向社会强调此举的逻辑正义性和目的正当性,沈阳公安局领导则试图撇清此举与商业利益无干。两个政府职能机构联手自我认定目的正当且“不拿待遇”,就可随便动用治安权为某类特定对象提供额外安全保障?不,绝对不可以!
张鸣:医院找警察当“保镖”是个奇观
  人民警察是政府公权力的体现,不得受雇于任何单位和私人。尽管医院不发给警察副院长工资,但有了警察做副院长的医院,在享受出警服务方面,势必具有优先地位,而且,无利不起三更早,不惮以恶意揣测,警察之所以乐意受聘,也许多少还是有医...
李克杰:警察当医院副院长 胡闹之害甚于医闹
  虽然沈阳公安机关的出发点是好的,确想尽自己的努力妥善解决日益尖锐的医患矛盾和纠纷,但这种做法不仅没有法律依据,而且是明显违法的。从法治角度讲,执法机关的这种做法简直是在“胡闹”,其后果之殇将远甚于“医闹”之害。
赵清源:医院聘警察当副院长有点邪门儿
  更危险的是,聘任警察担任医院副院长还可能涉嫌违法。虽然当地公安部门有言在先,警察副院长 “不占职数、不拿待遇”,可是,不管是出于潜规则还是显规则,医院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而在形式上,警察副院长已经和医院形成了一定的雇佣关系。
  第二宗 滥用公权 破坏公平正义 更多>>

欧木华:警察当医院副院长破坏公平正义
  警察成为医院的副院长,公权部门还有公信力吗?还能做到公平公正吗?第三方以当事方的身份进行介入,让当事双方的力量变得更加不均衡,还有什么平等沟通可言?
肖新:警察当医院院长 公权力不能滥用
  让警察到医院作副院长,是权力者昏庸自大的胡闹。医患矛盾的解决,归根结底,应纳入法治的轨道。谁违法,就依法制裁谁,何必在医患之间扯上警察!难道说,警察不作副院长,就不依法介入医患纠纷了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逻辑!!
舒圣祥:警察受聘医院 非公共,无权力
   众所周知,公共权力来自公众,公众是公共权力的所有者,公众与权力行使者之间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正如权利总是与个体相关,而权力只能属于公共。当我们将"部门"、"个人"等定语放在权力之前,实际意味着权力已经或正在背离它的合法性。
王琳:“警察副院长”是公共权力互换互肥
  不管“警察副院长”是否拿医院的待遇,都已构成了对警察公共性的侵蚀。这道理并不难理解,奇怪的是,为何卫生部门和公安机关如此乐于合作。我们只能解释为,这是强势部门间的权力互肥。表面上的“不拿待遇”,背后却有某种特殊关系的建立。
孙显炬:当院长的警察还能公正执法吗
  在当前医院整体水平普遍低下,医生医德沦丧和医疗事故频繁的语境里,警察出任副院长不可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也很难保证执法的公正客观,更难以防范医院与警察之间的利益输送渠道。警察出任副院长实质上是公权力为医院的不负责不尽责埋单。
  第三宗 粗暴压制 无解医患矛盾 更多>>

胡艺:公安保护医院只会加剧医患矛盾
  公安部门用强制手段对付医患纠纷,无异于给紧张的医患关系火上加油。医患纠纷增加、激化的症结主要在于,医患纠纷处理机制不完善,患者维权遇到瓶颈。
叶祝颐:警察当院长不如建立第三方调解机构
  处理医患矛盾、打击“医闹”的关键不是请警察当副院长,而应该给患者提供表达诉求的机会与平台,在医院与患者之间找到一种公允的平衡力量,这才是解决医患纠纷的重要途径。只有在第三方力量的作用下,打破医院单方面话语权,医患双方才能公...
王石川:警察当医院副院长不能减少医患矛盾
  警察担任副院长,只是锯箭疗伤,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相反,一味压制,或者偏袒某一方,只会激化矛盾,导致医患纠纷不可收拾,最后两败俱伤,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最大提高自身透明化,满足患者知情权,才是关键。
燕农:聘警察当副院长能否解决医患纠纷
   医疗机构借助执法权力防患医疗纠纷的升级,并没有在实质上畅通患者利益诉求渠道,其结果可能是:处于高压之下的患者利益诉求,或许将以更极端的方式爆发出来;医院或许能太平一时,但整个社会却要为这种破坏性后果埋单。
侯金亮:警察当副院长 难治医闹痼疾
  公安机关丧失公信力,会引发“蝴蝶效应”,信任缺失导致各种社会问题更加难以解决。所以防止“警察家丁化”,捍卫其公共性质十分必要。而公安机关领导兼任医院副院长,是由一个错误走向另一个错误,是“抱薪救火”而非“釜底抽薪”。
策划:闫慧萍 编辑:杨柳 美编:陈洋 2010.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