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11时30分许,两辆装载72吨炸药的货车,在贵州省黔南州福泉市马场坪收费站附近一汽修厂检修时,发生爆炸。截至当晚10时许,事故已经造成8人死亡,约300人不同程度受伤。(11月2日《京华时报》)  

  “爆炸声震耳,就像地震一样,等我回过神来,发现满头是血……”“反正我没有见过原子弹,但是我感觉这次爆炸就差不多了。”“一排等待加油的车辆只剩下框架。”“马场坪收费站被夷为平地。”“太恐怖了!”……通过这些描述,即便没有亲临现场人,我们也能想象当时炸药威力之巨大,爆炸场面之惨烈,无辜死伤者之境遇凄凉。 

  我们经历过5.12大地震,我们遭遇过南京“7·28爆炸”,我们也领教过上海11.15大火……即便心理素质再良好,即便连续的惨烈事故打磨得心壁生茧,但面对72吨炸药爆炸的消息,想必每个人还是不寒而栗,心有余悸。 

  事故已经造成8人死亡,约300人受伤,最终伤亡状况如何,犹待调查,在这里,我们应向死难者哀悼,向受伤者表达痛惜之情,也向自己的处境发问。除此之外,我们需要真相,这72吨的炸药怎么说爆炸就爆炸了呢?据报道,马场坪镇刘先生称,运载炸药的货车,在修车过程中,有火焰烧着了车上的炸药。爆炸前,有人试图用水管灭火,但见火势无法控制,现场人员弃车而逃。另外一位在马场坪镇工作的男子也称,听到了修车引火继而引发爆炸的说法。(见《新京报》)爆炸原因是否如此“单纯”,需要求证。按图索骥,寻根溯源,福泉爆炸案究竟隐匿着多少恐怖的景象,且让时间来回答,且让真相来警示未来。 

  72吨炸药,将马场坪收费站夷为平地,只留下残缺而孤瘦的一些骨架,这是多么富有隐喻的苍凉之象?!72吨炸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炸响,却让不在现场的我们震惊和恐慌,犹如炸药炸在我们的心灵上,我们头疼欲裂,魂飞魄散。 

  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认为,我们生活在“风险社会”,人类正在遭受现代风险的威胁。风险有三类,一类是地震、飓风、传染病等;二是安全事故、劳资矛盾、两极分化、失业、腐败等;三是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核技术威胁等。确实如此!走在桥上,桥塌了;坐电梯,电梯逆行或坠落;坐动车,动车追尾;乘客车,客车起火;宅在家里,大楼垮塌,或突生无妄火灾,哪怕是在收费站旁边吃饭或忙着自己的事,也可能遭遇突如其来的爆炸…… 

  这是一个风险社会,我们都是幸存者;这是一列高速运转的动车,我们都是风险时代的乘客,不安全抵达终点,我们就不能轻言胜利,就没法坦然。无妄之灾越来越多,我们的生命似乎并不属于自己,听天由命、生死在天,仿佛越来越具有宿命般的哲学。只是,如果殁于不可抗拒的天灾倒还罢了,如果无辜死于人祸,则让人不平。令人愤恨的是,不少无妄之灾恰恰生于人祸,比如福泉爆炸案,比如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再比如上海大火…… 

  事故之后,便是反思。反思仿佛成了事故的孪生兄弟,只是,反思能有多大用处?该如何进行反思?谁最该反思,如果没有痛切反思怎么办?有网友如此揶揄:大楼一着火,全国讲消防;道路一塌方,到处查桥梁;一有流行病,全民讲卫生;学生被砍伤,校门忙加岗;突发大车祸,上路查交则;山西出矿难,全国查安全;北京查娱乐,各省关歌厅;头疼治头疼,脚病医脚病;平时很稀松,出事一窝蜂;如此搞下去,早晚全身病! 

  诚然,反思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如果反思只是徒具形式的面子活,如果警钟只是做做样子的例行公事,那么所谓的警钟只不过是下次事故的丧钟。据报道,相关部门已经要求“认真吸取教训,正确引导舆论,举一反三,加强对爆炸危险物品运输管理”,但愿这一次的举一反三,能够真正落实,但愿无辜者的鲜血不再为人祸而流,但愿我们的生命不再成为惨烈事故的祭品。 

  福泉爆炸案,再次警醒风险社会的忽忽而至,在命运飘忽而黯淡的现实语境中,我们如何才能更好地幸存?